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社會

九年逃離地獄朝鮮

音頻 13:58
《9年逃離地獄朝鮮》一書作者金恩善 (Eunsun Kim)近照。
《9年逃離地獄朝鮮》一書作者金恩善 (Eunsun Kim)近照。 @Jiwon Lim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繼位後對朝鮮“逃北者”展開嚴打運動。中國遣返朝鮮難民引起國際關注。韓國政府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要求禁止遣返逃北者。那麼,朝鮮逃北者是怎樣生活的呢?

廣告

誰也不是生而愚蠢,但如果不斷被灌輸一種思想,人就會變愚蠢

一位26歲音譯名叫金恩善(Eunsun Kim)的女逃北者在《9年逃離地獄朝鮮》一書中講述了她逃亡的經歷。這本書的合作者是法國費加羅報駐首爾記者法萊蒂(Sébastien Falletti), 由法國米歇爾-拉封(Michel Lafon)出版社出版。

1998年,金恩善12歲,她和媽媽、姐姐住在朝鮮鹹鏡北道靠近圖們江的一個村莊里。那時朝鮮餓殍遍野,大饑荒奪走了幾十萬條性命。她的父親和祖父、祖母都餓死了。母親帶領她和姐姐越過圖們江,逃到中國,被賣為奴,後來被中國警察遣送回朝鮮,受到審訊、折磨和勞改,然後第二次逃離到中國。最後金恩善和母親從外蒙古輾轉到了韓國,終於獲得合法身份,不用再擔心被遣送回地獄朝鮮。這個逃亡過程歷時9年。

巴黎競賽畫報3月刊出對金恩善的獨家專訪和《9年逃離地獄朝鮮》一書的片段。

身體弱的人都死光了

在專訪中,金恩善表示,現在朝鮮沒有餓死幾十萬人的那種大饑荒,但是仍然很悲慘。她說,現在沒死那麼多人,是因為身體最弱的人都死光了。另外,從中國運來的食品也多了。再有,平壤當局既然不能讓人民吃飽飯,老百姓就自己到黑市去湊合。但經濟困難仍在持續,許多人還是非常貧困。而危機不僅帶來饑餓,也造成道德滑坡,人們變得自私。一個剛到首爾的朝鮮難民說,現在朝鮮有些年輕人開始吸毒、販毒了。

朝鮮人為什麼不起來反抗?

金恩善說,朝鮮人從小就被當局洗腦,把金家父子認作“大恩人”。她說:“誰也不是生而愚蠢,但如果不斷被灌輸一種思想,人就會變愚蠢”。況且朝鮮人對外界一無所知,不知道什麼是自由,更不知道什麼是人權。金正恩即位後,這個怪圈仍然在繼續。

朝鮮民眾可以上網嗎?

金恩善說,在朝鮮,只有高級幹部可以上因特網,了解外部世界發生的事情。最近幾年,朝鮮開始有手機了,但限制在國內使用。手機發展很快,有人希望有朝一日,手機能成為推翻金家王朝的工具。但當局也在利用手機,通過監聽手機來控制人民。而且手機的價格還是太貴,普通老百姓買不起。另外,朝鮮的交通和通信系統也很落後,在韓國乘坐高鐵兩個小時的路程,在朝鮮需要兩天。在朝鮮傳遞信息的主要方式還是依靠郵寄信件。一封信,從國家的一端到另一端,需要一個月,而且還有可能丟失。

金正恩是否會讓國家現代化

金恩善說,以前我也這麼希望。因為他年輕,在瑞士受過教育,但這個希望很快就破滅了。現在平壤政權更加邪惡。所以,逃到韓國的朝鮮人,包括我在內,都有責任,為推動那邊的人權和民主而鬥爭。

平壤和外省差異大

差異很大,平壤的250萬居民都是受到優待的家庭。他們與朝鮮勞動黨和軍隊都有關係。平壤有摩天高樓,也很乾淨,是當局對外展示的櫥窗。平壤和外省如同兩個世界。外省餓死多少人,平壤居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既得利益者,也是當局的主要支持者。當局向他們提供的食品供應遠遠超過外省。外省居民有時什麼也見不到,所以在農村,大家都學會自己想辦法生存,根本指望不上政府。

朝鮮其他較發達城市

除了平壤之外,還有像羅津先鋒特區,新義州和惠山等臨近中國的城市。這些城市都是2000年以後,跟中國做邊貿生意富起來的。但邊貿生意的利潤都落入黨的手中。如果沒有黨的支持,任何生意都做不成。

現在離開朝鮮比以前更容易還是更難?

