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軍事專家:北京的高壓使澳大利亞轉向美國

音頻 05:30
法國的核潛艇 ,2019年11月
法國的核潛艇 ,2019年11月 © Marine Nationale

澳大利亞取消與法國簽署的潛艇合同轉而向英美收購核潛艇事件繼續發酵,法國政府的憤怒似乎難於消除,巴黎譴責美國,英國,澳大利亞三國背叛盟國。與此同時,北京也譴責美國向澳大利亞出售核潛艇是給地區和平構成威脅,並且促進核擴散。那麼,美國向澳大利亞出售核潛艇是否違背了國際核不擴散條約? 中國方面譴責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新組建的三國聯盟奧庫斯“會嚴重破壞地區和平與穩定,加劇軍備競賽,傷及世界各國為防止核擴散所作出的種種努力。”那麼,從軍事戰術的角度來看三國聯盟具體意味着什麼?就以上問題,我們電話採訪了法國採訪了法國亞洲問題研究專家,畢業於法國聖西爾軍校的達尼爾•沙飛(Daniel Schaeffer)將軍,沙飛將軍曾經擔任法國駐泰國(1986-89),越南(1991-95)以及中國使館(1997-2000)的軍事參贊。他也是亞洲軍事問題專題網站Asie21 的創辦人。

廣告

法新社就美核潛艇買賣合同是否屬於核擴散問題發表了長篇分析文章,指出美國出售給澳大利亞的核潛艇以高度濃縮鈾作為燃料,超過93%度的濃縮鈾可以使潛艇擁有足夠的燃料在海底停留數十年,但是,高濃縮鈾可以被用來製作核武器。而法國的核潛艇使用的是20%度的濃縮鈾作為燃料,因而並不存在用來製作核武器的風險。不過,國際核不擴散條約並不禁止各國之間的核潛艇買賣,國際原子能機構也表示會對核潛艇的燃料舉行密切監督。不過,也有多個專家認為雖然澳大利亞以此製造核彈的可能性很低,但是,此舉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會促使其他國家之間的核潛艇交易,從而導致一些非核國家在私底下開發核武器。總而言之,核潛艇貿易是否推動核擴散目前在國際法上是司法真空,難於做出定論。

法廣:達尼爾•沙飛將軍,您好,首先要請您談談您對核擴散問題的觀點。

Daniel Schaeffer我並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對這一問題很難一概而論。我們可以尋找所有的理由認為美國向澳大利亞出售核驅動潛艇有造成核擴散的可能性,但是,我認為在目前的背景下,澳大利亞不會有意開發核武器。因為如果澳大利亞收購美國的核驅動潛艇的話,他們的目的應該不是要打造一個核武工業。另外,還必須區分的是發生洲際導彈的核潛艇與攻擊性的核潛艇,當然,這些攻擊性的核潛艇可以裝上帶有核彈頭的戰斧導彈,從這個角度,當然,也可以說是核擴散的一種形式。

法廣:北京譴責美國,英國,與澳大利亞最新結成的三國聯盟奧庫斯聯盟“破壞地區和平與穩定”。這一聯盟的組成具體改變了什麼?

Daniel Schaeffer這三個擁有十分極端武器大國結成軍事聯盟,這對北京自然是十分重大的威脅,這也是為什麼北京會如此憤怒。我即將在Asie21網站發表一篇有關潛水艇事件的文章,文章的標題是:中澳衝突,法國成為替罪羊。我要強調的是,澳大利亞之所以要改變原先的計畫,選擇美國的潛水艇,這當然與來自美方的壓力有關,但其主要的原因是中國最近幾年了對澳大利亞施加的令人難於置信的壓力,因為對中國人來說,一旦南中國海,或者台海爆發衝突,澳大利亞是美國的前站,問題是倘若有一天,中國試圖武裝攻打台灣,澳大利亞很可能因此而不得不追隨美國直接介入衝突,而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澳大利亞之所以要加入三國聯盟主要是為了保護自己,因為自從莫里森成為澳大利亞總理之後,北京對澳大利亞的壓力與日俱增。其中原因,從地圖來看,澳大利亞與印度尼西亞,他們位於印度洋與太平洋的中心地帶,倘若,北京能夠通過對澳大利亞施壓來減低美國在當地的影響,就能夠為北京在印太地區的擴張開拓空間。不過,成為三國聯盟之一,這意味着澳大利亞可能會被捲入自己原本並不意圖加入的衝突。而澳大利亞之所以選擇美國的核潛艇主要還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以及南海的航海自由。至於,英國人,我不太明白他們為什麼要加入聯盟。總而言之,三國聯盟結成之後,中國人或許會因此而受到威懾。我認為他們與中方發生軍事衝突的可能性確實存在,但是,不太可能是核武戰爭,因為中美雙方都十分清楚,核戰爭將會使他們兩敗俱傷,使美國失去他的超過大國的地位,也使中國失去正在成為超級大國的機會。

法廣:澳大利亞的防衛離不開美國作為後盾,從戰略的角度來看,澳大利亞選擇美國的核潛艇是否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Daniel Schaeffer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尤其是當初法國也曾經向澳大利亞提議過提供核潛艇,但是卻遭到了澳大利亞的拒絕。澳大利亞與美英之間的秘密交易導致盟國之間失去了相互信任,這將在今後會引發嚴重的負面後果。

法廣:法國以及歐洲的印太戰略是否會因此而受到影響?

Daniel Schaeffer我並不認為法國因為意識到自己不過是二線國家就應該放棄自己的印太戰略,因為二線國家也有二線國家的優勢。也能夠起到一定的作用。法國可以在保護自己的利益的同時不用冒上戰場的風險。

感謝達尼爾沙飛(Daniel Schaeffer)將軍接受法廣的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