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

梁振英一句「我沒講過我沒僭建」香港全城嘩然

梁振英班子吸納人才有難度,除了梁本人民望偏低外,亦因其政策備受針對,阻力甚大。
梁振英班子吸納人才有難度,除了梁本人民望偏低外,亦因其政策備受針對,阻力甚大。 路透社
作者: 香港特約記者 鄭漢良
9 分鐘

行政長官梁振英10日在立法會上講了一句「我沒有講過我沒僭建」之後,香港全城轟動,輿論幾乎是群起攻之,南華早報指他的「否認製造了更多的損害」、明報指他是「撲火不成反惹火」、蘋果日報形容他是「大話無極限」、連一直支持他的東方日報也批評「盲腸炎般小兒科,梁(振英)拖到爛」。

廣告

立法會泛民主派議員對梁振英的辯解更是群情洶湧,除了在本周三在立法會發動不信任動議之外、下周三則提出運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徹查梁宅僭建,又揚言將在元旦日舉行大遊行,呼籲全港市民上街踢走他們形容是「大話精」的梁振英。

在拖拖拉拉了半年之後,梁振英10日終於出席立法會大會的答問大會,試圖將家裡的僭建問題一次過作出解釋和澄清,希望自此之後香港社會能夠向前看。雖然梁振英在會上向議員和社會大眾作出三次道歉,但他在回答議員的問題時,一貫其倔強及死不認錯的作風,導致撲火不成反惹火。

梁振英回答自由黨議員田北俊的問題,是整個答問大會最“精警”的環節。田北俊發問時,質疑梁振英私下用磚塊密封違建的密室,就當僭建問題不存在,「所以在選舉過程中,可以很大聲講『我沒僭建』?」梁振英回應時說:「有一個事實上的問題,我記憶中,我沒講過我沒僭建。」此話一出令全場嘩然,社民連梁國雄更立刻從座位衝出,將示威品丟向梁,痛斥他是「大話精」。

今年年初香港舉行特首候選人辯論,當時候選人之一的唐英年,家裡的違章建築成為全城話題,誠信亦飽受社會大眾質疑,梁振英在辯論中更是就這個問題咄咄逼人,唐英年回應乏力,左支右絀,導致其形象一落千丈。在3月25日的選舉中,梁振英從1200個選舉委員手上,獲得689票當選,唐英年得票285,而代表泛民主派的何俊仁,則在這場小圈子選舉中獲得76票。

唐英年落敗原因之一是隱瞞家裡僭建,但梁振英當選不久之後,香港多個傳媒先後揭發梁的山頂大宅亦有違章建築,但梁振英每一次的回應,都被視為是一個謊言掩蓋另一個謊言,前言不對後語,有時更是自打嘴巴。直至不久前,梁振英才以書面形式發表14頁的聲明,解釋有關問題,但在聲明中卻又不打自招,承認發現家裡有一個面積200平方英呎的密室,在沒有向屋宇署的申報下,自行用磚塊密封這個密室。梁的解釋是,密封了的僭建,就不再是僭建,但這個解釋引來輿論更大的不滿,有評論更諷刺這等同是偷來之物放在家裡不用,就等於沒有偷過東西。

甚至連建制派的議員都施以壓力下,梁振英終於親自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梁振英先以10分鐘作開場發言,但內容只重複早前聲明論調,僅為自己的「疏忽」和「交代不清」致歉,對自己在選舉期間及過去半年隱瞞地下密室隻字不提,只承諾日後加倍謹慎。他又承認,買入物業時沒有仔細檢查,入住後僭建花棚以及自行建磚牆封地庫,處理有欠謹慎,容易引起誤解,願意接受市民批評。

梁振英解釋,在密封山頂大宅的密室事件上,沒有即時回覆屋宇署4封查詢信件,是因為律師建議選舉呈請官司完結前不能評論僭建事件。他說,事後回想,當時應先向屋宇署說明暫不回覆的原因,以免令屋宇署承受不必要的壓力,「我對公務員和問責同事因而承受壓力感到抱歉」。

但後來田北俊的問題,卻將他的三次道歉化為烏有。被視為是唐英年支持者的立法議員林大輝更語帶諷刺的說「因果循環,報應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