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法國醞釀推出例外措施預警反恐

音頻 06:34
作者: 安德烈
19 分鐘

在發生被稱為“法國九一一”的『查理周刊』恐怖事件、17名法國人先後被殺死的悲劇之後,法國政界開始思考如何有效防範恐怖主義罪行,如何從司法層面更好地預防、控制,及早發現恐怖線索,保護人民的安全。對此,法國政府承諾會做出“例外地回答”,但也不會“匆忙定奪”。另一方面,法國乃歐盟成員,只有歐盟全境強化反恐,才能有效地預防恐怖行動。目前,歐盟也希望強化應對恐怖主義的司法武庫,但障礙仍在成員國之間難以達成共識。

廣告

在這個時刻,最容易引起聯想也最有參考價值的可能是人們記憶猶新的美國九一一事件後制定的『愛國者法案』。該法在當時產生了強大效應,隨後也派生出不良後果。因此,法國周一出版的『世界報』以“法國的‘愛國者法案’企圖”來暗示某種不安。該報評論說:“對法律來說,最糟糕的就是在目前這種具有高度共識的情況下,讓情緒的洪流淹沒理性”。法國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刑法要向後退極其困難。在危機狀態下產生的緊急法隨後往往深深植入法典:結果,漸漸地,例外條款凌駕於普通法之上。那麼,法國需要不需要一部『愛國者法案』?在發生『查理周刊』慘案和綁架人質事件之後,代表警方的院外集團,為使大家忘記已有法律的漏洞,要求制定例外條款。

在這樣一個嚴峻的時候,在兩年前已經推動法國國民議會通過兩部反恐法的法國政府,提出了幾條線索,並承諾最後決定的權力在議會。法國總理瓦爾斯周一早晨對BFM電視台表示,總統奧朗德要求他的政府在未來數日提出一些建議。瓦爾斯並非不知道例外法的弊病,他警告說,“儘管對極其野蠻極其稀有的暴力攻擊應作出例外的回答,但要當心採取例外程序”。瓦爾斯表示,在第一時間,先改善監獄系統的情報功能,把極端恐怖分子在監獄裡與其他刑事犯隔離開來是當務之急。政府思索的方向還包括:強化法國的情報系統,改善司法和行政監聽,與傳播仇恨信息的網絡進行有效鬥爭。

法國的專家每到關鍵時刻總會表示,監獄,極端分子的網絡,往往成為培植極端勢力的土壤。湊巧的是,政府之前已在準備一個針對恐怖襲擊而強化搜集網絡情報的法案,這一本應在三個月之後提出的法案,很可能提前出爐。
法國反對黨人民運動聯盟主席薩克齊希望政府採取措施,在未來數周,改善法國人的安全環境。他認為絕對優先的任務是要趕緊推出在歐盟範圍內通過各大航空公司從遊客那裡搜集信息的法案,但這一反恐方案目前仍然被擱置在歐洲議會。薩克齊還建議,對聖戰分子應分別關押;對前往也門敘利亞等國參加幾個月聖戰之後的人,哪怕他們是法籍,也不能讓他們再返回法國。

巴黎恐怖事件也推動歐盟思考強化和整合預防恐怖事件的法律進程。但是在最重要的一點上始終存有分歧,成員國之間對分享情報一直持有保留。法國內政部長希望在歐盟範圍之內,調整申根區的規則;對某類遊客深化控制;分享情報;防止武器流通;預防利用網絡培植激進勢力等等。這些想法並不新鮮,歐盟在2008年就有人提出,但各個成員國至今沒有形成共識。比如,歐盟至今對“外國戰士”的概念得不出一個統一的定義。目前大約三千名左右的歐洲年輕人前往伊拉克,同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並肩作戰。法國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此類青年人就有1000多人。另外,有關涉嫌人員資料的使用規則、如何對待重新返國的“聖戰分子”,如何搜集他們在外國作戰的證據,由於成員國意見不一阻擋建立一個共同的檔案庫。而且,司法是一個國家的主權,歐盟成員國誰都不想讓出這一主權。因此,如何克服重重困難,讓歐盟建立一個具有 “行動能力”的反恐法,是歐盟國家亟待解決的問題。

法國和歐盟都不想簡單照搬美國『愛國者法案』的模式。『愛國者法案』是在九一一事件發生45天後緊急出台的法案,美國大眾直到2013年斯諾登事件曝光後發現這部非常複雜的法律帶來的後果。這項法律主旨是為了更容易監視恐怖嫌犯,尤其容易通過網絡進行監視。但該法還包括另外九大部分,比如對涉嫌犯罪的外國人拘押時間可一直延長到7天並不需要正式的控告令;各個情報部門可以分享信息;強化邊境檢查;同恐怖分子的金融網絡的鬥爭等等。這一“緊急法”雖然在後來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正,但除了在今年六月份到期作廢的第215條,幾乎全部的條款都已變成普通法。
『愛國者法案』通過後,布什總統推出網絡和電話全面竊聽計畫。執行這一計畫不需要法官的命令,其目的是為了提早預防恐怖分子作惡。2013年6月,斯諾登揭露了美國情報機構的大規模竊聽計畫後,引起人們震驚。在公眾壓力下,美國總統奧巴馬錶示,他將支持對『愛國者法案』進行修正。但有些專家認為,防止未來濫用法律條款的最好辦法是強化國會監督的權力。

法國立法者面對的挑戰很嚴峻:立法通過監督措施,強化安全,使得當局能夠更有效地保護人民,但同時又要有一系列監控實施這些措施的有效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