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國

香港《蘋果日報》停刊事件象徵中共控制香港進入新階段

音頻 04:31
2021年6月24日,《蘋果日報》以印刷100萬份日報告別港人,員工在平台以燈光回謝讀者支持(見小紅圈)
2021年6月24日,《蘋果日報》以印刷100萬份日報告別港人,員工在平台以燈光回謝讀者支持(見小紅圈) © RFI-麥燕庭

發生在近日的香港《蘋果日報》停刊事件,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今天的觀察中國要向大家介紹有關議題的分析評論。 

廣告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香港最近發生‘蘋果事變’,‘蘋果日報’高層被捕,資金被凍結,報紙無法運作,結束26年的經營,已於24日停刊。事件象徵中共控制香港進入新階段,作為香港核心價值的新聞自由,已全面被消滅。美國總統拜登首次單獨就香港問題公開譴責北京,破壞香港的新聞自由;英國、歐盟和其他國家也表達譴責。”“中共歷史顯示,當它受國內外挑戰時,往往會採取對外行動,甚至不惜衝突也務求勝利,以轉移對困局的關注。對中共而言,香港仍是‘外’,因此用國安法打壓香港,並務求完勝;美國和國際支持香港自由,中共偏要徹底壓制民主自由的聲音,不但做給美國看,還向國內14億人證明,中共絕不向外國勢力低頭。” 

北京《環球時報》的社論稱:“《蘋果日報》創辦早於香港回歸2年,逐漸成為了動員抵制香港按照基本法精神運轉、推動香港與美英等國對華政策聯動的輿論大本營。它極大突破了媒體的信息功能,自我構建了政治對抗角色,在香港愈演愈烈的政治動蕩演進中呼風喚雨,衝鋒陷陣。沒有一個西方國家會允許本國有這樣一個衝擊憲制的輿論動員中心,真正形成了反主流煽動力的媒體,都難逃物極必反的命運。”“《蘋果日報》所扮演的角色與西方宣揚的新聞自由也是嚴重抵觸的,它已經不是‘有政治立場的媒體’,而是通過媒體的形式搞極端對抗政治,它是世界上的獨一份。” 

香港《明報》的社論稱:“傳媒機構各有取態,只要本着專業原則,新聞處理各有不同,亦屬尋常,不應以言入罪,然而當傳媒變成政治鬥爭工具,再非純粹的新聞機構,事態推向極至的結局,就是權力較量硬撼,成王敗寇。反修例風暴,黎智英表示‘為美國而戰’,政治上的孤注一擲,最終亦令其傳媒王國走上不歸路。”“反修例風暴是一場政治大攤牌,沒有遊戲規則可言,‘道理’只是包裝,勝利就是一切,不同政治力量押上重注甚至‘曬冷’。一子錯滿盤皆落索,來到這一刻,輸家遭清算,說來很殘酷,卻是你死我活政治鬥爭的邏輯。”“《蘋果日報》走到這一步,必然有人咬牙切齒,亦必然有人拍手稱快,然而相信各方都意識到,論政治爭鬥決心,現在的特區政府,跟反修例風暴前已截然不同,這次政府出手狠勁十足,外界有何感覺,相信已不在當局首要考慮之列。” 

新加坡《聯合早報》“中國早點”署名韓詠紅的評論稱:“香港《蘋果日報》走入了歷史,我不是它的忠實讀者,不能說有多大遺憾,但我會希望它是在同業的專業評價與讀者選擇下自我修正或改弦易轍,而不是因國安法。當局也應該明白,處理了《蘋果》,不等於解決了香港的深層問題,否則就是將病徵當病根。七一前的落幕,成全了《蘋果》某種‘烈士’的形象,也標記了中央治港的強硬態度,它要昭示的結果是:與反對派之間沒有妥協空間,抗拒是沒用的,沒有‘一國’就沒有‘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