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希臘激進左派變天 西班牙激進左派求變

音頻 05:53
要聞分析
要聞分析
作者: 安德烈
17 分鐘

在連續忍受幾年“勒緊褲帶”還帳的苦日子後,主張一筆勾銷債務的歐洲境內的激進左派勢力水漲船高。特別是在希臘激進左派聯盟領袖齊普拉斯一舉奪得立法大選勝利擔任總理之後,歐盟正在面臨著一些遭受過嚴重經濟危機的成員國要求減輕債務、放鬆預算控制的強大壓力。星期六,與希臘激進左派聯盟“近親”的西班牙左派政黨在馬德里發動的大遊行又是一個明顯的例證。該黨發動的大示威一方面是響應希臘的反緊縮政策,另一方面則是為本年度舉行的立法大選打造基礎。

廣告

在以反對財政緊縮為旗號的“我們可以”政黨號召下,西班牙數以十萬計的民眾周六走上首都馬德里街頭示威,他們希望能夠像希臘激進左派聯盟那樣,在下屆西班牙立法大選時取得勝利。

遊行隊伍一路高喊着“我們可以”的口號,他們藉此提醒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根據民意調查結果,西班牙五月份舉行的地區選舉和年底舉行的立法大選,“我們可以”黨 領先於其他政黨。

這個出身於“憤怒者”運動的政黨從未組織過今天這樣聲勢浩大的示威。由伊格萊西亞斯等人領導的這個政黨的歷史僅僅只有一年。但該黨已創造了奇蹟。在2014年五月,該黨一舉獲得120萬張選票,在歐洲議會贏得五個議員席位。該黨的上升如同火箭一般,在民意調查中,它得到的支持率不斷超過左翼大黨西班牙社會黨,有時甚至超過正在執政的右翼的西班牙人民黨。

如同40歲的希臘新總理齊普拉斯在競選時所表現的那樣,36歲的伊格萊西亞斯手中拿着希臘激進左派聯盟的旗幟,他對着人群承諾:2015年是西班牙發生變革的一年。他激昂地對示威人群說:“變革的大風開始在歐洲颳起來了”! 下面的人群齊聲呼應:“是,我們可以!”“是,我們可以!”一位失業兩年多的中年示威者對記者說,“我們希望能從基層發起變革。我希望這個黨改變現有體制”。

如同希臘的齊普拉斯那樣,伊格萊西亞斯在激情的演講中抨擊金融界,抨擊緊縮財政,抨擊腐敗。他表示這些惡果都是所謂精英領袖階層推行的政策所致,是他們,讓人民“陷入羞辱和窮困的境況”。

抨擊“特權階層”,伊格萊西亞斯已經抨擊了無數回。星期六,他再次指責“特權階層中斷了與其他階層共存的盟約”。那麼,在“2015年,人民將行使他們手中的主權”。

希臘激進左派聯盟登上權力剛剛一個星期,在一個星期之前,西班牙“我們可以”黨的領袖們經常前往希臘聲援。現在,希臘激進左派聯盟的領袖們也出現在“我們可以”的領袖們身邊。

西班牙與希臘都經歷了嚴酷的金融危機,希臘陷入其中難以自拔,而西班牙剛剛從困局中走出。兩大政黨正是從這一嚴酷的環境中應運而生。兩國各有五分之一的勞動人口處於失業狀態。兩個政黨都對監督其實施財政緊縮政策的“財神爺”,所謂三駕馬車深惡痛絕。這裡所說的三駕馬車,正是為陷入財政危機的西班牙和希臘提供貸款的歐洲央行、歐盟委員會,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兩個激進左派政黨使用的修辭也非常接近。伊格萊西亞斯揭露說,歐盟的這一模式,是讓國家對抗社會。是讓少數人吃肥,而大多數人的所得被吞吸的一乾二淨。

不過,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周六在巴塞羅那開始反駁,他表示不能接受一些人把西班牙描繪的陰暗無比。他譏諷說,假如“激進”正變得時髦,希望這種情景在西班牙不要持久下去。

在經過連續三年摧毀性的經濟危機之後,西班牙在2014年開始進入初步的復蘇階段,經濟增長率達到了1.4℅,但是,西班牙仍然有179萬個家庭,沒有任何人有工作。經歷經濟困境的民眾希望變革,因此伊格萊西亞斯的政黨在下屆大選中存在着被選民推上權力寶座的可能性。

不過,他們效仿的榜樣希臘激進左派聯盟,執政才只有一周,他們與歐盟談判減免債務進行得並不順利,尤其與德國的談判毫無收穫。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周六改以和緩的語氣發表文告,他表示他的政府並不想與歐盟夥伴國尋求衝突。據指出,希臘的領袖們利用這個周末頻繁走訪歐盟成員國,希望找到更多的反對財政緊縮政策的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