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健文:新決議強化習近平合法性也強化中共執政合法性

音頻 06:12
2021年11月11日,北京街頭大型屏幕上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畫面。
2021年11月11日,北京街頭大型屏幕上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畫面。 REUTERS - TINGSHU WANG

中共中央第19屆六中全會11日閉幕。不出外界預料,全會通過了這份《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雖然是對中共百年歷史的總結,但從目前全會公報以及12日上午,中共中央組織的新聞發布會來看,這次總結只講成績,不講錯誤,重中之重就是所謂兩個“確立”:確立“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確立習近平思想的“指導地位”。這明確為習近平在明年的中共20大上再次連任鋪路。這是中共百年歷史上的第三份歷史決議,意義當然非比尋常。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寇健文先生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表示,決議在強化習近平個人的合法性,也是在強化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未來人們會看到一個強國家、弱社會的治理形態。

廣告

寇健文:“據我們觀察,這次決議與前兩次決議相比,有相同的地方,也有相異的地方。相同之處是總結經驗,定於一尊,邁向未來。這是三項決議的共同之處。第三個歷史文件和前兩個歷史文件的差別在於,第三個歷史文件沒有去清算前任及前任的政治路線。呈現出來的是百年以來歷史,這也是為什麼其中會提到江澤民和胡錦濤,這兩位前任的貢獻在其中也得到承認。至少從目前公報內容看,基本上對歷任領導人都是正面表述,要強調的是歷史上的成就。而這種百年歷史上的成就,一方面當然是進一步強化了習近平個人的統治合法性,另外一點也很重要的是,這也強化了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改革開放以來,大家越來越覺得,經濟發展、經濟表現才是政權合法性的重要來源,但現在習近平又把意識形態、歷史任務或歷史成就等重新拉回來。我想,這其中的一個目的,對於這個黨,這個政權來說,也是在強調自己的合法性。“

走向父權意識的“強國家弱社會”治理模式?

法廣:六中全會公報指出,中國又踏上了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趕考之路“。那麼這份歷史決議是否對未來,至少是明年三月的人大、政協兩會以及秋季的中共20大指引出某種方向呢?

寇健文:“由於這次六中全會的主題是討論第三個歷史決議,主要是回顧和總結過去百年、中共建黨以來的經驗和成就,對未來展望談得比較少。不像其它比如討論十四五規畫等議題的中全會那樣,未來性比較強。這次會議對未來談得比較少。但總體來說,我們還是可以看到,通過這次歷史決議,中共總結百年經驗,然後讓習近平更定於一尊。他當然本身已經就是“核心”,但這次他作為最高“核心”領導人的地位被進一步強化,並且是三個歷史斷代的三位領導人之一。接下來,統一黨內思想之後,後面一定會有這項歷史決議的政治學習。統一思想之後,其實是要面對新的國內外環境。之後,我們陸陸續續會看到,尤其到2022年的20大的時候,我覺得會更明顯。當然最重要的是美中關係,但這種競逐關係是長期的,不是短期的。但通過這樣一個決議,統一內部思想,才能面對新的環境。這個新環境除了國際環境,實際上也包括國內,範圍實際上比較廣。我們最近也看到中國官方甚至開始管小朋友玩電玩的時間,管藝人等等,管的幅度是越來越大。這在某種程度上大概也透露出來,在未來我們可能會看到一個強國家、弱社會的治理形態,社會正在被弱化,社會的自主性(autonomy)、公民社會的自主性會弱化的更加嚴重,國家會展示出來一種更像是父權意識的治理形態,好像是父母在管一個未成年的小孩,各種細節統統要管。我覺得這是未來值得關注的一點。“

六中全會之前,輿論各界紛紛猜測這份決議將着力讓習近平地位與毛澤東和鄧小平並列,成為中共百年歷史上最重要的三代領導人之一。寇健文先生認為,儘管從全會公報來看,決議也提及了江澤民、胡錦濤兩位前任的成績,但仍然是將百年歷史三斷代。的確,從公報來看,毛澤東主政是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主持的是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而習近平則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時代。從目前公布的消息來看,本屆全會也沒有涉及外界預期的人事安排。但寇健文教授表示,這並不意味着20大前的人事布局沒有開始,而且有些人事調動其實也並不需要中共中央全體會議通過,2020年全國人大擴大了人大常委會的人事權。因此,每兩個月都有可能做出一些人事上的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