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觀察

法國獨立記者談偷渡敘利亞實地採訪感想

音頻 12:59
中國網絡流傳敘利亞示威民眾高舉反對俄羅斯與中國的照片,日期不詳。
中國網絡流傳敘利亞示威民眾高舉反對俄羅斯與中國的照片,日期不詳。 網絡DR

利比亞前獨裁者卡紮菲的死亡象徵著北約在利比亞軍事行動的結束,國際社會從本周起或許可以給敘利亞予更多的關注。西方媒體天天都在報道着敘利亞每天有多少人被打死,但卻沒有引發政界以及輿論界的強烈反應,輿論莫非對此已經麻木不仁、無動於衷?另外,近日又有媒體報道說,敘利亞境內爆發數千人支持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示威活動。那麼,敘利亞境內狀況究竟如何?敘利亞民眾如何看待國際社會各成員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立場?國際社會在敘利亞問題上究竟有多大的斡旋餘地?就以上一系列問題,我們採訪了剛剛秘密潛入敘利亞採訪的法國獨立記者尼古拉•艾能Nicolas Hénin,尼古拉•愛能精通阿拉伯語,長期在中東以及北非地區地區從事報道工作,1993年起先後數十次前往敘利亞實地採訪。他首先向我們介紹了外國記者目前在敘利亞的工作狀況

廣告

尼古拉•艾能:目前在敘利亞很少有外國記者,中國記者是少有的被允許採訪的記者,但是,他們其實並沒有多少運作的餘地,因為事實上,無論哪個國家的記者都不可能做正常的記者工作。因為,所有國家的記者在敘利亞都必須做出明確的選擇:要麼站在敘利亞政府這一邊,如果這樣,他就可以擁有採訪證,但是,他們的採訪範圍只能局限於政府允許採訪的地方,他們會受到政府人員的嚴密監視,也就是說,他們不可能採訪反政府示威活動。要麼,站在示威遊行的反政府人士這一邊,也就是說,外國記者可以通過秘密途徑進入敘利亞,如果這樣,那麼他就不可能採訪敘利亞官方人員以及親政府的示威活動。不可能觀察敘利亞軍隊的活動。因此,外國記者在敘利亞採訪根本不可能做到客觀中立,因為,要做到客觀報道的一個最基本的條件不可能得到滿足,那就是必須同時採訪政府方面與反政府方面,而這一點在敘利亞是不可能的。敘利亞政府不時的給外國記者發放採訪證,我在敘利亞的時候,就有一個英國廣播公司的記者在大馬士革採訪,我看了她所作的電視報道,同我對敘利亞的報道內容相比較,簡直是天壤之別。其實,這很正常,因為他是一個事件的兩個對立的層面,政府方面與反政府方面相互之間毫無相干。

法廣:您是怎麼秘密潛入敘利亞境內的?在敘利亞待了多長時間?都去過那些地方?

尼古拉•艾能:我在敘利亞待了十多天,我是通過偷渡組織,借道第三國的走私渠道進入敘利亞境內的。當然,我不能透露這個第三國的國名。我在敘利亞待了十多天,去過好幾個城市,其中包括赫姆斯市,這是敘利亞反政府示威遊行的大本營。 法廣:據媒體報道,敘利亞每天都有民眾示威,每天都有十多個人被打死。這是真的嗎?示威的民眾都是些什麼人,他們中究竟有沒有政府所說的恐怖分子或者極端分子? 尼古拉•艾能:示威民眾中沒有一個是恐怖分子。這是敘利亞政府的無恥的宣傳。不過,示威民眾宗教對立色彩非常濃厚,示威的民眾大多數都是遜尼派,而敘利亞執政者基本上是從屬什葉派的阿拉維派。同所有的茉莉花革命一樣,示威遊行隊伍中有許多年輕人,我見到有許多婦女、孩子還有一些老人。在這些遜尼派穆斯林信徒中,有一些比較保守的遜尼派成員,比如穆斯林兄弟組織成員,他們在政治以及社會上比較保守,但是,他們並不是恐怖分子。 每天都有人示威,每天都有人被打死,這確實是事實,但是,敘利亞媒體對示威活動完全不報道,外國媒體記者如果報道示威活動就會被禁止甚至被驅逐。我所見到的是聲勢越來越浩大的示威活動,不過,我認為就目前而言,這些示威活動不至於會顛覆敘利亞政權,儘管示威活動的氣勢確實十分宏大。

法廣:敘利亞普通民眾是否了解聯合國有關敘利亞的表決活動,中國與俄羅斯在安理會有關敘利亞的譴責決議案表決中投了反對票,敘利亞人對此有什麼反應?

