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希臘悲劇和歐盟危機的迷思

音頻 12:01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 Alexis Tsipras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 Alexis Tsipras REUTERS/Michalis Karagiannis
作者: 肖曼
30 分鐘

近年來,凡是觸及到歐盟危機的話題常常就與希臘發生關係,這時候,不少分析家都會不由自主地哀嘆一聲:“這真是一出希臘悲劇啊”。不過,希臘悲劇和歐盟危機間的關係可說是一個迷思,存在着理性可比成分,也是某種感性的比喻。

廣告

“現代希臘悲劇”具體是說:希臘是給歐盟帶來歐元區和申根區雙重危機的根源,而歐元區和申根區正好是歐盟的兩大支柱。愛後悔的人說:如果當初歐盟沒有接納本身經濟狀況尚不符合條件的希臘,或者讓希臘留在歐元區以外的話,歐元區就不會在2015年希臘發生嚴重債務危機時受到如此巨大的負面影響。其次,如果希臘不是歐盟的申根區協議國家,難民潮可能也就不會從愛琴海的土耳其一岸衝入對面大大小小的希臘島嶼,並深入到歐洲大陸。

由於希臘文明曾經是歐洲文明的基石之一,沒有希臘的歐盟將是不完整的,所以沒有一個歐盟成員國會拒絕希臘加入,這就種下了歐盟兩次重大危機的種子,使得歐元區和申根區的兩大危機都與希臘相關,儘管各有不同的主觀和客觀因素,需要加以具體分析。

希臘悲劇如果是命中註定,歐盟的悲劇亦然。從債務危機到難民潮危機,希臘都不幸地成為歐洲的那張第一個倒下的骨牌。

希臘債務危機動搖了歐元區信心
2015年的前9個月,整個歐元區焦急的眼神都聚集在希臘這個小國的身上。希臘在債務危機中所作所為動搖了歐元區經濟的信心,身在悲劇之中的歐元區國家只有在暗中叫苦不迭。

2015年1月25日上台的38歲年輕總理齊普拉斯及其左翼激進政府,先是以造反者的派頭向歐元區和國際貨幣基金的債主們挑戰,向德國總理默克爾示威,向希臘選民許諾:要與國際債主們重新談判還債計畫和改革方案。之後,希臘悲劇的現代版好戲連連,讓觀者目瞪口呆,先是去年7月5日全民公投支持總理挑戰歐元區,獲得選民認可的總理卻又公然食言,在歐元區的壓力下接受了債主們的改革要求。

以齊普拉斯為首的希臘左翼激進政府上台已經一年,點評這一年的希臘狀況,人們看到的是:該國對國際債主承諾進行的退休,稅收和公務員制度幾大改革尚未畫出多少眉目,議會通過的少數改革案也未得到實施。特別是退休改革遲遲不能到位,使得希臘的退休體系面臨著5年後可能破產的前景。與此同時,希臘經濟萎縮前景暗淡,2015年的國民生產毛值下降百分之七。希臘老百姓的忍耐力又到了極限,他們決定將在2月4日舉行第三次全國總罷工。伴隨總罷工的是一系列社會風潮,希臘農民好幾周來阻塞了該國的一些主要道路,醫生藥劑師律師公證人也走上雅典的街頭,左翼的希臘政府在風雨中飄搖。

當今世界各國的總理中,只有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有膽一人說兩種語言,他一方面以歐盟的名義把改革案強加給議會進行討論,另一方面又毫不在乎地聲稱他自己並不同意這些改革方案。敢與國際債主叫板的齊普拉斯並未成功,更加讓自己失去人心的是該政府曾經表示要保持廉潔公正,一定讓人看到激進左翼政府與過去一屆屆渾身污點的希臘政府不同,但就連這一點也沒有做到。在一個重要金礦投資案中,齊普拉斯政府消除了電腦資料庫存檔一事,使得該政府受到涉貪的懷疑。

難民潮衝擊希臘和歐盟支柱《申根公約》
2015年上半年剛剛經歷債務危機的希臘,下半年又馬上成為難民潮的橋頭堡。有人哀嘆:如果希臘不是申根區國家,中東難民就不會衝擊希臘,現在希臘倒黴了,申根區國家也在倒黴。

