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法國

《紐約時報》“不是查理”

和非洲的穆斯林一樣,美國大部分媒體也不是查理。
和非洲的穆斯林一樣,美國大部分媒體也不是查理。 Reuters/路透社

1月7日,法國《查理周刊》遭伊斯蘭恐怖分子襲擊後,“我是查理”便成為西方世界堅守言論自由和抗議恐怖主義的最強音。法國巴黎150萬人大遊行民眾舉着“我是查理”的標語,法國媒體發表的共同聲明一致高呼“我是查理”。然而,在居西方世界領導地位並且是反恐中堅力量的美國,“我是查理”的聲音令人意外的孤單和柔弱,此時許多媒體卻發出了“我不是查理”的聲音,令美國人驚訝。 

廣告

1月7日後,只有《赫芬頓郵報》等少數媒體刊登被伊斯蘭恐怖分子殺害的漫畫家的作品,表明“我是查理”;而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合眾國際社等美國最重要的媒體卻拒絕刊登,使得美國民眾一片嘩然。為此,《紐約時報》執行總編巴奎特發文為“我不是查理”辯解道:“刊登《查理周刊》的漫畫有可能傷害《紐約時報》穆斯林讀者的感情,和危及采編人員的安全。”南加州大學新聞學教授庫珀怒斥道:“你真是徹頭徹尾的懦夫。你們簡直就是在運營一家保險公司,而不是新聞媒體。”

今日世界,“我是查理”已不僅僅是一句口號,更是一把標尺,檢驗着所有國家和所有媒體對言論自由的忠誠與堅持。美國總統奧巴馬缺席了1月11日有44國領袖參加的巴黎反恐大遊行,他那一天“不是查理”,已讓美國蒙羞。《紐約時報》“不是查理”,在恐怖主義威脅面前放棄對言論自由的忠誠與堅持,不但自己蒙羞,也讓美國的媒體蒙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