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希臘公投否決後如何再玩下去

音頻 05:00
作者: 肖曼
17 分鐘

7月5日希臘公投對歐元區救助方案說“不”,前所未有的危機考驗着歐盟和歐元區體制。 

廣告

歐洲央行前總裁,法國人特里謝指出:應當啟動歐洲議會的民主體制,不能因為一個國家的民意影響整個體制運行。他同時也承認歐盟現有體制尚無應對此種危機的安排。而且歐元區不等同與歐盟。

有民意代表性的歐洲議會主席德國人舒爾茨則敦促:希臘政府要在最快期限內提出有效和建設性方案,不然各方就將進入一個非常困難,甚至悲劇性時期。

這是歐盟方面的看法,希臘政府的看法如何?希臘既不離開歐元區,也不接受債權人和歐盟改革要求,雙方還如何“玩”的下去?公投結果雖然給強硬的希臘總理打氣,但歐洲央行掌握着希臘銀行資金命脈,兩強間如何談判?

法廣法語部在希臘公投後,就一系列問題電話採訪了擔任希臘政府經濟顧問的法國圖盧茲一大經濟教授考來提斯Cabriel Colltis,試圖從中了解希臘方面的想法和預案,特別是知道“公投後希臘政府到底要什麼?”這個問題。

考來提斯教授首先表示:“希臘公投結果表達得信息非常清晰,希臘人並不是要離開歐元區,而是相反。希臘人非常願意留在歐盟,但拒絕接受債權人方面的苛刻要求。”

就債務問題談判的癥結,考來提斯說:“現在大家看到:擺在希臘和債權人以及歐元區目前要討論的中心問題是希臘的債務,但實際上,自從齊普拉斯政府今年一月被選上台以來,債務問題從來沒有佔據雙方討論的中心。在過去的討論中,債權人方面一直試圖強加給希臘一些不願意接受的改革措施,而希臘政府提出的一些建議,比如八項改革建議卻沒被接受。今天大家都看到:債務和希臘還債的方式等問題又成為了下一步討論的中心。”

本台記者提問:希臘政府到底要什麼?是要求重組債務?是部分減免債務?還是推遲還債呢?

考來提斯教授對此回答說:“大家可能知道:希臘財長瓦魯法基斯將不會參與下面的談判,他一直的觀點是:希臘還債應當與經濟增長情況掛鉤,經濟增長強勁,還債速度就快,借債利率也可以相對高,反之,就還得慢。這是一種有價值的建議,但不幸的是,這將使希臘身負一個永恆的債務。”

他繼續說:“我們現在提出的一個還債建議將在法國《世界報》專刊《外交世界》7月號上發表,內容是建議:希臘的債權人不再是一個借出貸款人的身份,而是一個投資者的身份。換句話說:希臘不再時時還債,因為債權人成為了希臘的投資者。希臘長期以來缺少投資而不能發展,農業,食品業等等。只有通過投資,希臘才能發展。希臘實際上不需要借債,而是需要投資。”

希臘財長辭職是不是希臘政府作出的一個緩和姿態?因為這位財長過去的言行加重了希臘和歐元區的緊張關係。對此,考來提斯教授說:“瓦魯法基斯並不是齊普拉斯政府的台柱子,也不屬於希臘左翼的正式人員,他是一個自由射手。今後的希臘政府部長班子無疑將更加有紀律。”

本台法語部記者提問的又一個問題是:720日希臘就要償還35億歐元的貸款給歐洲中央銀行BCE,如果希臘到時還不了,會出現什麼情況?考來提斯教授沒有給出直接回答,而是強調:“現在就是要走出希臘為了還錢而需要不斷借錢的惡性循環。實際上希臘從2014年8月就沒有得到過一歐元,而這期間希臘償還了170億歐元。所以希臘政府不希望陷在這樣的邏輯里,而是與其他國家一樣回到經濟增長發展的道路上。”

對可能離開歐元區的假設,希臘政府是否作出一定的預案準備呢?對此,考來提斯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說:“這種假設是被完全排除的,理由極其簡單:如果今天希臘離開歐元區,使用希臘自己的貨幣,所有進口物資的價格將大漲,會將希臘打回到貧困化的境地。希臘政府不希望離開歐元區,而是希望找到一條發展之路。”

“當然,希臘政府也考慮到被迫退出歐元區的前景,就是歐洲央行決定中斷所有對希臘銀行的資金支持,但這將是歐洲央行作出的一個政治性決定,而這並不是它的職責權限。歐洲央行一直強調自己權限職責是中立的,而不是政治性的。”

本台記者最後指出:齊普拉斯總理通過公投得到優勢,而歐洲央行又掌握希臘銀行的命脈,離開歐元區對希臘來說則是大難臨頭。而在任何一個談判中,如果雙方都佔據着“優勢”,也是談不成的。

對此,考來提斯教授承認:“這一談判的確非常重要,對希臘對歐元區都是如此。對希臘政府來說將平心靜氣下來談判,不會派遣那些觀點激烈的人員去談判,把理智的人彙集到一起討論走出危機的出路,就是已經提出來的把債權人身份轉變成投資者的建議。”

 以上是要聞解說,本台法語部採訪擔任希臘政府經濟顧問的法國圖盧茲一大經濟學教授考來提斯Cabriel Colltis,回答希臘公投說“不”後,希臘和歐元區談判前景更不確定的一系列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