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廣角

法國爆發一場自發的街頭抗爭活動

音頻 11:00

法國參議院10月22日晚頂住強大的社會壓力,表決通過了不得民心的退休改革法案。這個星期二和星期三(10月26日及27日),參、眾兩院將先後聯合表決。如果強行通過,法國將從此告別60歲退休制。英國《每日郵報》說,法國人是罷工的冠軍;美國媒體認為,法國人對待政治一向是在感情用事。在今天的《法國廣角》節目當中,本台將向聽友簡單介紹一些外國媒體如何看法國罷工、罷課活動。

廣告

改革退休體制將為2018年尋得440億歐元的資金,這曾是法國總統薩克齊競選時主要的改革目標。退休改革一開始,媒體既暴出主持改革方案的工業部長沃爾特夫婦捲入“貝當古”夫人偷稅案的政治醜聞中。總統薩克齊力排眾議,執意留下沃爾特繼續改革退休。時值夏,薩克奇總統試圖以驅逐羅姆人來轉移媒體對沃爾特醜聞的莫大關注。

總統薩克奇在炎熱的八月,責令內政和移民部長拿巴黎南郊-施瓦伊·勒·魯瓦(Choisy le Roi)lu露宿高速公路下的羅姆人開刀。大批警察在8月12日這天清晨一舉驅逐了50多名流落街頭的吉普賽人。巴黎南郊施瓦伊·勒·魯瓦市長期以來一直由共產黨議員擔任市長。總統薩克齊雷厲風行、不管不顧地驅逐羅姆人的做法,在當地市政、首都巴黎以及全國多個救援組織引起強烈反彈。當右派政府派出的治安警察驅逐了無家可歸的羅姆人之後,很多市政府把市政大廳騰出來,臨時安置羅姆人。法國首都巴黎和多個大城市相繼爆發了聲援羅姆人的示威遊行。隨後,歐盟議員對法國有組織地驅趕羅姆人的做法提出了強烈的抗議。如果說薩克奇驅趕羅姆人是為了轉移媒體和公共輿論對“沃爾特·貝當古案”的視線,那麼薩克奇的如意算盤大大算。

暑期結束之後,議會逐步恢復了退休改革法案的討論。各大工會組織在仔細研究了參、眾兩院審議時間表的前提下,發動了多起街頭抗議活動。率先爆出“沃爾特·貝當古案”的網上媒體Médiapart撰寫社評文章說:“抵抗退休改革的街頭示威活動ning凝聚了全法國所有那些對社會現狀不滿的人士。大家也記不清工會發動的上街示威活動是第六次、第七次;還是第八次或第九次。總之,上街和無法上街遊行的人共同組成了一個反政府聯盟。大家以此來宣洩對現狀的不滿。”

記得法國政治學家斯特凡·羅斯(Stéphane Rozès)把1995年年底使全法國陷於全面癱瘓的工潮稱之為“代理罷工”(grève par procuration)。這名政治學家的意思是無法走上街頭的人以代理罷工的方式來支持那場空前的抗爭活動。2010年反退休改革運動很大程度上是自發的。根據10月24日Ifop最新的民調,61%的法國人支持這場街頭抗爭活動。

那麼是什麼原因使得法國總統薩克奇在退休改革議題上只能進不肯退呢?

總體分析有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財政上的困局。法國財政赤字占國民生產總值的 7.5%,遠遠超過歐盟制定的標準。把目前巨額的財政赤字拖至2015年,法國高債務將付出的高利率會使其陷入更嚴重的主權債務危機。退休改革新體制將法定退休年齡從60歲延至62歲,這即可為國家節省4百40億歐元的開銷。如果使退休改革繼續延後的話,政府必將大大提升各種稅收。為了避免更多的天怒人怨,薩克奇只能頂着巨大的壓力推行不得人心的退休改革。

迫使薩克奇總統強硬推行退休改革的第二個原因是政治層面的原因。退休改革方案推出由始至終,有機會表態的各位部長、總理、總統一致表示:退休改革勢在必行。但是問題也在於,右派政府沒有循序漸進地向老百姓解釋清楚為什麼退休改革不改不行。

法國總統薩克奇在退休改革議題上咬緊牙關、不肯鬆口的第三個原因是外交層面上的。2011年法國將接任20國集團和8國集團主席國。20國集團絕大部分是全球GDP排名前20名的國家。法國現政府急切需要顯示他有能力完成一項無法迴避的-退休體制改革。如果在這個關鍵議題上有失敗紀錄的話,20國集團成員國都會小看了法國。

那麼英國媒體怎麼看法國這場民眾抗爭活動呢?

