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維基否認斯諾登接受委內瑞拉庇護說

音頻 05:11

就在俄羅斯周二(9日)傳出美國國安局(NSA)前僱員泄密者---斯諾登已經向委內瑞拉提出政治庇護申請消息不久後,法新社又從莫斯科發回報道稱,維基解密於周二晚上指出,斯諾登“尚未正式接受”委內瑞拉總統提供給他的政治庇護。維基解密的這項說法因此與之前一名俄羅斯國會議員亞歷士•普茲科夫的說法互相矛盾。

廣告

法新社周二莫斯科報道指出,俄羅斯國會議員亞歷士•普茲科夫周二在其個人推特網站上說,斯諾登已同意接受委內瑞拉提供的政治庇護。

不過接着, 維基解密周二在其推特帳戶中說:“斯諾登尚未正式接受委內瑞拉庇護。相關的俄羅斯國會議員已刪除推文。”

周二,親近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國會下議院國際事務委員會主席亞歷士•普茲科夫推文說:“如預期的,斯諾登接受了(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所提供的政治庇護。顯然,這個選項對斯諾登來說看起來最可靠。”

普茲科夫的推特文章中數分鐘後,相關內容就從普茲科夫的推特上撤除了。他後來再發推文澄清,表示是在俄羅斯國家電視台看到這個消息,他只是轉述俄媒的報導。但電視台人員則說,消息來源是普茲科夫原先所發推文。

對於周二這項有關斯諾登庇護的烏龍消息,俄國總統府發言人不願評論此事。

巴西《環球日報(O Globo)》周二報導,美國電子刺探情報行動除了針對拉丁美洲重量級國家巴西,也針對大多數拉美國家,包括美國的盟邦哥倫比亞、其對手委內瑞拉和墨西哥。

以上4個國家受到最密集的監控,而受到“經常性”監控的拉美國家還有阿根廷、厄瓜多爾、巴拿馬、哥斯大黎加、尼加拉瓜、宏都拉斯、巴拉圭、智利、秘魯和薩爾瓦多。這是環球日報根據美國國家安全局承包公司前僱員斯諾登所洩露文件的最新報導。

報導中說:“哥倫比亞是美國國家安全局過去5年情報活動的主要目標,僅次於巴西和墨西哥。”

報導指出,國家安全局透過《稜鏡》網路監控計畫“竊取委內瑞拉的石油和軍事採購資料、墨西哥的能源和藥物資訊以及追蹤%哥倫比亞革命軍的行動”。

該報還表示,文件顯示國家安全局《在2008年和今年第一季間不斷收集哥倫比亞資料》,包括電話通聯、電子郵件和衛星攔截。

美國國安局洩密者斯諾登在拉丁美洲找到支持者,當地三個國家已表示願意給他庇護。但是,滯留莫斯科機場的史諾登想要脫困,仍面對許多障礙,最大的困境就是需避過矢言把他逮捕歸桉的美國的強大勢力和影響力。

由於斯諾登的美國護照已遭撤銷,他想搭機涉及複雜的後勤作業。委內瑞拉、尼加拉瓜和玻利維亞這兩天都聲明願意給予庇護,可是並未表示要發給他旅行文件,讓他得以離開俄國。

另外,巴西周二已經宣布,拒絕給予斯諾登政治庇護。

斯諾登在六月二十三日從香港搭機抵達莫斯科,至今仍困在俄羅斯機場中轉區域。
迄今困在機場已將近兩周,俄國雖然對於拉美國家願給斯諾登政庇立場開放,但似乎無意協助他離開。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六日宣稱,史諾登的旅行文件問題不關他們的事。

俄國總統普京一日宣稱,斯諾登只要停止洩露美國的機密、不再傷害美國,俄國願意給予庇護。俄國官員說,斯諾登後來撤迴向俄國申請庇護的要求。

針對斯諾登揭露美國大規模電話和網路監控計畫、進行全球大逃亡後,包括德國及法國在內的歐洲國家都紛紛表示不會給予斯諾登政治庇護。法國內政部長瓦爾斯也於七月四日表示,他反對庇護美國國家安全局承包公司前僱員斯諾登。瓦爾斯在法國電視台上說,法國並未接獲斯諾登的庇護請求。他說,法國若接獲請求,會加以研究,但他個人反對給予斯諾登庇護。這也是法國政府官員第一次明確表示,反對給予斯諾登庇護。

而幾天前也剛發生另一起有關抓捕斯諾登而起的烏龍事件。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前往莫斯科參加一項會議後,其專機在回國的途中被奧地利、法國、葡萄牙等國家拒絕飛越領空,結果這架專機迫降在維也納,據悉還有安檢人員上這架飛機檢查,雖然沒有巨細靡遺地連座位底下也搜查,但已造成奧地利、法國及葡萄牙等國與玻利維亞之間的外交齟齬。因為,就在不久前,委內瑞拉總統宣布給予斯諾登政治庇護,因此當莫拉萊斯這一趟往返莫斯科行程,立刻被滴水不漏地追蹤斯諾登的美國盯上,唯恐他身負盟友國委內瑞拉託付的秘密任務---帶斯諾登出俄羅斯。美國盟友國也不願得罪在斯諾登成功逃離香港後已經很沒面子的美國。雖然事後,相關國家都針對這起關閉領空事件自圓其說地提出一些解套理由表示,誤會一場。不過,在當今哪一國沒有情報監控現實,以及團結一致的盟友國情結下,西方國家選項與美國合作、不忤逆美國也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在中國方面,白宮對中國任由斯諾登離開香港已表示不滿,而中國可能不願讓斯諾登返回香港,即使僅僅是讓他在香港轉機前往拉丁美洲都會竭力避免,以免中美關係更加複雜。

就斯諾登泄密行徑,美國總統奧巴馬錶面上似乎表現得滿不在乎,宣稱他不會下令軍機緊急升空加以攔截,可是美國其他高級官員及國會議員紛紛發表極其嚴厲的談話,矢言要把這個“叛國賊”押回美國、就地正法。

直至目前,斯諾登已向全球二十七個國家要求庇護,而許多國家已拒絕他的要求。

其實,斯諾登要飛到這些給予他庇護的拉丁美洲國家,很簡單,只要從莫斯科直飛古巴再轉往這些國家即可,而且俄國航空公司每周有五班飛機從莫斯科直飛古巴。問題是,這條航線會經過美國大陸上空,有遭到美國軍機升空攔截迫降的可能。當然,除此之外,還是有其他的途徑,可是也無法保證斯諾登能順利通行。

周二這場俄羅斯消息的烏龍事件發生後,亡命天涯的美國國安局泄密者斯諾登的命運繼續受到全球矚目、持續陷於撲朔迷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