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世界

《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

音頻 05:58
作者: 安娜
17 分鐘

今天的極權政權領導者與二十世紀的獨裁者佑什麼不同?台灣的“左岸文化出版社”剛剛在1月份推出一本譯著:美國作者威廉.道布森(William J. Dobson)所寫的《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

廣告

在這本書中,作者指出:今天的極權政權領導者與二十世紀的獨裁者不同,不像朝鮮那樣完全凍結在時光里,還繼續用勞改營、暴力、洗腦的手段控制人民。新興的極權國家,如中國、俄 羅斯、委內瑞拉、伊朗,它不會變成警察國家,反而給人民許多表面與程序上的自由,並滲透這些自由。在經濟上,新的獨裁者更聰明,不再封閉守貧,切斷與世界 的聯繫。他懂得從全球體系獲得資源,卻不會失去自己的統治權。

二十一世紀第一個十年,在獨裁者與民主陣營的戰爭中,阿拉伯之春令人為之一振。埃及、突尼斯與也門的暴君都被趕下台。但阿拉伯世界只是第一戰線。從委內瑞拉到中國,從蘇聯到馬來西亞,從到緬甸到伊朗,這麼多國家的極權政權還是極力鞏固權力,並設法面對最難預料與最大的威脅──人民。

作者認為,雖然獨裁者越來越靈活,反抗者的“花招”也越來越多。獨裁者現在要對付的人可多了:慈善家、學者、部落客、非政府組織與學生團體。這些人現在都有能力在片刻間透過網路將訊息傳出,比如伊朗的綠色革命甚至被稱為“推特”「Twitter革命」。

作者甚至形容:在世界各地,獨裁者與反抗者的戰爭正要開打。這是貓與老鼠的戰爭,兩邊都展現高超的鬥志,都在磨練戰力。它是我們這時代的戰爭。作者道布森以他最具創見的報導、最聰慧的分析,為我們揭開今天獨裁政權的內部運作。

作者道布森,一九七三年生於紐約,畢業於哈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明系,目前為網路雜誌《Slate》政治與外交版的編輯。

在阿拉伯之春的運動高峰時,他接受《華盛頓郵報》委託前往當地,第一手採訪現場實況。《獨裁者的進化》是道布森的第一本著作,《外交事務》、《大西洋周刊》等重量政經雜誌皆選為2012年度選書。

“今天,要當一個獨裁者並不容易”  作者在書的序言中說,就在沒多久以前,獨裁者──不論是民族主義軍頭、革命英雄或共產黨黨棍──往往會利用武力鎮壓,讓人民不敢輕舉妄動。斯大林把成千上萬人送進古拉格。毛澤東則針對知識分子、走資派、以及任何在他心目中不夠“紅”的人,發動大規模的整風運動。之後毛還發起大躍進,在短短幾年之內就餓死三千五百萬人。

烏干達獨裁者伊迪‧阿敏的政權殺死了五十萬人。在三年之中,大約兩百萬柬埔寨人死於波爾布特的殺戳戰場。一九八二年二月,敘利亞的阿薩德(Hofez Assad)鎮壓了哈馬市(Hama)的市民起義,他以攻擊直昇機以及重砲武器包圍該城市,而他的軍隊進城後,即挨家挨戶入侵民宅,到了二月結束之前,已造成兩萬五千名敘利亞人死亡。

作者在書中分析:獨裁者仍然有犯下滔天大罪的能力。然而,今天的暴君比起過去遇到更多抵抗的力量。冷戰結束以後,許多獨裁者失去了主要的支持者及金主蘇聯。一夜之間,民運組織遍地開花,另有西方的專業人士、人權運動人士以及選舉觀察者蓄勢待發,準備揭發違背人權、貪污腐化、選舉舞弊等情事。二十年前,當坦克車開進天安門廣場時,北京的領導人只須注意廣場上是否出現攝影鏡頭的反光,在宣布戒嚴以後立刻把CNN的插頭拔掉,讓畫面播不出去即可。但這樣的好事已經沒有了。二○○六年,一群歐洲的登山客在喜馬拉雅山區高達一萬九千英呎的山隘口,拍攝了中國軍人射殺僧人、女子、小孩的影片,它很快就出現在YouTube上面,國際人權團體立即對中國射殺難民做出譴責。

二○一一年,敘利亞禁止所有外國記者報導國內反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ssad,即哈菲茲‧阿薩德之子)政府的人民起義事件。沒關係,當政府的狙擊手射殺和平示威者、送葬行列成為槍擊對象時,敘利亞異議人士也在網路上張貼政府殘暴鎮壓的觸目驚心的畫面。今日,全球的獨裁者不能再夢想他們的惡行永遠不為人知,只要他們下令鎮壓──即使是遠在喜馬拉雅的高山隘口──都有可能被iPhone拍下來,立即傳播到世界各地去。專制獨裁的代價沒有比現在更為高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