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

香港區會選舉離奇古怪精神病院友獲集體安排投票

儘管香港民主派經常以“民主告急”的口號呼籲選民集中投票避免分散票源,但據一項調查發現,民主黨將可望在區議會選舉中大勝。2011-11-03。
儘管香港民主派經常以“民主告急”的口號呼籲選民集中投票避免分散票源,但據一項調查發現,民主黨將可望在區議會選舉中大勝。2011-11-03。 法廣:鄭漢良攝

香港上月區議會選舉的醜聞,被傳媒越挖越多,而且越來越離譜,《蘋果日報》調查發現,香港新界選區除了多處涉嫌種票之外,竟然還有人安排精神病院病人集體投票。記者到場採訪時發現,這些院友平日生活需要其他人照顧,講話亦欠邏輯。

廣告

報道指出,新界鄉村選區充斥買票以及涉嫌種票等不法行徑,有選民將地址簡單申報為「無門牌木屋」及「士多(商鋪)17樓」,此外,位於上水河上鄉一家私營精神病康復者宿舍,獲安排集體投票。

根據報道,該私營院舍名為「康樂園宿舍」,專門收容精神病康復者。報道指稱屬民建聯區議員侯金林的票倉,而今屆區選他以82票差距險勝鄉事派候選人侯福達成功連任。根據選民名冊顯示,至少有6名市民申報該院舍為住址。

記者到院舍採訪時,發現大閘鎖上,必須要職員以鎖匙開閘才能出入。據觀察,該處最少住有20名院友,記者登門時女看護正照顧他們飲食。等候職員開閘期間,一名中年院友主動與記者搭訕,記者問他有否投票,他最先能清楚說區議會就有,但再談下去,他就開始越講越亂,例如記者問他是否就是洋名叫Peace的陳姓選民,他即興奮地重複:「是呀,是呀,我就是Peace,我真的有份嗎?我真的有份嗎?我是說立法會選舉喔。」

此時職員上前勸走該陳姓選民,並安排曾姓負責人及一名侯姓女看護與記者見面。侯姑娘承認曾帶院友前往投票,但她及曾姓負責人均強調,他們按照院友的要求,才幫他們做選民登記,以及帶他們外出投票的,事前他們而且都將兩個候選人的傳單給院友們看,都是院友們自己的選擇,院方並沒有指示院友們投票給那一個人。

根據記者多日走訪發現,新界鄉村涉嫌種票的疑案,遠較市區特殊,因為村屋門牌混亂,居民喜以就近士多(商鋪)作為收信地址,但隨着大部份村落已設有「村民信箱」,士多收信的實際需要已大減。不過今次區選,仍有大批選民以士多作為通信甚至報住地址,成為種票溫床。

位於河上鄉的林勝合士多,《蘋果日報》記者就發現竟然有37名選民登記做通信甚至住址;就算有人亂寫自己住在士多的17樓A室,竟照樣獲批選民資格。上水金錢村更有「一屋六姓十二票」。該村村長侯福達於區選敗陣,他對自己地頭懷疑有種票表示毫不知情,直至記者向他查詢才詫異說:「甚麼?這間房子已經丟空十幾年啦。」他其後主動聯絡屋主弟婦開門,確認無人居住。

侯福達稱,由於懷疑出現種票,他已分別向選管會及廉署投訴,並準備提出選舉呈請。對於有精神病院統籌院友投票,他指自己亦有不少同性質的友好院舍,但基於選舉條例及道義考慮,未有拉票。

香港廉政公署專員湯顯明日前表示,廉署迄今已經接獲接近50宗的種票投訴,涉及人數達60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