的確,希臘海岸線綿長、島嶼林立,難以阻截難民小艇從土耳其抵岸。雖然地中海冬季的天氣不穩定,但相對暖和的氣候,使得近期每日仍有逾2000人,從海路抵達希臘,比2015年同期上升了20倍。2016年初的難民潮洶湧不斷,大有衝垮歐盟另一支柱  “申根”的趨勢。幾個月前對曾經難民潮缺乏認識的歐盟高級領導人,這次終於有了警覺:如果在冬季難民潮都不減的話,兩三個月後,春季的情況會更加糟糕。1月19日,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在位於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講話時發出嚴重警告:歐盟只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來解決正在吞噬28個成員國的難民危機,否則,確保歐盟人員自由流通原則的“申根”體系將面臨崩潰。眾所周知,申根區與歐元一樣,都是歐盟的兩大支柱。如果停止申根區內人員物資自由流動的原則,歐洲經濟將大受打擊。

長期以來習慣於歐盟最高領袖息事寧人態度的歐洲人終於看到圖斯克如此“急眼”,而這次並不是誇張的表演。身在悲劇之中的歐洲民眾也有目共睹:歐盟成員國在難民問題上已經四分五裂,“申根”已被“肢解”。於是,情急之下要把希臘“踢出”申根區的呼聲甚囂之上。

歐盟各國內政部長1月25日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召開會議,希臘又成為眾矢之的,因為80多萬難民都是從希臘進入歐盟,希臘答應建立5個登記難民的檢查站,但至今只建立了一個。會前,奧地利等國就要求“前線 國家”希臘更積極地阻截難民,接受歐盟協助,增撥資源改善邊境管制,否則申根區邊界將由希臘移至中歐。瑞典內政大臣於耶曼要求希臘和意大利設立難民甄別中心,分辨出恐怖分子及經濟難民,否則可能被逐出申根區。

1月25日的部長級會議並無資格做出暫時吊銷希臘申根成員國地位的決定,但法國德國再次敦促希臘加強邊境檢查。這次會議也給希臘一次抱怨的機會,希臘內政部長指出:希臘也希望加強海岸防衛,但歐盟沒提供足夠人手及船隻加強海防,希臘要求28艘海岸防衛隊巡邏船,但歐盟僅能提供6艘。他強調希臘已儘力,外界所指不願保護邊境的說法是謊言,希臘由於人道主義原因,不想開槍射擊難民船,不想造成死亡事件。如果希臘政府在難民抵達後才驅逐他們,則可能違反國際法。

希臘雖然並不是全無道理,但一些歐盟國家仍然認為希臘為自己辯護的理由是不成立的,因為希臘完全可以將運送難民的船隻扣住並遣返回出發地。更嚴重的是,有歐洲專家從希臘方面的聲明中解讀出了如下信息:只有歐盟免除其債務,希臘才會去保護邊境。

這就又回到難民潮衝擊歐洲的責任在誰的問題上,難道因為希臘意大利是第一線國家,就應該承擔更大的責任嗎?這明顯不夠公平。實際上,是布魯塞爾的歐盟機構從一開始就無力決定統一的歐洲行動,迫使各成員國紛紛採取自己的措施,其中包括嚴格邊境防護措施。一些歐盟國家指責意大利和希臘放入過多難民,而這兩個國家也不示弱,批評是德國最初的“開門迎客”政策導致了現在的困境。無法否認的是:在默克爾總理的招呼下,才出現了這股戰後最大的難民潮,作為難民的主要目的地國家,德國不得不為此負責埋單。

難民潮使得歐盟國家間不斷相互指責、推卸責任,匈牙利在初期自己建立鐵絲網邊境阻擋難民,曾經受到歐盟和法國德國等方面的臭罵,現在希臘又因為地理位置因素而首當其衝地承受邊境防護不利的批評。一種離心離德的毒素正在滲入歐盟國家的關係之中,歐盟的理想在從心兒里腐爛着,歐盟大廈岌岌可危。古希臘悲劇正在歐洲的大地上重演。

聽眾朋友,以上是國際縱橫專欄節目,題目是:希臘悲劇和歐盟危機的迷思,由肖曼編播。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