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西班牙立法投票結果仍可能情況不明

音頻 05:43
作者: 珍妮特
16 分鐘

西班牙周日(20日)舉行立法選舉,投票所從當地時間早上9點開門,晚上20點結束投票。西班牙三千六百萬有資格投票的選民將投票。而政評家一致指出,這一場選舉,可以把西班牙政局帶往未知境地的選舉。

廣告

今年在南歐各國的選舉結果可說是改變年,如今年初希臘激進左派齊普拉斯的獲勝,十月份登上葡萄牙政權,翻轉右派的左翼聯合政府。此其中,西班牙的拉霍伊保守派政權可說是第一個取得多少票的右翼政黨。但是對手極左派及自由派政黨支持者卻很喜愛宣告“我們已經贏了”。

根據投票前最後的民調顯示,執政黨人民黨(PP)候選人,六十歲、經濟政績還不錯的現總理馬里亞諾•拉霍伊,此次可能獲票率不會超過百分之三十,其勝選票數,可能只比其他三個敵對政黨多出幾個百分點,而且他之後可能很難組聯合政府。

拉霍伊在2011年以百分之45得票率獲勝當選。350個席位中,奪得186席。所以,選舉結果將是,今非昔比。

西班牙的反對黨,第二大政黨社會黨(PSOE)的民調更是瞠乎其後。在此次的中間偏右“公民黨( Ciudadanos) ”及極左“我們可以黨( Podenos)”新興政黨出現後,社會黨可能保不住其傳統第二大黨的地位。

另外,即使人民黨的民調情勢看好,可獲勝,但它的選票也將不會出現絕對過半。自1982年以來,一直是人民黨與對手社會黨兩大政黨輪流統治這個人口有4700萬的西班牙。

本次選舉,也因這兩個新興黨的參選,而改變。人民黨政治人物近來不得民心,即使他們的執政讓西班牙2015年的國民生產毛額預估為百分之3.3,而且失業率下降,但拉霍伊的聲望因本周當中一名17歲的年輕人戲劇性地當眾用拳頭給他一耳光而更加下跌。因其政府的緊縮政策及就業機會的臨時性及不穩定性,特別因其政黨的貪腐醜聞而成為各對手政黨猛烈抨擊對象。

西班牙政評家芭芭拉羅伊爾(Loyer)指出,我們客戶所人民黨沒有太多可聯合的政黨,這場選舉投票結果偶發性高。我們可能出現一個不是第一大黨出來的總理。而且目前仍有百分之二十選民為決定票投哪位候選人。

公民黨候選人可能取代而出

跟在人民黨民調後面的其他三黨民調非常接近,依序為社會黨、我們可以黨、中右公民黨。

一向被視為西班牙第二大政黨的社會黨,其候選人桑澈茲有可能被另外兩個新興黨的挑戰者超趕過,取其地位而代之。如果社會黨想組政府,他們就必須至少與這兩黨中的一個結盟,而這又比人民黨的聯盟更有可能實現,而且組成更能說服民眾的左翼聯盟。羅伊爾說:“社會黨有更多結盟的空間。”

由來自加泰羅尼亞省的公民黨的領導人 里維拉(Rivera),因其自由派立場及主張照顧企業而民調上升,與社會黨等量齊觀。這名36歲的律師也主張要革新被西班牙人視為貪腐且必須為失業率負責的政治階層。根據歷史學家巴赫特( BARRET )指出,這對於那些將總理拉霍伊宏觀經濟成果視為經濟良好基礎的選民來說,公民黨的主張可以讓他們放心。

“我們可以黨”或能創造驚奇

在左派政黨中,極左派“我們可以黨”可能與公民黨的獲票率等量齊觀。根據最新民調,這個極左派政黨的有魅力及與希臘激進左翼執政黨聯盟的領袖巴布羅格雷斯亞斯,而且又有巴塞隆納市長亞達克羅的支持(我們可以黨支持在加泰羅尼亞省的自治方案上舉行公投),他很可能創造驚奇地獲得更多選票,超趕過社會黨,成為獲票率第二大政黨。

羅伊爾還分析說,那些投票意向不明的選民,似乎傾向票投我們可以黨,因該黨試圖展現出在創造就業上更加“理性”、“專業”,因他們承諾選民,要藉着發展“可更新能源”計畫,以及重新審視其最低基本工資的建議。巴布羅改變其風格,成功地讓一部分選民放心,另外他也以大型集會方式來動員造勢。

在這種情況下,投票結果無論是因極左派或因中右派政黨,人民黨的候選人拉霍伊在今天周日的投票結果似乎都將再次受到一周內的第二記耳光。而且今天晚上即使出口民調顯示人民黨小勝,西班牙的新政府的組成仍將是個為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