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奧朗德默克爾餐敘希臘歐盟議題求交集

音頻 05:07
作者: 珍妮特
18 分鐘

就在希臘激進左派新政府剛上任之際,希臘到底是否還巨額債務問題牽動歐盟神經、引起國際關注。除了歐盟主席疾步前往希臘訪問,歐盟大國德法也試圖就此一問題的解決取得一個共同立場。希臘新總理齊普拉斯當選後已經表示拒絕跟隨歐盟三駕馬車的腳步行動。德國總理默克爾與法國總統奧朗德周五(30日)在歐盟總部斯特拉斯堡舉行工作晚餐會,除了討論一些如:惡化的東烏克蘭局勢等的國際情勢議題,主要也希望在希臘問題上試圖取得相同立場。

廣告

默克爾與奧朗德周五的會晤原本應於今年一月十一日舉行,當時討論議題原本是“歐盟憲法的下一步”,但因碰上巴黎查理周刊發生恐怖襲擊而延後。

周五他們倆人的會議距離下一次的歐委會二月十二日電會議不到兩周,屆時將討論2015冬季的緊急議題,因此他們兩也可以藉此餐敘做一番準備。

法國費加羅報引述法國總統府發言人的話指出,法德兩國領導人是在非常“友善及具有建設性的氣氛下”進行周五晚餐會。

發言人還說,他們二人談到法德兩國深厚邦誼,以及在歐盟內的合作。當然也談到了當前的國際局勢。不過,兩人在晚餐會後,都未立刻發表聲明。

法德立場不同

德國與法國在希臘問題上選擇了兩種不同的觀點及做法。德國總理默克爾是在希臘新總理齊普拉斯上任一天後,才發電報祝賀他當選,並預祝他“政恭康泰”。法國總理奧朗德則是立即邀請齊普拉斯於周三訪法。另外希臘新任財長 Yanis Varouflkis 則將於周一與法國財長薩班會晤。

法國明顯是希望能夠扮演希臘與其大債主 --- 歐盟的中間鏈接人角色。因默克爾堅決要求希臘在經濟上作更多努力。法國總統提到的則是以“方法”及“選項”來建立與齊普拉斯的對話。

德國方面,他們並不想去認為巴黎方在試圖拉攏希臘,使他成為在歐盟中的同一陣線夥伴,進而影響其在歐盟中的投票意向。

德國在要求希臘努力的同時,也不掩飾對希臘經濟政策的擔憂;此外,德國也不允許法國提起“一筆勾銷希臘所欠債務”。

德國方面已向宣布,反對希臘新政府企圖推翻2010年以來國際金融機構援助希臘的條件;此前齊普拉斯政府宣布了停止前朝的各項私有化項目進程。德國政府還表示,如果希臘違背條約,就得自己承受代價,不能因採取取消部分債務而損害他國。

在希臘大選後立即前往訪問的歐元區財長表示,如果希臘新政府真得實現了大選造勢時對選民的承諾,那麼將可能損害其本國經濟的復蘇。

歐元區的大金主 --- 歐洲央行及德國自從希臘激進左派候選人齊普拉斯壓倒性高票勝選後,就開始坐立不安。因他曾向選民發出保證,當選後,就要終結希臘人民五年來因緊縮政策所受的羞辱及痛苦。

但在法國,尤其對社會黨來說,齊普拉斯的勝選乎從此可讓“歐洲緊縮政策”更顯得有爭議之處。

烏克蘭東部告急“應緊急停火”

奧朗德與默克爾周五餐敘也按計畫討論烏克蘭與俄羅斯衝突危機的問題。日前烏克蘭東部局勢再度惡化,尤其在烏克蘭的Marioupol 城市,周六又有轟炸行動。奧朗德說,“應緊急停火”。

法新社周六援引克里姆林宮消息指出,普京、奧朗德及默克爾三人都透過明斯克的談判而能“儘速停火”。俄羅斯總統府公布指出,三國元首在電話會談中都希望能“儘速停火、儘速撤出重型武器”。而且美國接着也警告威脅俄羅斯,如果繼續支持烏克蘭叛亂分子,將祭出新一輪制裁措施;華盛頓並讚揚歐盟外長就擴大前一輪制裁取得一致。最新消息顯示,明斯克談判失敗,又是無果而終。

儘管烏克蘭問題惡化,但各方的眼目還是會念茲在茲地回來關注歐盟本身內部的衝突。

希臘新總理選舉前後的行徑都釀成其與德國之間心有千千結:首先,齊普拉斯對歐盟懲罰制裁俄羅斯一直持有所保留態度;除此之外,齊普拉斯還做了一件讓德國人自覺被敵視的感覺:他一上任,就立刻前往希臘當年抵抗德國納粹的紀念地走了一遭。

另外,歐盟內部還有其他不和諧的聲音:匈牙利總統也預備好二月十七日迎接俄羅斯總統普京到訪布達佩斯,他並不理會歐盟對俄羅斯的譴責與制裁。在巴黎與柏林,所聽到的則是俄羅斯總統普京為了抗拒歐盟的制裁而不斷出現的鎮壓手段。

即便法德就希臘問題的分歧未消弭,但在法德首腦餐敘後,周六還是統一立場地表示,應該尊重希臘人民選票的選擇,也要希臘尊重之前對債權國的承諾。

默克爾強硬重申不勾銷希臘部分債務

另據截稿前的路透社周六最新消息指出,默克爾已再度清清楚楚向希臘提高調門地重申、駁斥有消除希臘部分債務的可能性。

此前,歐洲央行的一名負責人已揚言警告希臘說,若希臘拒絕延長其金融援助計畫的申請,歐盟將切斷希臘銀行的基金供應。而且希臘已得到過許多私人銀行及機構的債主一筆勾銷其幾十億歐元的債款。目前情形是,希臘央行的資金存款還可以多撐二個月,問題是希臘在今年夏天前還得還債一百億歐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