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東西南北

法國回聲報為法國全面會診

音頻 10:31
作者: 索菲
29 分鐘

法國總統大選運動緊鑼密鼓,競選的10名候選人為著入主愛麗舍宮而爭先恐後地提出振興法國的綱領,但在激烈的競選戰中,在尋找問題責任的互相指責中,人們看到法國存在的種種問題。法國人普遍對現狀不滿,法國人的抱怨為競選者帶來拉票的巨大希望。選舉時期對法國的反映客觀嗎? 法國現狀究竟如何呢? 是否真得如同批評所說,法蘭西生病了嗎?在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前三個星期的法國財經報回聲報發表24個版面的副刊:“全面為法國會診”。

廣告

法國名列世界經濟第五

繼美國,中國,日本和德國之後, 法國名列世界經濟第五大國,這一現狀應當讓法國人感到自豪,但實際上,幾乎沒什麼法國人會把這個引人驕傲的自豪事情掛在嘴邊,確實法國沒有愛國主義教育,更多的是公民義務與共和國精神教育,而在媒體中,有的倒是連篇累牘的文章對國家與政府的批評。

其實, 法蘭西應當為在世界之林的優秀地位感到驕傲,因為只佔世界面積百分之0點4的法國,雖不叫秀珍卻也確實很小,法國人口恰恰只佔世界總人口百分之1,可是,就是這樣的法國,卻佔了世界經濟百分之4,以今年國民總產值預期將第一次超過兩萬億歐元,法國排列在世界經濟第五強國的行列。法國也可以把世界經貿金融組織兩個重要的負責人都是法國人作為法國的驕傲理由,因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拉嘉德與世界貿易組織總幹事拉米都是法國人。而且另一名法國人特里謝,剛剛卸任,他在歐洲中央銀行擔任總裁長達8年之久。

被追趕被超越的法國

法國總統大選中間為國家與政府評功擺好的競選造勢不能讓選民心滿意足, 法國人對經濟和國力的感受卻是不一樣的。實際上, 當法國與其他國家一起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排列經濟實力時,法國的感覺就不那麼好了,以競爭力,購買力等方面衡量,法國被新興經濟國家超越,也許由於國情不同, 各國的經濟數據與實際生活水平, 或具體到購買力並不相符。一些年來,法國確實看見不少國家一個個越過走到了前面,1992年中國超過了它,1999年印度超過了它,2002年是英國超過了它,2007年俄羅斯超過了它,甚至2010年巴西也超過了法國。按照真正意義上的經濟排名,法國現在應當是世界第九。經濟回聲報說,也是因此,十多年來,批評的聲音指責法國在隨波逐流,走下坡路。

法國在世界競爭的撞擊下前進, 世界競爭給法國帶來眾多的問題, 首先是法國的經濟增長放緩與外貿水平下跌。10年以來,法國經濟增長平均只為百分之1,而外貿去年的赤字高達700億歐元, 法國經濟疲軟和外貿勢弱不僅由於發展中國家崛起競爭以及全球生產原材料價格升高,也由於法國的競爭力下降。從1990年到2011年,法國外貿佔世界貿易總額從百分之5點7下降到百分之3點3, 在歐元區,法國外貿佔總額比份從百分之16點8下降到百分之12點6, 而與荷蘭相比,荷蘭人口只是法國的四分之一,但荷蘭的出口卻遠遠超過法國。

不僅法國外貿產品減少,法國的服務出口也明顯減少, 過去法國的服務出口曾是法國的強項,但現在法國在歐元區的服務貿易比份從過去的百分之26銳減到百分之14,德國從此超過了法國。

法國競爭力下降

法國外貿減少的重要原因是法國經濟競爭力下降, 從微觀經濟查找原因,可以發現法國中小企業的競爭力下降最為明顯。根據世界經濟論壇所列出的各種標準所作的評估,法國競爭力排在世界第17位,屈列於沙特阿拉伯,比利時以及台灣之後。

