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法國新政府面臨的任務並不輕鬆

音頻 04:58

法國政府周一(15日)宣布重組名單後,外界反應強烈,從人員的組成來看,新政府很明顯向右轉。但菲永新政府面臨的改革也不輕鬆,新政府的優先考慮即是:經濟增長、就業及安全等。財長拉加德、預算部長巴羅安、就業部長貝爾坦等三人是幫助總理完成具體內政工作的三名主將。

廣告

此前,總統薩科齊慣用左右逢源的手段來討好左右兩派,但沒想到左右逢源有時掌握不好會即得罪了右派,左派也不滿意。大家知道,再過一年多的時間法國新的總統大選就要開始,本來以為自己連任絕無問題的薩科齊,面對日益降低的民意分才醒悟過來,如果不從現在起調整政策,未來的總統大選不僅自己當選不上,還要斷送了整個黨派的前程。

從民調可以看出,總統薩科齊的民意分日益降低,右派漸漸失去人心,但相對來說,法國總理菲永的民意分並沒有那麼低。這在歷史上是較少見的事。一般來說,總統民意分往往比總理高,因為總理處理日常事務不免要得罪一些人,而總統一般唱高調的時候多。但是薩科齊與前任不同,他更喜歡摻和政府的事務,因此才出現總理民意分比總統更高的現象。有分析家評論認為,菲永始終在台上的原因,除了因為他的民意分比薩科齊高以外,也因為薩科齊希望留住菲來繼續他的改革計畫。儘管法國退休改革遭致無數批評和抵抗,但是政府最終還是頂住了,這說明必須有一個嚴厲的政策和堅強的核心來完成接下來的改革。這屆新政府的確反映出了這樣一個右派核心。無論是阿里奧馬麗的外交部長,還是阿蘭朱佩的國防部長都體現了一個比較完整的右派核心。而此前,薩科齊任命左派人物庫什內為外長,延攬波爾羅和莫蘭等中派人物入內閣,這些都使法國政府內部在很多問題上不能統一意見,無論外交還是內政。

但是法國新政府面臨的改革也不輕鬆,法國媒體分析指出,從新政府剛剛宣布的那一刻起,菲永就不斷表示他決心展開新階段的行動,這一行動將為2012年總統大選做準備。而新政府的優先考慮的是經濟增長,就業和安全等。財長拉加德,預算部長巴羅安,就業部長貝爾坦,這三人是幫助總理完成具體內政工作三名主將。首先就要解決經濟增長問題,沒有經濟增長,其他一切都是空話。法國儘管擺脫危機,但是只能說是剛剛邁出危機的門檻,距離經濟復蘇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法國政府預測的明年的經濟增長率是百分之二,這個增長率能否達到還是未知數。據法國很多分析家認為,法國明年的經濟增長率根本達不到這個數字。這個數字完全是財長拉加德的一廂情願。經濟上不去,失業率就解決不了。法國目前申請就業的人有二百六十萬,一年內,這個比率增長了近百分之四。失業最嚴重的是兩頭,年輕人和年紀較大的人。法國老闆協會和工會正準備就這一問題進行全社會的協商。但由於在退休改革問題上的對立,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對話機制已經中斷,現在必須重新建立新的對話機制。政府面臨的其它問題還有公共醫院的改革,稅務改革。此外,法國周邊環境對法國改革也很不利,特別是歐元區接二連三的發生危機,葡萄牙之後又是愛爾蘭。在周邊國家形勢不好的情況下,要想獨善其身並不容易。明年,法國將是二十國集團峰會的輪值主席國,在貨幣戰的陰影下,法國不但要在國際金融體制改革和調整的問題上拿出一些方案來,而且要對歐元區的很多財政問題找到解決辦法。

法國政府周一宣布重組名單後,外界反應強烈,從人員的組成來看,新政府很明顯向右轉。此前,總統薩科齊慣用左右逢源的手段來討好左右兩派,但沒想到左右逢源有時掌握不好會即得罪了右派,左派也不滿意。大家知道,再過一年多的時間法國新的總統大選就要開始,本來以為自己連任絕無問題的薩科齊,面對日益降低的民意分才醒悟過來,如果不從現在起調整政策,未來的總統大選不僅自己當選不上,還要斷送了整個黨派的前程。

從民調可以看出,總統薩科齊的民意分日益降低,右派漸漸失去人心,但相對來說,法國總理菲永的民意分並沒有那麼低。這在歷史上是較少見的事。一般來說,總統民意分往往比總理高,因為總理處理日常事務不免要得罪一些人,而總統一般唱高調的時候多。但是薩科齊與前任不同,他更喜歡摻和政府的事務,因此才出現總理民意分比總統更高的現象。有分析家評論認為,菲永始終在台上的原因,除了因為他的民意分比薩科齊高以外,也因為薩科齊希望留住菲來繼續他的改革計畫。

儘管法國退休改革遭致無數批評和抵抗,但是政府最終還是頂住了,這說明必須有一個嚴厲的政策和堅強的核心來完成接下來的改革。這屆新政府的確反映出了這樣一個右派核心。無論是阿里奧馬麗的外交部長,還是阿蘭朱佩的國防部長都體現了一個比較完整的右派核心。而此前,薩科齊任命左派人物庫什內為外長,延攬波爾羅和莫蘭等中派人物入內閣,這些都使法國政府內部在很多問題上不能統一意見,無論外交還是內政。

但是法國新政府面臨的改革也不輕鬆,法國媒體分析指出,從新政府剛剛宣布的那一刻起,菲永就不斷表示他決心展開新階段的行動,這一行動將為2012年總統大選做準備。而新政府的優先考慮的是經濟增長,就業和安全等。財長拉加德,預算部長巴羅安,就業部長貝爾坦,這三人是幫助總理完成具體內政工作三名主將。首先就要解決經濟增長問題,沒有經濟增長,其他一切都是空話。

法國儘管擺脫危機,但是只能說是剛剛邁出危機的門檻,距離經濟復蘇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法國政府預測的明年的經濟增長率是百分之二,這個增長率能否達到還是未知數。據法國很多分析家認為,法國明年的經濟增長率根本達不到這個數字。這個數字完全是財長拉加德的一廂情願。經濟上不去,失業率就解決不了。法國目前申請就業的人有二百六十萬,一年內,這個比率增長了近百分之四。失業最嚴重的是兩頭,年輕人和年紀較大的人。法國老闆協會和工會正準備就這一問題進行全社會的協商。但由於在退休改革問題上的對立,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對話機制已經中斷,現在必須重新建立新的對話機制。

法國政府面臨的其它問題還有公共醫院的改革,稅務改革。此外,法國周邊環境對法國改革也很不利,特別是歐元區接二連三的發生危機,葡萄牙之後又是愛爾蘭。在周邊國家形勢不好的情況下,要想獨善其身並不容易。

明年,法國將是二十國集團峰會的輪值主席國,在貨幣戰的陰影下,法國不但要在國際金融體制改革和調整的問題上拿出一些方案來,而且要對歐元區的很多財政問題找到解決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