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是否還要支持阿拉伯之春

音頻 05:17
要聞解說
要聞解說 RFI

班加西是利比亞革命的象徵。就是在這裡,反卡紮菲革命率先爆發,班加西民眾起義招致卡紮菲出動軍隊鎮壓,隨後,班加西的反抗烈火蔓延到全國,最後導致歐美軍事干預,拯救了班加西這個幾乎快要被摧毀的城市,而整個利比亞也從卡紮菲的重厄下解放出來。然而,也就是在這裡,昨天,美國駐利比亞大使斯蒂文死於極端分子的襲擊。

廣告

美國大使之死,考驗着美國對利比亞的政策,考驗着美國以及西方是否應該繼續支持曾經為人們帶來希望的“阿拉伯之春”。

班加西領事館遭襲擊事件,最初人們以為是一群憤怒的武裝示威者抗議一部反伊斯蘭教的影片 。但是,華盛頓不願透露姓名的高官說,這應該是一起有預謀的攻擊,並非憤怒的示威者失控所致。美方官員提供的信息說,極端分子把民眾抗議褻瀆伊斯蘭教的影片作為借口,使用包括火箭彈在內的武器襲擊領事館。雖然有些細節目前還有點模糊,但蓋達恐怖組織的痕跡很重。

無論如何,在九一一紀念日,尤其是在美國大選衝刺階段,這一事件的嚴重性不可低估。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對手羅姆尼乘機批評白宮對此前在埃及發生的反美示威譴責不力,反而譴責了招致埃及和利比亞發生反美示威的前述影片。但是,奧巴馬反駁羅姆尼不顧事實亂說。他說美國需要從這件事汲取教訓,奉勸羅姆尼不要“開槍在先,瞄準在後”。

奧巴馬在強烈譴責這是少數野蠻人製造的流血事件之後,承諾美國會維護與利比亞的友誼。與奧巴馬站在一起的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則明確區分了一小撮製造攻擊美國領事館的暴徒與利比亞人民。不過希拉里在媒體面前高聲質疑:“怎麼會在一個我們為其解放付出犧牲的國家,在一座面臨摧毀而得到我們拯救的城市,會發生這樣的事件”?

是啊,這恐怕是許多美國人以及西方人心頭的一個疑問。從茉莉花革命引發阿拉伯春天,接着突尼斯、埃及、也門、利比亞政權在革命中相繼被更替。然而,革命之後的形勢並不總是那麼鼓舞人心。有些國家革命後距離民主化的道路仍然漫長,有些國家伊斯蘭分子甚至大張旗鼓重返政治舞台。

然而,根據眾多的專家分析,儘管美國大使在利比亞付出了生命,但是,面對極端勢力的威脅,美國必須支持這些國家的民主化進程,支持這些在阿拉伯之春出現後開始轉型的國家。

作為推翻卡紮菲政權的主要參與國之一,華盛頓當局周三特別承諾,對班加西美國領事館的攻擊不會破壞美國與利比亞的友誼。

在華盛頓的一些中東問題專家認為,美國繼續支持利比亞以及諸如突尼斯和也門這些正在轉型的國家十分重要。那種何必繼續浪費這麼多的時間和金錢在這些國家的說法,等於屈從於錯誤的本能。

他們認為,正竭力從血腥的戰火中站起來的利比亞,最近數月還是取得了許多進步。總部在美國的人權觀察稱讚,利比亞在7月份舉行了40年以來的首次自由選舉。而且絕大部分利比亞人對班加西發生的攻擊事件感到噁心和羞恥,利比亞當局也認為這裡面有蓋達組織的黑手。

當然,利比亞革命的薄弱環節在於那些極端的武裝民兵,利比亞當局缺乏對付他們的手段。專家們認為,鎮壓伊斯蘭極端分子對利比亞而言並不容易,但是,必須拯救這場革命,維護與美國的關係十分必要。

美國國務院2011年有關世界人權的報告指出,2010年突尼斯引發的革命,繼而蔓延到埃及、利比亞、敘利亞和也門,已經成為全球其他地方的參照。中東問題專家胡桑承認:阿拉伯之春帶來了不少負面的東西,比如一些國家女性權利與宗教自由缺失,伊斯蘭極端勢力蓬勃興起,但是,阿拉伯之春的積極意義在於,這是一個不斷向前走的歷史進程,雖然遠遠沒有結束。

華盛頓的人權問題專家同意:這些國家需要很長的時間來締造多黨派、建立民間社會,創造寬鬆的有利於言論自由的環境。

不過,專家們也承認,華盛頓支持阿拉伯民主化的願望在敘利亞問題上遇到了阻礙。美國總統奧巴馬正在拼搏連任,排除一切直接的軍事援助反對派對抗阿薩德政權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