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滑鐵盧200年拿破崙仍為法國之驕傲?

音頻 05:51
國際縱橫
國際縱橫
作者: 肖曼
16 分鐘

2015年6月18日,是著名的滑鐵盧大戰200周年紀念日。200年後的今天,圍繞是否紀念和如何紀念這一戰役,仍然考驗着已成為歐盟成員國的相關國家。滑鐵盧大戰改變了200年前的歐洲歷史進程,給歐洲帶來一個脆弱但長達100年的相對和平時期,但在法國,拿破崙是否仍是法國之驕傲呢?

廣告

為了紀念拿破崙在滑鐵盧戰敗200周年,這一戰役的所在之地比利時在今年3月就決定推出一款新的2歐元硬幣。但在巴黎低調反對後,比利時曾經讓步,銷毀了已經製造出來的18萬枚硬幣。不過沒多久,比利時援引一條鮮為人知的歐盟規定,繞開法國的阻撓,首次推出了該國有史以來的兩枚紀念面值,一枚為2.5歐元的黃銅紀念硬幣,另一枚是10歐元的紀念銀幣。這些硬幣只能在比利時境內使用,硬幣圖案是一座在滑鐵盧戰役後建立的獅子紀念碑,還標誌着由英國和普魯士等國軍隊在 這片靠近布魯塞爾的郊區擊敗拿破崙時軍隊部署的位置。

比利時財政大臣堅稱,鑄造這些新硬幣並不是為了挑起法國人的憤怒情緒,並非是想在當今的歐洲重燃舊的紛爭,因為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決,但是在近代歷史中,沒有哪場戰役比滑鐵盧戰役更重要,也的確沒有哪場戰役像它一樣激起人們的興趣。

本周一,當年參與英國和奧地利陣營打敗拿破崙軍隊的荷蘭也宣布發行一枚5歐元的紀念滑鐵盧戰役的硬幣,硬幣一面是當今荷蘭國王的頭像,另一面是滑鐵盧戰役之地獅子山山頭畫像。

在大西洋的另一邊,美國《紐約時報》對滑鐵盧200年的紀念活動興趣盎然,該報寫道:毫無疑問,歐盟有更大的問題需要處理。但從小的方面來看,這次糾紛表明了歐洲一體化面臨的挑戰,以及在克服由來已久的民族主義衝動方面,歐洲開放的邊界存在的局限性。

有國際評論認為:法國對滑鐵盧紀念活動的反應是低調而憤怒的,可以從中看出:儘管過去了200年之久,很多法國人對拿破崙滑鐵盧慘敗的歷史仍然還難以消化。法國的《巴黎競賽畫報》刊文說:“拿破崙當年過於輕敵了,他甚至說:這場戰役不過就是一頓午飯的事。實際上,拿破崙當時面對的是以英國王室為首的歐洲所有國家王室的聯盟軍隊,事實是:他們勝了,這結束了法國軍隊的霸主地位,也送給歐洲大陸面臨衰敗的王室政權一個苟延殘喘的機會。從1815年到1914年,出現了整整一個世紀的歐洲和平。到了今天,我們看到了28國的歐洲聯盟,但拿破崙這個失敗者的名字繼續令人着迷讓人驚呆。有關拿破崙的專著多達7萬本,拿破崙成為最著名的世界歷史人物。發生滑鐵盧戰役的那個小山丘,雖然只有41米高,但每年吸引15萬到30萬的遊客。作為法國這個產生了拿破崙的國度,當然不會去慶祝這場200年前的敗仗,就如同法國沒有在2005年慶祝拿破崙最著名的勝仗奧斯特里茲戰役200年一樣,法國既不紀念奧斯特里茲的陽光,也不會紀念滑鐵盧的陰雨。”

直到今天,拿破崙對於法蘭西民族來說仍然是一個迷思,既有崇拜也有遺憾。滑鐵盧戰役的慘敗是必然的?還是陰雨氣候軍事調動等因素造成的偶然?這當然是個無解的問題。不論如何,不可否認的是,滑鐵盧戰役改變了歐洲歷史進程,歐洲的19世紀正是從1815年的滑鐵盧才正式開始,而法國大革命也在滑鐵盧後才真正結束。通過法國歷史學家的著述,不少法國人相信:拿破崙正是通過對歐洲王室的戰爭,將法國大革命的果實傳播到歐洲,拿破崙雖敗,但整個歐洲都通過拿破崙而受益於法國大革命的精神。由於沒有該議題的民調,尚無法確知仍將拿破崙作為法國之驕傲的人數。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