金恩善說,我是90年代末在大饑荒中第一波逃出來的。後來出逃的人越來越多了。2000年以後,平壤當局加強了對邊境的控制。我第一次被中國警察遣送回朝鮮,第二次出逃時感覺到邊境控制更嚴了。去年金正恩即位後,逃跑就更難了。這個新獨裁者認為,離開朝鮮就是反對他的統治,因此採取一切手段,阻擋人們出逃,下令邊防軍向偷越邊境的人開槍。金正恩即位沒幾天,邊防軍就打死了幾名試圖逃到中國的人。現在邊境管制非常嚴。

媽媽和姐姐和弟弟

媽媽還在首爾那家自助餐廳做中餐廚師。她在經歷了那麼多苦難之後,現在感到很滿意。姐姐學會餐廳里的所有工作,決定換工作,她也夢想向我一樣重新上學,但她丈夫在中國,她需要在韓國多賺錢撫養女兒。姐姐打算獲得韓國護照後,去上海和女兒、丈夫團聚。

至於母親給那個中國農民生的兒子。金恩善說,她給這個弟弟打過電話,鼓勵他到韓國來學習。但是弟弟很害怕,而且他的父親似乎要把他留在身邊養老。

金恩善本人現在在首爾上大學。

《9年逃離地獄朝鮮》幾個片段:

11歲寫下遺書

《9年逃離地獄朝鮮》一書封面
《9年逃離地獄朝鮮》一書封面 DR

媽媽和姐姐都進城了,想弄點兒米回來。她一個人留在冰冷窄小的家裡,已經一個星期。屋裡除了一張小矮桌和一個壁櫥之外,其他傢具都被換吃的了。水泥地上有個用舊衣裳拼的破墊子,她就睡在上邊。光禿禿的牆壁上只剩下“永恆的主席金日成”和“最高統帥金正日”並排掛在鏡框里,定定地看着她。但這兩個頭像不能賣,那是要犯死罪的。

房間里十分陰暗,金恩善還能看到自己寫的字。家中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電了,燈泡也早就不見了,天正慢慢黑下來,這是12月的一個黃昏,家裡沒有暖氣,她卻感覺不到寒冷,幾天沒有吃到東西,她覺得自己要死了,於是開始寫遺書,那時她才11歲......

整天尋找充饑的東西

金恩善的父親餓死後,她們全家掉進了地獄,全家每天都為活下去而奮鬥。那時連醫院也沒辦法給病人提供吃的,人民得不到任何食物供應。她和姐姐已經不去上學了,衣衫襤褸,見不得人。更重要是,她們沒時間,整天都在外邊找東西吃。每天媽媽帶着她們悄悄出門,躲過巡邏的軍人,到地里偷一些稻穀和玉米,然後到遠處沒人的山裡,把種子搓下來吃。她們還尋找蘑菇和草根充饑,有時偷偷地砍樹,賣掉木頭,可以攢一點錢,買糧食。但是樹也越來越稀少了.......

第一次偷渡失敗

1997年到1998年冬,母親下決心要帶兩個女兒出逃。那天夜裡,母女三人又悄悄回到圖門江邊,金恩善趴在沙丘上,從那裡可以觀察在河岸上走來走去的邊防軍。她們悄無聲息地觀察了幾個小時,母親計算着巡邏兵走一圈的時間。到了子夜,巡邏兵剛走開,母親發出一個信號,一手牽一個女兒,踏着沙子,朝冰冷的圖們江走去。突然金恩善踩到了冰冷的水,但母親仍然緊緊抓住她的手,繼續朝前走。她們母女三人都不會游泳。金恩善感覺江水沒過了腿,沒過了腰,沒過了脖子,快要沒過腦袋了......母親終於意識到水太深,於是轉回岸邊。金恩善鬆了一口氣,但母親仍然不肯放棄。她讓兩姐妹藏在沙丘邊,自己去探一條比較淺的水路。母親的身影慢慢變小,直到融化在黑暗中,金恩善的心怦怦狂跳:媽媽淹死怎麼辦?到了對岸回不來怎麼辦?這時,江面出現了一個小黑影,是母親回來了!母親上岸後渾身發抖,全身滴着水,告訴她們,只差3米就到對岸了,可是江底突然陷下去,踩不到底了。筋疲力盡的母親沒辦法,只好向朝鮮邊防軍自首......

在中國賣身為奴

後來,母女三人終於偷渡到了中國,被賣到一個偏僻的村莊。買主是一個貧苦而粗暴的農民。“合同”上寫明,母親必須給這個農民生一個孩子。母親很快就明白,該農民根本不想給她們辦理合法身份。原因一方面是,一旦暴露她們是朝鮮人,按北京與平壤的協議,中國警察會立即將她們遣送回國。另外,這個農民也想利用她們沒有身份,挾制她們。母親為了讓寄人籬下的兩個女兒日子好過些,同意給那農民生個孩子,希望生了孩子以後,能得到那家人的善待,還幻想得到合法身份......

偷渡外蒙輾轉去韓國

2004年,母女3人輾轉到了上海。但在上海,非法移民的生活壓力越來越大。2006年,金恩善和母親決定通過外蒙古去韓國。姐姐和一個中國青年相愛,決定留在上海。於是,金恩善和母親將錢藏在內衣口袋裡,膽戰心驚地乘火車到了北京,然後乘汽車往西北走,一直到中國邊境城市二連浩特,打算從那裡越境去蒙古首都烏蘭巴托,然後從那裡去韓國。但是,偷越邊境需要徒步穿過戈壁沙漠,還要躲避邊防軍。如果越境失敗,又會被抓獲,再遣送回朝鮮,重新落入地獄。當時母女二人不知到等待她們的將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