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難民潮令歐洲《申根協議》現危機端倪

音頻
在重啟邊境檢查後,德國警察在高速公路上履行任務,2015 年9月14日
在重啟邊境檢查後,德國警察在高速公路上履行任務,2015 年9月14日 路透社

9月13號可能是歐盟處理前所未有的難民移民潮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在張開雙臂歡迎敘利亞等國難民,並斥巨資幫助難民安置工作一周時間後,經濟實力強大的德國,尤其是南德的門戶巴伐利亞州,面對如潮水般湧入的難民也出現束手無策的跡象。就在歐盟召集28國內政和司法部長峰會,討論難民危機和歐盟通過的16萬難民配額制之前一天,德國突然宣布對邊境,特別是與奧地利的邊境重新實施警力管制。斯洛伐克,捷克和奧地利緊隨其後,採取同樣政策。

廣告

這一緊急措施讓聚集在塞爾維亞,匈牙利和奧地利等國,希望進入歐洲“天堂”的難民突然陷入無處可去的僵局。這次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歐洲最嚴重的難民危機是否會導致22國無邊境的歐洲申根體系崩潰也值得關注。

德國不堪壓力首先暫停實施申根協議是否合法

對於重啟邊境檢查,暫時關閉維也納至慕尼黑的鐵路運輸, 德國內政部長德梅齊埃稱解釋說,目的是限制當前(難民)湧入德國的態勢,讓邊境重回有序入境的狀態,”。據有關官員透露,聯邦政府將會把聯邦警察派遣到位於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州,以幫助確保邊境的安全。德國今天(9月14號)宣布,對邊境的控制將持續幾周時間。

德國為何這樣做?實際上,一系列數據均顯示,德國接待難民的機制已經陷入空前飽和狀態,兩周來,抵達慕尼黑的難民人數已達6萬3千人。上周六和周日兩天,就有1萬6千人進入德國境內。慕尼黑政府甚至考慮啟用1972年舉辦奧運會的體育館安置難民。德國各市政當局已經發出警告表示難民帳篷即將用盡。一名德國內閣部長在周日向歐洲各國和其他地區的國家發出了緊急求助。在同歐盟各內政部長會晤商討移民危機的前夕,德國經濟部長西格瑪爾•加布里爾( Sigmar Gabriel )上周日向媒體表示,歐洲各國在移民危機中的無動於衷已經把德國推向了極限。

被難民稱為“媽媽”的德國總理默克爾一反之前慷慨態度,指出,難民們不能自己選擇在歐洲的定居地。這一決定顯然是給其他歐盟國家施壓,但從目前東歐多個國家竭力反對難民配額措施的態度看,這一建議有多大實現的可能性令人懷疑。

對於德國的決定,歐盟執委會在聲明中表示,1995年簽署的申根協定,容許會員國在“緊急狀況”時“特例”重新實行臨時邊界管制。 執委會補充認為,從德國現況看來,初步了解後認為,似乎符合規定涵蓋的情況。對於德國的新舉措,對難民潮一直持強硬態度的匈牙利總理表示歡迎,認為德國的決定是“必需的”。

法國內政部長呼籲歐盟各國嚴格實施申根協議的規定。在一份公告中,法國為德國舉動辯解說,申根協議規定,在移民難民進入申根的第一個國家是需要登記,但是由於一些國家沒有遵守這一點,所以才會出現德國決定暫時重啟邊境檢查的措施。

與此同時,法國最大在野黨“共和黨人”,以及法國極右黨派,民族陣線領導人瑪麗∙勒龐周日也將呼籲法國關閉與德國的邊境,以阻止難民移民進入法國境內。

匈牙利沒有完成自己的“東歐門戶”職責?

法國內政部沒有點名批評的顯然是從巴爾幹半島進入歐盟申根區的首站匈牙利。

難民進入申根區的程序是,要在進入的第一個國家,也就是匈牙利進行登記,隨後等待他的難民申請得到處理。但是在這次難民潮中,這個規則完全沒有得到遵守。

作為申根區的南方門戶,匈牙利政府採取的應對措施是強硬的態度,但飽受批評和非議。針對難民潮的新邊境法將於9月15號周二正式生效,匈牙利已經在與塞爾維亞交界的175公裡邊境設置高達3.5米的雙重鐵絲網,並派軍人協助邊防檢查,阻止通過希臘和馬其頓進入歐盟的難民進入。對難民和移民來說,最後幾天就是與時間賽跑的緊急關頭,錯過了這個機會,可能就意味着幾周的艱難入歐之路或將以失敗而告終。這也可以解釋上周末抵達匈牙利的破紀錄難民人數。而據匈牙利一個網絡媒體報道,塞爾維亞將在今天周一“強制性”的讓聚集在其境內的2萬5千至3萬名難民和移民進入匈牙利。法新社報道估計,在9月15號匈牙利加強關閉後,難民將可能繞道,通過克羅地亞和羅馬尼亞進入歐盟。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一名負責人說,對難民申請者來所,匈牙利意味着恥辱和痛苦,這些人離開了陷入戰爭的國家,不會因為特網而轉身,歐洲也不可能全部被鐵網保護起來。

申根協議危機初現

被認為是歐盟一大進步的申根區於1995年設立,用來取消歐洲內部邊界,目前可免持護照在26國自由通行,包含歐盟會員國中的22國,以及挪威、瑞士、冰島與列支敦士登等4個非會員國。歐盟有6個國家未加入申根區,包括英國、愛爾蘭、保加利亞、羅馬尼亞、賽普勒斯、克羅地亞。支持者認為,申根消除了歐洲人彼此間的心理與實質屏障,有利於歐洲走向單一市場,更因為廢止邊界官僚軍事配置,成本大幅降低。

不過,在這波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難民危機重壓下,這項舉措開始出現裂痕,來自敘利亞、阿富汗與非洲的人民為了逃離戰亂、貧窮與壓迫,潮水般的湧入歐洲的後果也正逐步在社會和政治層面顯現出來,而這可能也僅僅是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