網絡DR

尼古拉•艾能:必須強調的是,我所接觸的都是反政府人員,敘利亞人總得來說對俄羅斯、中國以及其他新興國家的立場十分失望。 我認為敘利亞正在為北約在利比亞的軍事活動付出代價。我認為西方國家通過高壓的方式在聯合國通過利比亞決議,之後,北約在實施聯合國1793號決議時又大大地超出了決議所允許的範圍,這就使許多新興國家在敘利亞問題上態度謹慎。而事實上,這些國家,例如,印度和巴西,這些國家他們在政治和外交上應該支持敘利亞民眾,捍衛敘利亞民眾的示威權。象中國這樣的國家之所以不支持聯合國的譴責決議,主要原因就在於西方在利比亞問題的欺騙行為:西方國家在聯合國通過一個最低限度的制裁決議,最終導致的軍事干預程度是對聯合國決議的歪曲,是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最極端誇張的解釋方式。

法廣:中國國內網上流傳着有敘利亞民眾焚燒中國國旗以及示威民眾高舉反對中國的橫幅的的照片,這些照片的來源有待確認,您在敘利亞的時候,有沒有在遊行隊伍看到類似的圖片和行為?

尼古拉•艾能:我並沒有親眼看見,敘利亞民眾最反對的是俄羅斯,但是,我並不認為這些照片是假的。因為,敘利亞反政府民眾確實對俄羅斯以及中國的立場十分失望。幾周前的一個星期五,敘利亞民眾專門舉行示威反對俄羅斯,敘利亞民眾密切關注國際社會各個成員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立場,敘利亞媒體以及境外的媒體都大量地報道聯合國安理會有關敘利亞決議案的表決過程,敘利亞民眾對此十分關心,任何一個細節都會引發民眾的強烈的反應,他們尤其對俄羅斯以及中國的立場十分失望,敘利亞民眾不明白為什麼俄羅斯與中國反對聯合國的譴責決議。不過,他們也意識到最近幾周來俄羅斯與中國的立場有所鬆動。 不過,我在這裡想強調的是,無論國際社會的立場如何,對敘利亞局勢的改變都不會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因為,無論如何,西方國家軍事干預敘利亞是完全不能想象的,首先,即使是最反對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政府也不願意對敘利亞進行軍事干預,因為,軍事干預的代價實在是太昂貴了,利比亞目前的狀況令人不敢樂觀,敘利亞戰後全民和解將更加複雜。而除了軍事干預之外,國際社會對敘利亞阿薩德政權施壓的籌碼十分有限。經濟制裁、外交制裁以及政治制裁的效果十分有限。敘利亞擁有足夠的外彙儲備,阿薩德政府完全可能在國際社會嚴酷制裁的背景下繼續維持好幾十年。所以,在我看來,敘利亞要走出危機出路還在於敘利亞國內。如果我的推測沒有錯的話,國際社會在敘利亞問題上的迴旋餘地是十分有限的。

法廣:這麼說,您認為解決敘利亞危機的對策來自敘利亞國內。敘利亞總統阿薩德上周宣布要成立制憲委員會,並且在幾周後推出新的憲法。您認為,通過改革解決敘利亞危機的可能性還存在嗎?

尼古拉•艾能:敘利亞政府所承諾要做出的改革對敘利亞民眾來說簡直是天大的笑話。自從敘利亞軍警對示威民眾打響了第一槍,改革就完全失去了可能性。隨之而來的就是越來越強烈反抗和越來越殘酷的鎮壓。敘利亞反政府民眾一聽到改革這兩個字就怒火焚燒,他們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阿薩德政府下台。在這一點上他們絕對不會退讓。所以,敘利亞危機的演變只有兩種可能:其一是內戰,越來越多的政府軍逃兵將同政府軍展開全面的內戰,就如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在黎巴嫩發生的內戰一樣。敘利亞內戰的情況可能會很複雜,敘利亞周邊的國家,例如,黎巴嫩、伊朗、海灣地區國家的遜尼派國家也有可能會出面干預。另一種可能性是發生政變,西方國家比較傾向於敘利亞政權內部發生政變,期待敘利亞軍隊內部有將軍站出來結束目前的混亂局面。無論向哪個方向演變,我對敘利亞的局勢都十分擔心,因為最近幾個月來,敘利亞民眾與政府、敘利亞各大社群之間的仇恨越來越強烈,反政府活動組織者堅信如果他們不成功,他們一定會被政府處決,而從事鎮壓活動的政府官員是十分清楚,政府的垮台,就意味着他們的末日來臨。所以,雙方之間互相猜疑,有許多因素都會導致暴力。

法廣:您剛才所說的第二個走出危機的可能性,也就是發動政變,那誰有可能發動政變呢?你有沒有聽說過人名?

尼古拉•艾能:目前在敘利亞有許多這方面的謠言,說那位將軍對阿薩德不滿意了,等等。有反對派人士向我介紹過幾個人的名字。不過,這只不過是道聽途說,其實他們所透露的,有的是他們自己的期待,是他們希望他們所期待發生的事情能夠真的發生。

法廣:最後,作為總結,對您來說,敘利亞通過政治改革達到國民和解的可能性的微乎其微?

尼古拉•艾能: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利比亞的國民和解看來已經是十分困難,這可以說是北約的軍事干預策略欠妥而導致的後果,敘利亞未來的國民和解很可能會更加困難。我對敘利亞的前景十分的悲觀。

感謝尼古拉•艾能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聽眾朋友,今天的時事觀察請多次前往敘利亞採訪的法國獨立記者尼古拉•艾能介紹他本月偷渡敘利亞採訪的見聞以及感想,本次節目是由楊眉采播,感謝各位的收聽,下次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