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國

以往支聯會及六四集會賴以存在的政治環境,出現了根本變化

音頻 04:35
香港六四集會資料照片
香港六四集會資料照片 網絡圖片

又是一年一度的六四。一年一度的香港市民維園悼念集會卻三十多年來第一次熄滅了悲憤的燭光,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今天的觀察中國要向大家介紹有關議題的分析評論。 

廣告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1989年六四至今32年,香港維多利亞公園今年第一次沒有燭光集會;去年六四,港版國安法已逼近,仍有數千人到維園舉行燭光悼念。但去年七一國安法實施,導致今年燭光和悼念都被禁止。每年維園燭光悼念已成香港追求民主的象徵,也是港人身分意識的一部分,但北京繞過香港通過黨法,將悼念燭光說成反國安法的罪行,藉此阻止31年來每年都有的全球最大規模六四悼念集會。” 

香港《蘋果日報》署名盧峰的社論稱:“維園六四燭光集會既是和平理性表達意見的最佳典範,更被國際社會普遍視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方針是否完好的標記,是香港人能否繼續保持自由權利與獨特生活方式的證明。特區政府‘成功’封殺向來和平理性的集會,‘成功’令維園黯淡無燭光只能讓居住在香港的外國人、國際友人以至各國政府官員感到香港失去了原來的光采,失落了固有的自由空間,失卻了和平理性表達意見的權利。還有甚麼比這樣的行動更打擊一國兩制的形象?還有甚麼比這樣的做法更傷害市民、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方針的信心?” 

香港《星島日報》的社論稱:“警方以防疫理由,不批准支聯會的集會遊行申請,保安局已發出嚴厲警示,提醒公眾不可參與、宣傳或公布有關集結,若明知而為,就會觸犯法律,須承擔刑事責任。”“事實上,參與去年六四集會的二十四人,已被控‘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其中黃之鋒與岑敖暉等認罪,分別被判入獄四至十個月。”“由此案的裁決可見,法律是這樣訂明,並不會因政治訴求不同,或表達甚麼理念,而有差別對待。部分市民就算要悼念六四,也須遵守法律,如果因某些人的‘示意’而犯險以身試法,墮入法網的機會極大,後果是鎯鐺入獄,為此付出沉重代價。有關法律從來都存在,判刑準則也很清晰,只是以往執法和司法部門處理過分寬鬆,如今不過是返回正軌,嚴格依法行事而已,對待這次六四集會同樣基於此原則,無所謂過嚴。” 

香港《明報》的社論稱:“維園集會悼念六四是港人的集體回憶,多年來被不同人賦予不同意義:有人視之為香港言論空間的指標,隨着本土思潮及港獨冒起,有人將悼念六四看作連繫香港與內地之間的一條紐帶,亦有人質疑維園悼念六四‘行禮如儀’,主張切割,雲雲。這兩年香港遭逢巨變,反修例風暴這場政治大攤牌,徹底改變中央對港看法,換來的是國安法及選舉制度修改,泛民出身的前運房局長張炳良,以‘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形容事態發展。香港已經無法回到反修例風暴之前,以往支聯會及六四集會賴以存在的政治環境,出現了根本變化,維園集會連續兩年因為防疫不獲批准,未來是否還有機會舉行,充滿未知之數”。“香港無法例禁止悼念六四,表達哀思愁緒方法林林總總,冒險犯法絕不明智。”“權力當局需要正視問題,認真思考如何重構港人與內地之間的情感紐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