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默克爾訪基輔喚起歷史記憶

音頻 05:42
作者: 肖曼
15 分鐘

德國總理默克爾8月23日出訪烏克蘭首都基輔,這是自從2013年秋季烏克蘭發生“基輔革命”和莫斯科支持下的烏克蘭分離主義戰亂後,德國總理第一次對烏克蘭的訪問。這次訪問的時間點落在8月23日,也許不是故意,但無意中的兩個歷史巧合卻令人震撼,默克爾訪基輔喚起的歷史記憶或許並非沒有現實意義。

廣告

兩個歷史巧合
首先看這兩個歷史巧合:默克爾基輔之行後的第二天8月24日是烏克蘭的獨立日,1991年的8月24日烏克蘭通過全民公決決定從蘇聯獨立出來,而在23年後,烏克蘭的領土完整卻正受到來自俄羅斯的威脅。

第二,今年8月23日是《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簽訂75周年。75年前的歐洲是斯大林和希特勒談判桌上一張可以隨意塗改的地圖,1939年8月23日,兩架“禿鷲”運輸機載着德國代表團到達莫斯科。斯大林、蘇聯外長莫洛托夫和德國外長里賓特洛甫通過兩次會談,當晚就正式簽訂了既相互欺騙又相互勾結的《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在瓜分中歐小國,特別是烏克蘭和的波羅的海小國上取得共識。幾天後的9月1日清晨,德軍入侵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開始。

75年後德俄仍對中歐東歐具特殊發言權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曾經扮演了罪惡的角色,戰後則成為俄羅斯與德國都盡量忘記不提的歷史事件。75年後,一個倡導和平的德國不再使歐洲人擔憂,地理上接近東歐的德國經濟強大,成為主導歐盟的國家,歐盟各國都對默克爾訪問基輔抱有極大期待,德國總理宣布將對烏克蘭提供經濟援助和道義支持,同時充當調解烏克蘭危機各方的中間人。但普京治下的俄羅斯卻仍然使那些從蘇聯獨立出來的鄰國感到害怕。

默克爾與普京:相互看重戲法複雜
圍繞烏克蘭危機,德國總理與普京的個人交流更加頻繁。據報道 : 從今年初開始,他們之間共通話33次,除去多人參與的通話外,他們兩人間的對話有21次。與此同時,法國總統奧朗德與普京間的談話次數只有15次,兩人間對話只有6次。在每次通話中,默克爾都要求普京把危機降級,對烏克蘭分離勢力施壓,普京口頭答應但將一切責任推給烏克蘭政府,事後採取的措施完全相反。除了電話通話以外,默克爾利用一切國際交往場合與普京交流,但直到目前,德國總理的努力並未發生效力。德國方面意識到被普京牽着鼻子走,對普京失望,但事關重大,只能陪普京玩下去,直到最後一刻。出於經濟等各種理由,德國總理一直避免與俄國交惡,精通俄語的默克爾與在東柏林住過多年的普京也完全沒有語言上的障礙。在目前的德國聯合政府中,擔任外長的施坦因邁爾屬於具有親俄傳統的社民黨,但這些因素對普京沒有奏效。

德國變政治羔羊經濟猛獸,普京身軀仍流斯大林之血
有分析認為:普京方面一直堅信自己手中有對付德國等歐洲國家的好牌,他相信可以通過明目張膽武裝分離勢力來對付烏克蘭政府,拖延時間等待基輔政權在經濟困難中越陷越深直到垮台。對於美國和歐盟的制裁,普京也在等待歐盟內部承受不住而產生分裂。如果說德國已經擺脫希特勒惡魔政治而真正變成羔羊的話,普京身上仍然流着75年前簽署蘇德條約時的斯大林的血脈。傳說的一個故事說:默克爾年幼時曾被一支兇猛的狗咬傷而恐懼大狗,普京知道默克爾怕狗,卻在一次見默克爾時故意帶着自己的大獵犬。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