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克里譴責俄羅斯支持阿薩德阻礙敘利亞和平

音頻 05:54

法新社2月17日從印度尼西亞首都雅加達報道:美國國務卿克里批評稱,俄羅斯在解決敘利亞內戰的做法直接導致兩次日內瓦和談的失敗。在兩次和談失敗後是否還有第三次?美國是否在敘利亞問題上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這些問題受到各界關注。

廣告

美國國務卿克里在印度尼西亞首都指出:“俄羅斯的支持使敘利亞阿薩德政權不斷擡高要價,繼續阻礙和平的可能性。阿薩德所作的只是繼續用成筒的炸藥轟炸敘利亞自己的人民,毀滅自己國家的國土。很明顯,阿薩德繼續試圖取得戰場上的勝利,而不是帶着真誠的意願走向談判桌。我遺憾地不得不說:阿薩德做這些,是因為有來自伊朗,黎巴嫩真主黨和俄羅斯的不斷增加的支持。”

克里呼籲俄羅斯“積極尋找解決辦法而不是繼續向阿薩德政權提供更多的武器和援助,從而使阿薩德繼續提高要價。這將製造出災難性問題。”

與此同時,一些西方國家承認的敘利亞反對派臨時政府內部,傳出更換軍隊領導人的消息。昨天在土耳其舉行的敘利亞反對派最高軍事委員會會議決定任命Abdeliah al Bachir上校替換 Selim Idriss將軍,擔任敘利亞自由軍的最高指揮。原因是Selim Idriss將軍在最近幾個月的戰鬥中指揮不力,無法向抗擊阿薩德政府軍的戰鬥注入新的活力,一直難以控制領導實際作戰的敘利亞反叛武裝力量,這股力量一直批評Selim Idriss將軍很多時間不在敘利亞本土領導作戰。

實際上,敘利亞抵抗和反叛武裝的成分非常複雜,“敘利亞自由軍”的大部分人來自前阿薩德政府軍隊,他們要同時面對三種不同的武裝力量,一是來自阿薩德政府軍的打擊,二是來自黎巴嫩,伊拉克和伊朗什葉派武裝,三是佔領北部“自由區”的伊斯蘭主義武裝力量。

敘利亞內戰3年中,已經有14萬人喪生。據人權組織的數字,僅僅在今年1月開始的日內瓦和談期間,就又有至少6000人喪生。在日內瓦和談失敗後,澳大利亞,盧森堡和約旦向聯合國安理會提出一份敘利亞人道危機議案,要求解除對一些長期被政府軍圍困的城市,要求敘利亞政府軍不要不加區別地轟炸,把醫院學校等民用設施畫分出來,實行人道停火,允許救援人員物資的車隊通過敘利亞邊境。

其實這些包含人道要求的聯合國提案,在一年前就已經由西方國家提出過,但經過幾個月的磋商,2013年10月2日最後由於俄羅斯和中國的反對而沒有通過,代之以一項沒有強制力的聲明,要求讓人道機構進入敘利亞。

僅僅這麼一點人道方面的要求,到今天來看,實施的既很少也很困難。聯合國最近的報告顯示:目前有930萬敘利亞人,也即這個國家人口的一半,都需要人道救援。其中的25萬平民被困在被政府軍封鎖的城市裡,這些城市受到內戰交戰雙方戰火的摧殘,已經很長時間得不到外界援助了。

聯合國人道救援負責人2月13日在安理會作證說:在經過長達14個月的與敘利亞政府艱難談判後,才從被圍困最嚴重城市Homs一共撤出1400人。她呼籲安理會15個成員國施加一切影響,使敘利亞政府遵守人道停火的時限。不要把救援人員當作攻擊目標。聯合國救援的協調員抱怨去年10月安理會通過的人道內容的宣言沒有起到作用,要求聯合國成員國遵守聯合國憲章的原則。

對上述澳大利亞三國提案堅決反對的俄羅斯正在出台自己版本的提案,俄羅斯認為三國人道提案偏袒不公正,特別是有一條規定完全不被俄羅斯接受。這條規定:如果阻礙人道救援,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將受到國際制裁。俄羅斯提出:敘利亞的問題中,恐怖主義和人道問題同樣嚴重。試圖將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和反對派各方違反國際法的行為放在一起討論,但敘利亞百分之八十的被圍困城市是被政府軍實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