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北約盟友重逢,戰略同盟關係尚需調整確定

音頻 04:34
202年6月14日,美國總統拜登在布魯塞爾出席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國領導人峰會。
202年6月14日,美國總統拜登在布魯塞爾出席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國領導人峰會。 REUTERS - POOL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30國領導人14日在布魯塞爾舉行峰會。經歷了特朗普總統任期對美歐同盟信任關係的破壞,這次峰會可以說是拜登領導下的美國希望與北約盟友,尤其是歐洲盟友重修舊好、重振同盟關係、共同應對新時代地緣政治挑戰的一次會議。現任北約組織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稱這次布魯塞爾峰會是一次轉折性的時刻,但從目前情況來看,拜登連日來的魅力外交會給該組織帶來怎樣的新動力,還是未知數。

廣告

這次峰會旨在走出特朗普時代一再被動搖的同盟信任關係。拜登借歐洲之行重申美國在北約框架下的互助防衛承諾當然在一定程度上令歐洲盟友釋懷,但特朗普時代備受衝擊的同盟信任關係能否即時恢復?拜登如何說服開始尋求戰略自主的歐洲盟友,原本為對抗蘇聯而成立的北約組織也將中國納入需要應對的戰略目標?如何面對同是北約成員,但逐漸走向專制的土耳其埃爾多安政權?

隨着中國實力的成長以及影響力的擴張,國際關係已不再是北約成立之初美蘇在全球、尤其是在歐洲軍事對抗的格局。如果說特朗普時代,美國與中國的貿易緊張關係已經上升到雙方全面競爭關係的話,拜登政府希望改變此前特朗普任下的美國單挑中國的戰略,希望更多地團結盟友,共同行動。但是,歐洲盟友雖然也越來越多地意識到不再韜光養晦的中國構成多重挑戰,但是否願意跟隨美國,將北約的戰略目標從歐洲防務,擴大到中國?對於歐洲來說,冷戰結束後與俄羅斯關係一度出現的緩和,近年來隨着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隨着烏克蘭內戰局勢、前俄國間諜在英國被投毒謀殺案等等一系列事件,而一再緊張,特朗普時代,美國陸續退出一些此前與俄羅斯達成的控制武器條約,更使得來自俄羅斯的潛在安全威脅,對於歐洲來說更加具體。而歐盟儘管已經將中國視作系統性對手,但各成員國對如何面對中國意見不一,對美國的強硬對華政策也未必認同。法國總統馬克龍13日在七強峰會落幕時表示,七國集團不是敵視中國的俱樂部。此番表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歐洲與美國對戰略敵人認知的分歧。拜登也許意識到歐洲盟友的態度,他在qi國峰會落幕時表示,他並不尋求與中國衝突。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則向法新社表示:不是要讓北約戰略重心向亞洲轉移,而是要考慮到中國越來越走近我們,試圖控制我們有戰略意義的基礎設施。有白宮消息人士向法新社透露,拜登希望在本次峰會的最後公報中,寫入中國構成的安全威脅的字句。但法國總統府消息則顯示,一些盟友不太贊成,認為北約的核心是歐洲與跨大西洋區域的安全。

拜登重振北約盟友關係的雄心也不得不面對逐漸顯現的歐洲尋求戰略自主的努力。特朗普時代對美歐互信的創傷,以及歐洲隨新冠疫情爆發而意識到的對外依賴,都促使歐洲開始思考如何推動戰略自主。一周以來,伴隨拜登在歐洲的魅力之行,法國總統馬克龍多次闡述歐洲應當面對中國,面對俄羅斯,也面對美國,努力戰略自主的立場。儘管歐洲尚沒有系統的理論,但相關的討論已經開始出現。專註防務問題的歐洲議員Arnaud Danjean表示,拜登對發展歐洲防務持開放態度,但不會毫無條件,屆時可能會要求歐洲與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目標保持一致。

另外,作為北約成員的土耳其在埃爾多安領導下,與民主盟友越來越不同調。特朗普時代對此頗為寬容,而土耳其與歐洲盟友的關係,尤其是與法國的關係不斷出現緊張。北約峰會前夜,馬克龍就此表示,北約組織需要制定一項盟友行為準則。

事實上,這次旨在修復舊好的北約峰會上,30個成員國需要面對諸多在戰略目標問題上的內部分歧。北約組織能否成為其成員國面對新的國際關係格局的重要工具,恐怕尚需時日協調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