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一定要讓趙婷高喊“厲害了我的國”才行嗎?

音頻 04:33
趙婷執導的『無依之地』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演員獎。
趙婷執導的『無依之地』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演員獎。 AP - Chris Pizzello

華裔美國電影導演趙婷接連獲得奧斯卡等國際大獎,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今天的觀察中國要向大家介紹有關議題的分析評論。 

廣告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北京出生、14歲後到英美留學的華裔導演趙婷。她才華洋溢,連獲金球獎、金獅獎、奧斯卡等國際大獎肯定,只因有人翻出她昔日曾說‘中國是充滿謊言的地方’,黨媒立即從宣揚她是‘中國驕傲’變成‘大毒草’,全網刪帖。趙婷、奧斯卡、無依之地等都成摒蔽詞,以致網上有‘恭喜“那個女孩”以“有靠之天”獲得“404獎”’的嘲諷說法。海外華人關注的是,這類現象正常嗎?習近平主席既強調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再增加文化自信,這樣做的自信在哪裡?中共官宣和大陸有沒有謊言自有公斷,一位優秀華人偶爾說出引發共鳴的真話,怎就引來雷霆萬鈞的打壓報復?這樣睚眥必報,中國如何成為世界領袖?” 

台灣“中央社”署名吳柏緯等的報導稱:“華盛頓郵報4月30日刊發一篇名為‘趙婷代表了美國夢,以及中國共產黨的惡夢’評論,指外界普遍認為中國出生的趙婷,在美國電影工業領域拍攝一部質疑美國社會與經濟的電影,並獲得奧斯卡的肯定。這對中國政府而言原將是大大提升聲望的時機,但中共事實上對她感到懼怕。文中引述好萊塢製片人芬頓(Chris Fenton)觀察指出,趙婷的成就體現了美國夢,‘一個從國外來到美國的人,進入了一個困難的產業中並獲得成功’。然而這樣的勵志故事在芬頓眼中,反而是中共最恐懼的。”“芬頓進一步形容,如果趙婷在得到這些榮譽、教育、專業知識與經驗後,仍決定長居海外而非回到中國,那麼她對中共而言就是一個‘瑕疵’。除非她和姚明做了同樣的事,‘征服了世界的舞台,但又回到了祖國,否則(她與中共的)問題永遠不會消失’。” 

台灣《旺報》的社論稱:“根據慣例和經驗,趙婷奪得奧斯卡獎,理應成為兩岸以及海外華人社會熱議的話題。她不久前奪得金球獎最佳導演,包括官媒在內的大陸主流輿論一度以‘華人驕傲’熱捧。但隨着她在2013年批評大陸社會的言詞被網民挖出,很快被貼上‘辱華’標籤,隨即被冷藏至今,連同其獲獎影片也遲遲未在大陸上映。”“不可否認,在趙婷童年生活的1990年代,大陸的確是一個‘野蠻生長’的社會,種種負面認知令她在融入西方社會後,重新建立一套自己的價值體系,同時對後來20年大陸社會的發展與進步產生疏離感。但這不能構成以‘辱華’標籤化趙婷的理由。一方面,趙婷當時受訪的爭議言論很快從網絡撤下,相信是來自她本人的要求,另一方面,趙婷在奧斯卡頒獎禮上,特別用中文講出‘人之初性本善’,很明顯是在回應外界對她的質疑:一是表達其不忘中華文化之本,二是強調自己仍保有良善之心,希望攻擊到此為止。如果連這樣的表態,都無法令大陸理性、坦然視之,將會是一個嚴重的錯誤訊號,讓包括台灣在內的海外華人乃至國際社會,對大陸產生更大的心理隔閡。難道一定要讓趙婷高喊‘厲害了我的國’或者‘我是中國人我驕傲’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