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香港反修例運動兩周年:強壓之下的表面平靜

音頻 06:02
2021年6月4日夜晚,儘管香港警方以新冠疫情為由,禁止港人組織每年六四的維園紀念晚會,但港人還是以各自的方式,燃起燭光,紀念六四32周年。
2021年6月4日夜晚,儘管香港警方以新冠疫情為由,禁止港人組織每年六四的維園紀念晚會,但港人還是以各自的方式,燃起燭光,紀念六四32周年。 AP - Kin Cheung

自2019年起,香港的六月就不再只是香港自由風向標一般的六四燭光紀念晚會,而且也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港人面對自身自由空間不斷逼仄而絕地反抗運動的起點。2019年的6月4日,在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衝擊香港一國兩制框架的法律防線的背景下,18萬港人湧向了維園參加六四30周年紀念晚會。6月9日,百萬香港人走上街頭,反對港府的逃犯條例修訂,自此形成長達數月、牽動各個階層的大規模民間抗爭運動。兩年後的6月9日,港版國安法嚴刑威脅下的香港似乎平靜如水,但強壓之下的平靜是否確實意味着北京的勝利?

廣告

2019年春,港府借涉嫌在台灣殺人的港人陳同佳如何引渡問題提出修改逃犯條例,引發港人對香港與內地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的司法界限模糊,導致港人可能被送往內地受審的擔憂。港人對2015年銅鑼灣書店5名店員離奇地被帶往內地的事件依然記憶猶新。而這項條例修訂也令無數在香港這座國際金融中心工作的外國商界人士不安。但林鄭月娥政府面對百萬、甚至兩百萬港人的和平抗議無動於衷,一方面拒絕撤回修例安排,另一方面稱抗議運動為暴亂。自此一場原本和平集會,爭取權利的社會運動,不斷在政府置若罔聞的態度以及警方的暴力打壓中,規模擴大,暴力也不斷升級。如果說2014年雨傘運動中學生長達79天的和平靜坐曾令世人感動的話,正如2019年7月1日部分抗議民眾衝擊立法會行動中留下的字句:是你告訴我和平示威沒有用。這句話集中反映出港人多年來以各種和平途徑維護名副其實的一國兩制、爭取民主選舉努力失敗的怨氣。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北京之後,基本法明文承諾保持50年不變的一國兩制框架其實不斷伴隨北京的干涉而弱化。2003年7月,港人雖然成功地以50萬人上街遊行,阻擋了港府的國安立法努力,但基本法承諾的民主選舉始終遙遙無期。各民主黨派在立法會的周旋並未取得預期效果,因而被一些輿論指責過多地向北京妥協。2014年8月,全國人大再次無視港人對特首與立法會全民普選的訴求,引發以青年學生為主體的雨傘運動,佔領香港市區主要幹道79天之久,但港府以及中央政府始終不為所動。雨傘運動最終無果而終。2016年,雨傘運動中成長起來的新一代投身議會道路,多人成功當選立法會議員。但也最終被當局以各種理由先後褫奪議員資格。2019年7月1日衝擊立法會的行動顯示不少港人對始終不能真正反應民意的立法會、對議會道路已經失去信心。但是,11月底,警民對峙數月之後的區議會選舉和平舉行,大批港人仍然選擇了以選票表達心聲。泛民主派在這次選舉中大獲全勝。不過,可能也正是這項勝利令當局越發不安。2020年,港府在中央政府支持下,以疫情為由,將應在2020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而伴隨同年7月1日開始實施的港版國安法,香港警方開始了對反修例運動參與者的司法追究,並明顯加重了刑罰。而47名民主派人士因為參加2020年7月民主派立法會選舉初選活動而被送上法庭。

香港的一國兩制框架其實已經名存實亡。全國人大2020年6月底頒布國安法後,又着手修改香港選舉法,新的選舉法下,民主派已經難有活動的空間。與此同時,香港原本一息尚存的新聞自由,連月來也遭遇不同形式的整肅。多年來始終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蘋果日報>創始人黎智英自去年底就已經在獄中,<蘋果日報>在黎智英資產被凍結的情況下前途莫測。

百萬人和平抗爭未能令當局讓步,議會道路如今也再無空間。1989年,香港曾是八九民運活動人士的流亡之地。30年後,無數港人也被迫走上了流亡的旅途。兩年前轟轟烈烈的反修例運動無疑在新冠疫情以及港版國安法雙重壓力下陷入低潮。但是北京當局雖然成功地迫使民間抗爭運動消聲,但眼前的平靜意味着什麼呢?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雖然換來的是北京當局更嚴厲的打壓,但這場運動無疑也讓多年來為了經濟利益而謀求妥協的西方進一步看清了中共政權的本質。令已經因為肆意關押新疆維吾爾人以及新冠病毒疫情而處境被動的北京當局進一步陷入外交孤立。

2014年雨傘運動後,香港的民主運動也曾陷入低潮,但失望與痛楚顯然積蓄了更大的能量,在2019年噴發而出。2021年的6月9日,香港在平靜中度過。但是32年不曾忘記八九六四的港人,相信更不會忘記他們在兩年前那場運動中付出的沉重代價。正如6月4日,維園燭光紀念晚會雖然被禁止,但港人還是以自己的方式,點亮燭光。為紀念32年那場在血泊中落幕的內地民主運動,也向執政當局宣誓,港人沒有放棄爭取民主,維護自由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