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飛鴻

科隆跨年夜:德國動蕩不安的開始?

音頻 04:32

近年來,跨年夜在德國始終是和平歡快、憧憬未來的夜晚。但科隆跨年夜數百起性侵和打劫事件的發生改變了德國的氣候。穩定、安全的德國變得動蕩不安,社會矛盾進一步激化。德國要想走出難民危機變得日益艱難。

廣告

由於科隆作案者中有多位北非和阿拉伯難民,人們自然要問,德國能讓這麼多難民成功融入社會嗎?科隆跨年夜是個否定的例子。它不僅讓女性參加公共集會心懷恐懼,而且它也大大損害了科隆。《科隆城市廣告報》報道說,跨年夜事件使科隆陷入身受重創後的精神錯亂狀態。商店裡沒人。出於對暴力的恐懼,一些慶會被取消。科隆成了一個國家失去法治和秩序的象徵,成了面對性騷擾和打劫無能為力的代表。人們在自己的國家裡成了外來人的犧牲品。科隆本應奮起改變這麼一現狀。但目前的科隆就好象是崩潰前夕的大都會。內城區一天比一天混亂、荒涼。

聞名遐邇的科隆狂歡節即將到來。這是吸引上百萬人的節日。但狂歡節能順利舉行嗎?從目前的報道來看,情形不容人們樂觀。科隆警察局跨年夜為何拒絕接受增援?為何謊報平安?事件曝光後,警察局局長和發言人相繼走人,這就算是給了公眾一個交代,但問題到底出在哪裡,人們還是不知情。科隆市長、北威州內政部、北威州州長在跨年夜中扮演了什麼角色,也引起了人們的懷疑。雖然政府已決定給科隆增派500名警察,但科隆警察局現在是否確有維持秩序、保護公民的能力,狂歡節將成為試金石。

跨年夜性侵事件不僅引發了伊斯蘭文化和西方文化衝突的討論,而且整個德國也不再安寧。反伊斯蘭化的Pegida運動進一步升溫,他們更堅決地要求默克爾下台,並發出了暴力回擊某些人的呼籲。足球流氓頻頻露面,尋求毆打某些外國人的機會。右翼陣營呼籲建立公民自衛組織,但德國刑警局上周日警告人們不要參與這類組織,不要讓右翼勢力在德國擡頭。難民陣營也頻頻行動。敘利亞難民上周六在科隆舉行反性別歧視遊行。上周三,巴州蘭茨胡特市為了表示對默克爾難民政策的不滿,派出一部載有31名自願參與抗議的難民大巴前往柏林總理府抗議,意思是:既然總理誇海口說“我們能做到”,那就把我們承受不了的難民送給你總理府吧。柏林當然拒絕了送來的難民,並批評了蘭茨胡特市的行為,而蘭茨胡特市政府暫時也只是想抗議而已,第二天自然又將難民接回去了。但這一別出心裁的抗議還是引起了轟動。這是地方首次發出了難民太多吃不消的信號。

根據德國電視二台一月中旬進行的“政治晴雨表”民意調查,60%接受調查者表示,德國承受不了這麼多難民,而12月份時,持此觀點的尚只有46%。56%的人現在認為,默克爾應對難民危機的工作做得很差。這是自難民危機以來,德國首次出現了大多數人否定默克爾的現狀。

要求默克爾修改難民政策的人越來越多。巴州州長澤爾霍夫上周六向默克爾下了最後通牒,要求默克爾保護本國邊境,要不然,就要把政府告上法庭。默克爾一直高呼歐盟分攤難民,但成果甚微。而執政夥伴社民黨現在也等不及了,也催促默克爾儘快促成歐盟解決難民方案。可科隆跨年夜事件後,歐盟成員國抵制接納難民的力量更強了。默克爾就象走進了死胡同。如果她沒有力挽狂瀾的新招數,德國社會的動蕩還會加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