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見證佔中第10日:政改會議公開的憂慮是港府能給的會更少

音頻 06:12

佔中運動進入第十天,今天早上,路透社報道說,仍然有數百名學生在市中心紮營,但以學生為主的抗議者在昨天周一就已經把政府大樓外的路障撤除,以讓公務員自本周起能順利上班。據悉,周一晚上,港府與學聯代表舉行會晤,就政改對話也取得一些進展,雙方初步同意在本周內開展對話。有關香港局勢最新實況,本台繼續連線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做現場報道─

廣告

法廣:學聯方面與港府之間昨晚達成了一些有關政改對話的協議是嗎?

麥燕庭:學聯與政府之間達成一些協議,就是一些對話的原則,包括:1.對話是公開的;2.對話平等的,意指學生與港府官員對話不是你上我下這種情況;3.如果達成協議的話,要落實。這都是技術性的問題,但要談什麽內容,則都還沒有出來。說一周內開會則是大家主觀的意願,當然我估計他們也不能拖得太久,因為,壓力拖得太久,社會壓力也是會轉向的。前一陣子,差不多隻有一種聲音,就是社會賢達呼籲學生撤退,但是近一兩天轉了,社會輿論說,不要老是叫學生退,你政府究竟做了什麽,責任其實是在政府,甚至有一些人說,你們這些社會賢達之前沒有向港府施壓,現在沒有資格叫學生撤退,所以,雙方面,雖然說,政府好像有一些優勢,但時間長的話,政府的責任還是免不了。

法廣:妳覺得,在與學生有關政改的對話上,港府可能做出那些讓步?

麥燕庭:現在很難講,因為學生的要價是很高的,包括公民提名、要收回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現在好像要撤回人大常委會決定沒有再公開講了,估計大家都知道這個基本上根本不可能。但就公民提名來看,是不是能達到,是不是能換一個方式,比如說選舉委員會的組成,讓其民意代表增加,就是市民拿了多少個提名以後,你能讓選舉委員會和提名委員會基本上接納的話,是不是能達到這一個,如果能達到,已經很好,但問題在於,現在不知道港府的底牌是什麽?

另一個,你可以說是憂慮,也可以說是拭目以待的,就是他們說這個會議是公開的,如果按港府一向的態度,如果是公開的談判,雖然很好,每個人都能看見都能知道,但一般來說,這些公開的會議,政府官員能承諾的,一般都是最少的,因為,他不能說一些他做不到的,把公眾的期待提高了後,再把它降下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是會議是公開的,我個人的憂慮是,政府官員能夠給的會更少。

但現在,新世代就是要求公開,這可能是學生們自己信心還不夠,就是說真的能代表所有在場的市民。大家其實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要真普選,當然真普選這中間還有討論的空間,但最大的問題是,人大常委的決定真的是太死,是不是能做一個補充的,即補充的文件,香港政府交一個補充文件給人大常委,就是說在他們交給人大常委做出決定以後,香港發生這麼大型的群眾活動,然後這樣可以有一個轉圜的空間,讓大家多一點爭取的空間,這個還得要大家商量。

法廣:在之前連線中,妳曾提到這一次參與佔中運動的熱情與動員力超出大家原本的預期,尤其青年學生的動員程度更是令人驚訝,那麼除了爭真普選之外,是不是也跟香港社會長期對政府不滿有關?

麥燕庭:對,其實不光是年輕人,連跟中共政府打交道已經幾十年的人,他們以前都會相信一個東西,就是“以退為進”先退然後再進,就是跟你討論這個不行,能不能退一點,大家希望拿到一點,但問題是,三十年來,沒想到所謂退,就是換來8月31號的人大把民主之路堵死的一個決定。

而年輕人看到的是什麽?是97年以後,尤其是現在年輕一代,你看看他們跑出街的都是那些很年輕的學生,有些我看見的,我懷疑他是小學生已致是初中生,他們其實看到香港政府,你說以退為進,但他們看見的是:你一直在退,所以為什麽現在他們一直在喊“退無可退”,他們是真的看見一直在對政府退讓,但政府其實從來都沒有滿足,就是對這個民意有所回應。

(感謝麥燕庭與本台記者夏榕電話連線實況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