法國經濟競爭力減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法國的生產成本增長高於其他國家, 從歐元創立的1999年算起,法國的計件生產僅工資成本一項就增長了百分之30,而鄰近的德國則只增長百分之7。2008年世界經濟危機爆發以來,法國生產成本與美國等其他國家相比距離也拉大了。法國企業不僅抱怨工資成本高,社會分攤的企業稅也沉重難忍。根據蒙田研究所研究報告,在全歐盟,法國是對企業課稅最高的國家, 法國企業的生產鏈中,無論從住房補貼到職業培訓,再到交通費用補貼和救助殘障就業等等,都繳納比歐盟其他國家企業多得多的分攤稅務。在各種稅務與分攤壓力下,企業再生產餘地減少,25年以來,法國企業的增值比率降到了百分之29這一最低水準。企業沒有足夠的資金投資,沒有足夠的預算用於研究開發,技術更新,改善產品,長此積累下來的問題,儘管法國企業不斷抱怨,情況並沒有好轉,結果自然是連累競爭力。

法國宏觀經濟需要調整

微觀經濟沒有幫助企業增加競爭力,這與法國經濟政策制定的宏觀戰略也有關係。多年以來,無論法國的左派政府還是右派政府,執政的優先考慮是財政平衡,保護消費,促進購買力。回聲報以德國為例,2000年,德國的國民消費增長百分之4,而法國消費增長是百分之16,結果是德國積蓄的潛力推動了出口生產,而與法國同期相比,法國進口遠遠大於出口。

促進國家競爭力的教育方面,法國長期以來也沒有重視高等教育同國家競爭力關係脫節問題, 到目前為止,法國的高等教育游於世界知名度競爭之外。儘管世界高等院校排名值得討論,可是,無論是英美排名還是上海交通大學的排名,法國都遠遠落在後面。PESA排名中,在全世界65個國家中,法國學生的綜合能力只排在第16位;而上海交大的排名中,世界百所名校榜,法國只有三所大學入選且排列靠後。

最後法國社會的觀念也被批評僵硬落後,沒有鼓勵適應世界快速的發展,而是在法國傳統的習慣勢力里固步自封,構成法國競爭力落後的間接障礙。

法國並非一無是處

法國在全球競爭中並非一無是處,法國的實力在世界被承認,尤其一些尖端項目和大型企業在國際上備受推崇。無論是面對新興經濟體國家的迎頭追趕,還是北半球發達國家更為優秀的經濟戰略布局,法國並非註定要失敗沉淪下去, 法國仍然能吸引大量的投資,無論是工業生產還是科技研究,法國每年都有上百項大計畫和項目吸引各種投資與關注。法國不少大型企業在世界各個領域都有着領銜的影響作用。在財富雜誌的500強世界企業排名冊里,法國佔據35個,德國只為34個,英國則只有30個。除了這些法國大型跨國公司,法國的中大型企業也開始在世界發揮積極影響,由於這些企業的業績和作用,法國的外貿下降速度緩慢了許多。

法國各個領域都顯現了經濟重振跡象。實際上多年來法國企業正在試圖重新組織,以期更好鞏固現有的地位,改善生產發展,優化與材料供應和協作加工企業的生產鏈接關係。

法國的希望在哪裡?正值總統大選競選激烈的時候,法國各界開始思考面臨的問題與挑戰,法國人個人世界幸福感是客觀的,但對國家與社會現狀的抱怨又是不可否認的,一般認為,法國私營企業遠比公營企業運轉問題少得多,作為世界經濟第五大國,法國前進的路上顯現力不從心,但法國人都希望改變創新。

經濟回聲報說,經濟觀察家曾經在上個世紀90年代為德國經濟唱輓歌,但願這一回,他們唱衰法國,肯定埋葬法國經濟,是又一次看走了眼。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