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專欄

日韓慰安婦協議是日本外交的雙刃劍

音頻 05:53
16 分鐘

日本外務大臣岸田文雄28日下午與韓國外交部長尹炳世在首爾舉行會談,就解決日韓間存在的慰安婦問題達成一致。日本和韓國政府都認為這次慰安婦問題的解決是一個外教上的大成果,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韓國總統樸槿惠28日舉行電話會談,安倍就此共識強調:“希望確保雙方首腦共同負責加以實施”。樸槿惠則表示“一旦落實,該問題將不會重提,兩國的最終共識是值得慶賀的”。

廣告

安倍邀請樸槿惠於明年日中韓首腦會談之際訪日,表示“衷心期待來訪”。對於訪日邀請,樸槿惠表示感謝,稱“將認真考慮”。

圍繞今後的日韓關係,安倍表示“十分重視安保合作,希望能有具體進展”。樸槿惠回應稱“這點十分重要”。

而這次雙方達成的協議,雖然對改善日韓關係有很大的意義,但是對日本外交來說,也可以說是雙刃劍。

首先,韓國積極解決這個問題,最主要的目的不在於外交,而在於內政。

在慰安婦問題上,日本認為,1965年,日本和韓國簽署了《日韓請求權及經濟合作協定》,此條約顯示:日本向韓國提供了3億美元的無償經濟援助和2億美元的有償援助,並在協定的第二條規定:“兩簽約國因此確認,兩簽約國及國民(包括法人)的財產、權利、利益及簽約國兩國國民之間的請求權,包括1951年9月8日在舊金山市與日本國簽署的和平條約第四條(a)中所包含的內容(請求權與償還的項目),完全而且最終地解決了。”

而韓國憲法法院2011年8月30日裁定,在韓國與日本兩國圍繞“慰安婦”的賠償請求權問題仍存在糾紛的情況下,韓國政府未努力解決問題,侵犯了受害者的基本權利,屬違憲行為。

從那以後,韓國政府一直背負着“違憲原罪”,因此一直和日本方面交涉,要求進一步解決這個問題。而這次達成的共識,是韓國政府積極表現其努力解決問題的一種姿態。這主要表現在韓國政府針對慰安婦問題設立了新的慰安婦基金,日本政府向這個基金撥款10億日元,以此表明自己的“積極努力”,以擺脫2011年以來的“違憲原罪”。

而對日本來說,則主要是外交問題。日本方面認為:這次和韓國解決了慰安婦問題,首先是對美國有一個交代,因為美國一貫敦促其在東亞的兩個盟國搞好關係,以共同應對朝鮮的軍事挑釁和中國的南海及東海問題,而安倍政權在這一點上想法和美國一致。

但是這個問題以如此的方式解決,對日本外交來說是一個雙刃劍。

首先,日韓之間解決慰安婦問題,帶來的“要求賠償”的連鎖。

台灣外交部長林永樂30日表示:台灣將從明年1月初開始,也將就台灣慰安婦問題和日本展開交涉,向日本提出謝罪和賠償的要求。29日,在中國外交部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台灣方面表示,將就台灣“慰安婦”問題與日方進行磋商。中國政府是否會向日方提出交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回答說:二戰期間,日本軍國主義在中國各地強征“慰安婦”,犯下了嚴重的反人道罪行。我們敦促日方切實負起責任,尊重受害者的關切,一定要切實妥善處理好有關問題。

台灣和中國大陸今後可能會相繼就慰安婦向日本提出賠償和謝罪的要求,日韓協議再一次“吹皺一江春水”,會使中國大陸和台灣的要求日本在慰安婦問題上賠償和謝罪的運動,從民間正式上升為政府級別,使日本應接不暇。

二是在東亞問題上,在歷史問題上和中國同氣相求,在與中國的關係上比美中、日中關係更密切的韓國,雖然在某些問題和日本對立,但是從整個東亞局勢看,韓國處於日中和美中之間,具有很大的緩衝作用,最明顯的一點就是韓國可以謀求中國抑制朝鮮的挑釁,而且中國礙於與韓國的密切關係,在很多時候會應韓國的要求敲打朝鮮,抑制其挑釁,美日在這方面對中國的說服力遠遠不如韓國,而美日謀求日美韓聯合起來對付中國,會把中國進一步推向朝鮮一側,對美日來說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同時,以國內事情為主要出發點與日本謀求解決慰安婦問題的韓國,也不會對美日言聽計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