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徐友漁:劉曉波獲獎後我們在北京的形勢十分嚴峻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其妻子不能接受採訪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其妻子不能接受採訪 Ảnh: 路透社

為劉曉波獲諾貝爾獎四處呼籲,劉曉波獲獎後又為其獲得釋放發起聯署請願的中國自由知識分子徐友漁今天在本台採訪時說:“今天出門也受到限制”,“我個人的處境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惡化”。他說:“這是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以後產生的後續效應”,徐友漁希望說服中國政府理性的對待劉曉波獲諾獎這件事情。他首先向我們談起他現在的處境:

廣告

“警方不讓我出門,你要準備電話隨時被掐斷。”

法廣:想知道您現在的狀況。

徐友漁:“你要準備電話隨時斷,因為我今天本來說要到德國的一個媒體做採訪,在10分鐘前警察告訴我是不能做的。現在我們繼續說,如果有問題,一定是警察的干擾和破壞。”

“我希望說服政府能夠從發瘋的狀況中解脫出來”。

法廣:您說劉曉波獲獎後還想做幾件事,哪幾件事?

徐友漁:我首先想要做的一件事是:因為劉曉波獲獎後,我們在北京的形勢十分嚴峻。比如前天,21號。我們幾個應捷克使館邀請去參加一個文化活動,中途被警察扣押住了。這是我以前沒有經歷過的。我今天要出門,一個是出去吃飯,一個是德國電視台請問去做一個節目。警察在十分鐘前已經來電話,強行我今天不能出門。這些都是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之後的一個後續的效應和反應吧。這種反應實際上說明了這個政府是非常蠻橫、不講道理、非理性的對待這件事。所以我覺得自己最應該做的第一件事情是:雖然希望很小,爭取政府,說服政府,跟他們曉之以大義。希望他們能夠理性的、現實的對待劉曉波獲得諾貝爾獎這件事情。現在實際上他們已經發瘋了。我覺得一個國家的統治者發瘋,這個國家實際上是非常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