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葛蘭運動組織是土耳其政治危機背後“黑手”?

音頻 07:21
作者: 艾米
21 分鐘

土耳其最近爆發政府部長家屬涉嫌貪腐醜聞,並導致多名內閣部長辭職,甚至對總理本身也造成極大的壓力,面對越演越烈腐敗醜聞和政治危機,執政超過11年的總理埃爾多安開始展開攻勢,表示要重新取得司法機構的控制權,他指責土耳其的司法機構是執政黨,他領導的正義發展黨的最大敵人  葛蘭運動組織的核心,認為司法部門目前所作所為最終針對的目標就是他本人。

廣告

作為橫跨歐亞大陸的大國,土耳其是否有穩定的政局對中東地區的穩定起着關鍵性的作用,但最近不斷傳出的醜聞直接威脅到總理埃爾多安的執政地位。三個星期後,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將赴布爾賽爾歐盟理事會為重啟土耳其加入歐盟談判做進一步的努力,而2014,對土耳其的政治和前途也是十分關鍵的一年,不僅三月份舉行市政選舉,8月份還將舉行總統大選。土耳其的政局走向和前途自然也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

舞弊案引發政治危機

先來看看事情的起因。去年12月17日,土耳其警方與檢方黎明時分搜索並逮捕了50人,警方懷疑這些人涉嫌商場新建舞弊案,尤其重要的是,逮捕的人中包括三名政府部長  內政部長,經濟部長和環境部長的兒子,而他們三人與政府總理埃爾多安的關係良好。這一消息立刻引發土耳其輿論的極大震蕩,12月25號,家屬涉案的三名部長,同時宣布辭職,其中一位部長還要求埃爾多安也該辭職,這讓埃爾多安政府陷入一場前所未有的政治和司法危機。

埃爾多安稱這起貪腐調查是“抹黑運動”,企圖破壞土耳其成為政治和經濟強國的宏圖大業。他和土耳其司法機構之間展開了一場激烈的論戰,埃爾多安認為這是“小政變”,具有“謀殺企圖”,而土耳其的法官指責埃爾多安侵犯了政權分離的原則。

法新社報道一位很少在公眾場合露面的伊斯坦布爾檢察官在法院門口散發公告,指責政府不顧他的要求,禁止他傳訊接近政權的三十多人進行調查。與此同時,土耳其的兩個最高司法機關也紛紛打破沉默,指控現政權對司法和警察實施的壓力.

埃爾多安自信擁有大部分選民的支持,多次在支持者面前威脅法官,說政府是執政黨,但同時也擁有掌控司法的權利。對此,土耳其律師公會主席指出,要麼是總理不知道什麼是政權分離,要麼他感到法律法規有點礙手礙腳,而這一點是很嚴重的。

葛蘭運動組織是背後操縱“黑手”?

法新社分析指出,實際上,在埃爾多安的政府與司法部門的鬥爭後面,掩蓋着的真正鬥爭是執政黨與伊斯蘭組織“葛蘭運動”之間的權利之爭。政治鬥爭在此時爆發的原因可能也與2014年是土耳其關鍵的選舉年不無關係。

葛蘭運動組織在很長時間內都是埃爾多安黨派的聯盟,曾多次支持埃爾多安競選成功。但今年五月,伊斯坦堡爾商場新建案引發市民抗議時,埃爾多安就強硬對應,並且認定背後有葛蘭運動從海外支持,九月分,政府決定關閉葛蘭運動所屬學校,而這些寄宿學校是葛蘭運動主要財源,引發雙方直接對抗。據介紹,葛蘭運動在土耳其的司法和警察部門擁有十分雄厚的支持力量,埃爾多安自然也就懷疑葛蘭運動組織利用有政府部門成員家屬的的貪腐醜聞對政府進行報復。

那麼被埃爾多安指控的幕後黑手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呢?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個組織的領導人是一位隱居在美國賓州鄉下的75歲老人法土拉‧葛蘭,葛蘭運動的直譯意思是“服務”。可能有人很難理解,如今竟然還有人能在海外遙控動搖土耳其的政局,但是只要了解了這個組織的規模,就可以知道令埃爾多安憂心的主要原因。據介紹,葛蘭運動現在是全世界最大的伊斯蘭運動組織,從土耳其延伸到中亞,在全球有500萬信眾,除了擁有上百所學校,還擁有土耳其最大的企業集團,而其掌控的媒體集團更擁有土耳其全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除此以外,其真正的影響力來自土耳其政府內信徒,葛蘭運動在各部門都有平行組織,尤其在警察與情報、反恐、檢察、司法系統中勢力龐大。這也就是埃爾多安指責司法部門發動小陰謀政變“的原因所在。

埃爾多安已經成功領導經過民主選舉出來的伊斯蘭政府扮演了東西方橋樑的角色。在他的三個任期11年中,成功地讓土耳其避開了歐洲金融危機帶來的經濟和金融損失,土耳其經濟表現其實非常好,過去幾年平均經濟成長率都有4%以上,同時也讓百萬計的公民的生活水平得到改善,同時也提高了土耳其軍事力量的政治影響力。有評論就指出將土耳其是正在經歷特別困難處境的中東國家的一座燈塔。但在政治危機的影響下,土耳其里拉兌美方貶至空前低點,土耳其股市也下滑,金融前景也出現令人擔心的勢頭。

正面臨執政難關的埃爾多安再次顯示出其強硬的立場,他指出,這次貪污調查,最終目標是他本人,但想要把他卷進去的人,將“空手而返”。

本周四,法新社報道,土耳其的軍方也被牽連進這場危機,軍方要求對2012,2013年被以陰謀罪判刑的幾百名軍官重新開庭審判。軍方認為法官當時假造證據對這些軍人進行指控,而一位接近土耳其總理的顧問也對法官們做出了同樣的指控。

埃爾多安政府是否能走出危機,重建威信,可能要能到3月份的地方選舉時方能揭曉。如果土耳其發生大的政治變化,會對敘利亞以及中東的局勢造成何種影響,也值得進一步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