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7-21元郎事件兩周年:難以追索真相的傷痛

音頻 05:24
2019年7月21日,香港再發反送中抗議遊行之際,元朗地鐵站附近一些懷疑是黑社會人士的白衣人手持棍棒,襲擊參加反送中遊行的示威人士。
2019年7月21日,香港再發反送中抗議遊行之際,元朗地鐵站附近一些懷疑是黑社會人士的白衣人手持棍棒,襲擊參加反送中遊行的示威人士。 圖片來源:路透社/Tyrone Siu

2019年香港的反修例抗爭運動留給港人太多難以忘記的紀念日。7月21日就是其中之一。這一天發生在元朗西鐵站的白衣人無差別暴力追打黑衣人的事件標誌着一場圍繞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案而起的民間抗爭運動暴力驟然升級,而原本被看作是亞洲榜樣的香港警察隊伍徹底失去港人的信任。時至今日,元朗7-21事件的真相調查始終難以推進。

廣告

兩年前的7月,隨港府拒絕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堅持以及對民間抗議活動的“暴動”定性,民間抗議運動已經如火如荼。21日傍晚,一批示威者向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大樓外的國徽投擲雞蛋和墨汁,並警方發生衝突。同天晚上,一群有黑社會背景的白衣人衝進元朗西鐵站,揮舞棍棒,無差別追打過往行人,導致至少45人受傷,其中包括孕婦。不少現場民眾電話報警,但警方行動遲緩,而且當日並未逮捕任何白衣人,引發港人對警方與當地黑社會團體勾結的懷疑。當地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也因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而被港人懷疑與這起暴力事件有關。

事發之後,警方一方面否認出警延遲,另一方面對事件的說法不斷調整。在事件次日的譴責襲擊表述之後,又試圖強調抗爭者的責任。時任警務處長鄧炳強稱有議員帶領黑衣人介入,令事態擴大……隨後又有警方負責人稱“無差別襲擊”的說法不準確,因為現場白衣人與黑衣人勢均力敵……今年初,更有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將事件描述為“一些白衣人與黑衣人激烈爭執”和發生暴力衝突;香港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今年5月就此公布的調查報告索性以“雙方集體毆鬥”來形容元朗721事件。

所謂香港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因權力十分有限,能否確實展開獨立調查一直引發港人懷疑。該機構一度聘請外國專家協助調查,但在警察暴力不斷升級,而且調查無法真正展開的背景下,這些外國專家2019年底即集體辭職。而港人要求展開名副其實的獨立調查的訴求始終沒有得到當局的響應。

警方調查真相、追查涉案白衣人的行動雖然遲緩,但在事件中,曾試圖居中調解,緩和衝突並被打傷的民主派議員林卓廷則被警方以披露7-21元朗事件中一名被調查人身份為由,指控罪名,並一度被捕。林卓廷更在元朗案一樁司法調查中,被控方指控“搞事”……

與此同時,民間推動元朗事件原委調查的努力不斷受到官方阻撓和打壓。兩個月前,香港電台記者蔡玉玲因為主持製作揭露事件真相的節目“元朗黑夜”和“誰主真相”而被警方以調查過程中查閱車主資料違法控罪,並被判刑……

反修例運動推動下,泛民主派陣營在2019年11月底的區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在元朗區當選的區議員誓言要推動對元朗事件的調查,不過,隨着港版國安法出台,一眾新當選民主派區議員或者因參加反修例運動而入獄,或者因為要宣誓效忠等各種壓力而自行辭職。當時成立的7-21工作小組也在小組副主席伍健偉被捕後,沒有再開會。

今年5月,事件發生近兩年之後,方有5名參與襲擊行動的有勢力人士被司法裁定暴動罪和有意圖傷人罪名成立。這是事件發生以來,首批被判暴動罪成的人士。

法庭應當於明天22日對這五人的刑罰。通常情況下,暴動罪在香港法律下,最高可獲判10年監禁。但由於此案件在區域法院審理,該層級法院判刑最高只能是7年。

元朗事件兩周年之後,事件真相尚未大白,而港人也有了更多的不堪回首的紀念日,2019年8月31日,在旺角太子站,發生警察襲擊示威者和乘客的流血事件,40多人受傷送醫。此後更有香港中文大學衝突,更有理工大學圍城。香港在主權移交前曾經享有的自由如今已喪失殆盡,港版國安法出台更使得這座曾經的國際城市以十分暴力的方式,迅速變成中國治下一座普通城市。曾經30年堅持公開紀念八九六四的香港,如今已難以公開紀念兩年前的元朗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