要聞解說

拜登出席塔爾薩種族屠殺百年紀念活動:“我來這裡是為了打破沉默”

音頻 06:03
Viola Fletcher et Hughes Van Ellis, survivants et frère et sœur, écoutent le président américain Joe Biden prononcer un discours sur le centenaire du massacre de la race Tulsa lors d'une visite au Greenwood Cultural Center à Tulsa, Oklahoma, États-Unis, le 1er juin 2021.
Viola Fletcher et Hughes Van Ellis, survivants et frère et sœur, écoutent le président américain Joe Biden prononcer un discours sur le centenaire du massacre de la race Tulsa lors d'une visite au Greenwood Cultural Center à Tulsa, Oklahoma, États-Unis, le 1er juin 2021. REUTERS - CARLOS BARRIA

美國總統拜登6月1日出席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Tulsa)種族屠殺事件一百周年紀念活動,悼念當年的受害者;1921年,一群白人暴徒可怕地摧毀了一個黑人社區,造成約300人死亡,1萬人無家可歸。據法新社報道,拜登在演說時表示,這是美國史上最嚴重的種族暴力事件,全美都須從中汲取教訓。在拜登抵達有40萬人口的城市時,一座記錄這段歷史的新博物館也正式開放。但是,是否應向襲擊倖存者和受害者後代支付賠償金?如何搜尋那些沒有標記的屠殺遇難者的疑似埋葬地?這些問題仍無答案。

廣告

法新社報道稱,美國總統拜登參觀了塔爾薩的格林伍德文化中心(Greenwood Cultural Center),並在那裡發表紀念大屠殺100周年的演講。

拜登在演講中指出,1921年的事件“不是騷亂,這是大屠殺,我們史上最惡劣的一次,卻不是唯一的一次,且被我們的歷史遺忘了太久。”

拜登說:“事件才發生,就有人明顯想把它從我們的集體記憶中抹去…長久以來,杜爾沙的學校沒有教授這段歷史,更不用說其他地區的學校。”

他的這番話引起聽眾熱烈掌聲。

在飛往塔爾薩途中,一位白宮女發言人在事先解釋拜登塔爾薩之行時說,拜登總統計畫“闡明當時發生了什麼,確保全美國對這個故事有完整的了解。” 她說,拜登認為,美國人需要了解美國奴隸制、種族歧視和住房歧視的歷史。

拜登在塔爾薩會見了3名1921年大屠殺的倖存者,他們年紀101至107歲不等。

同一天早些時候,白宮也公布了一系列旨在促進種族平等、降低種族間貧富差距和支持少數族裔小商家的政策,包括擴大與小企業的聯邦合同、向該市格林伍德等貧困社區投資數百億美元、採取新舉措打擊住房歧視等。

1921年5月31日,一群非裔男子前往塔爾薩法院,聲援一名被控襲擊白人女性的年輕非裔男子,卻在法院外遭遇數以百計憤怒的白人攻擊。

局勢火速升溫,槍聲此起彼落,非裔群眾於是撤回自己的社區格林伍德;當時這裡非常繁榮,是着名的非裔富人社區,有「黑人華爾街」(Black Wall Street)之稱。隔天黎明時分,白人闖進這個社區大肆搶劫並縱火焚燒。

法新社報道稱,歷史學家說,有多達300名非裔美國人在這場大屠殺中喪生,近1萬人無家可歸。

塔爾薩市長本周正式為市政府未盡保護這個社區之責而道歉。

總統拜登也說:“我來這裡是為了打破沉默,因為保持沉默只會讓傷口惡化”;“雖然痛苦,但唯有面對過往,傷口才會癒合。我們只要選擇去牢記和追悼在塔爾薩發生的事情,讓它不至被抹去…我們不能永遠埋藏痛苦和創傷。”

今年4月,若干仍在世的塔爾薩大屠殺倖存者到美國國會作證,要求國家承認他們的苦難。2001年,州議會召集的委員會建議賠償格林伍德居民,但賠償金迄今尚未支付,拜登對此也沒有做出直接回應。

除了金錢方面的賠償,居民也指望拜登這次造訪塔爾薩,能讓各界更加關注這場長久以來大家避而不談的悲劇。

拜登是首位承認這場屠殺,並在事件紀念日前往事發地點悼念的美國總統。他說:“有些不公是如此令人髮指、如此可怕、令人悲痛,無論人們怎麼努力,都無法將其埋葬。”

塔爾薩大屠殺受害者遺族威廉斯(Kristi Williams)告訴法新社,她希望拜登“還給我們一個公道”。她說:“100年過去了,我們在住房和經濟發展方面都受到負面影響,我們的土地被人佔用。”“這個國家現在有機會去糾正這個錯誤。”

美國之音報道認為,直到今天,塔爾薩發生的事情仍是美國令人揪心的種族暴力史上一個許多美國人都知之甚少的插曲。美國目前正在艱難反思種族問題,面對警察虐待少數族裔的指控、種族間的經濟不平等以及剛剛生效的限制投票法案所引發的激烈爭論。批評人士稱,這些投票限制措施旨在限制黑人和拉美裔選民的投票率,從而遏制他們的影響力。

在塔爾薩這起種族襲擊發生40年後,才有了1960年代經常充斥暴力的民權運動,民權運動確保了美國黑人的投票權,然而,關於投票便利性的辯論如今仍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