英國《獨立報》曾在頭版刊登了法國首都西郊南特爾(Nanterre) 技校學生和治安警察肢體衝突,汽車被推翻、大火熊熊的新聞照片。相關的標題是《燃燒着的法蘭西》。《獨立報》寫道:2010年9、10月的抗爭活動,使人們回想起2005年10月、11月,郊區不同種族的年輕人自暴自棄的場面。

英國《每日郵報》在其網上刊登了數張法國年輕人和治安警察衝突的新聞照片。《每日郵報》寫道:這場街頭抗爭活動致使法國經濟命脈幾乎癱瘓:地鐵、公交、機場無法正常運行;更糟糕的是供應汽車燃油的煉油廠停工;商業油庫、加油站一片混亂。人們不禁想起了68年的五月風暴。當年就是還沒有走上勞動市場的年輕人上街抗爭,導致戴高樂政權提早終結。

《獨立報》還分析了眾多法國人走上街頭的原因。該報寫道:“與其說這場衝突是衝著退休改革去的;不如說衝突是3百多萬民眾同聲在表達對薩克奇本人執政的強烈不滿。”《獨立報》常駐巴黎記者寫道:我們且不去猜測這場衝突的最終結果,可以肯定的是薩克奇已經從他發起的“多勞多得”戰場上敗下陣來。英國記者寫道:“當年獲得總統大選勝利的薩克奇刻意要樹立一個親民的好形象。而他執政的三年中體現的是自我崇拜。法國老百姓再也不相信薩克奇所說的我會替民眾zhuo着想的空話。”

以保守派著稱的英國《每日電訊報》寫道:把法定退休年齡從60歲推至62歲,這只能算是一個小小的犧牲。英國、德國、意大利和其他很多老牌歐洲國家都早已經把法定退休年齡提至65歲。上述這些國家還準備繼續延長法定的退休年齡。《每日電訊報》說:在退休改革問題上向後退對薩克奇總統來說,等於是政治自殺。尤其是2010年法國將接任20國集團和八國峰會的輪流主席國重任。作為20國集團和8國峰會的主席國,應該在退休體制改革上做一個先鋒國。英國媒體認為,抗爭活動中,街頭暴力對薩克奇來說會是一種好機會。《每日電訊報》寫道:下令嚴厲鎮壓街頭暴力活動,薩克奇反而能樹立一個對犯罪團夥不手軟好總統的形象。

 
英國《天空新聞》電視台認為:持續不斷的罷工浪潮往往會使hao好高騖遠的總統前功盡棄。《金融時報》的看法是:法國總統薩克奇在退休改革議題上沒有多大的迴旋餘地。因為那些支持他的選民們不希望他屈服於街頭力量。《金融時報》希望法國總統頂住壓力,否則退休改革就會來一個大翻車。該報在評論文章中寫道“改革是必需的、必要的。頂住街頭壓力的重要性不僅僅只在於實現退休改革或減少國庫虧空;頂住街頭壓力的意義還在於薩克奇總統有必要向眾人展示他領導下的法國是一個可以接受改革的法國。”英國《金融時報》認為:薩克奇在法國推行的改革太溫和,不夠大膽。

《每日郵報》、《衛報》則刊登了讚揚法國民眾不畏強權,奮勇抗爭的勇氣。《每日郵報》刊登了曾獲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美國人-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撰寫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呼籲英、美兩國的民眾學習法國人,走上街頭,像法國人一樣敢於抗爭政府,為了削減財政赤字而加重老百姓負擔的街頭示威活動。

《每日郵報》說:如果按照米奇林(Michelin)給法國人評級的話,法國人上街遊行、罷工、罷課的熱情,可以被評為3星;希臘人只能獲得2星。

而美國演藝界明星布魯斯·威利斯(Bruce Willis)非常看好法國人這種不屈不饒的鬥爭精神。

威利斯來巴黎時表示:美國人面對政治已經失去了熱情。而法國人面對政治議題,經常是感情用事。我很喜歡法國;也很喜歡法國人這種政治衝動。

 
聽眾朋友:以上是今天的《法國廣角》。法國爆發了一場自髮式街頭抗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