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解放拉卡外圍戰打響 IS 末日可待?

音頻 05:00
敘利亞民主武裝力量指揮部宣布發動攻克伊斯蘭國組織“首都” 拉卡攻勢。
敘利亞民主武裝力量指揮部宣布發動攻克伊斯蘭國組織“首都” 拉卡攻勢。 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16 分鐘

消滅伊斯蘭國組織的關鍵時刻來臨,星期日,美國支持的阿拉伯庫爾德聯軍打響了奪取聖戰組織“首都”拉卡的戰鬥,這是繼幾日前伊拉克政府軍攻入聖戰武裝盤踞的摩蘇爾之後,又一指標性戰役,雙城戰役,猶如兩把直指伊斯蘭國核心的利劍,這是否意味着伊斯蘭國組織的末日即將來臨?

廣告

解放拉卡之戰打響,這是打響解放摩蘇爾之戰後又一重大戰役,兩場戰爭直接關乎伊斯蘭國組織是否徹底潰敗的問題。兩地相距將近四百公里,摩蘇爾與拉卡是兩座最後控制在伊斯蘭國組織手中的大城市。在此之前,聖戰組織已經失去大部分2014年以來陸續從敘利亞和伊拉克攻克的土地。

指揮國際攻打伊斯蘭國組織的華盛頓當局確認,旨在封鎖孤立拉卡的戰爭已於周六晚間打響。此戰名為“幼發拉底河的憤怒”,由敘利亞民主武裝力量發動,該武裝主要由庫爾德人武裝以及阿拉伯戰士聯合組成,保衛庫爾德聯合組織協同作戰。法新社前線記者看到,一批批戰士坐上汽車,開向前線。

在拉卡,聖戰分子與平民混同,解放這座城市預計“並不容易”,伊斯蘭國組織將會頑抗到底。聖戰組織清楚,失去拉卡,意味着它在敘利亞的終結。

根據計畫,解放拉卡的戰役分兩階段,第一階段,先解放外圍的拉卡省由此孤立拉卡;第二階段,控制拉卡,奪取拉卡。戰役分三個主攻方向進行。為此,美軍已提供了首批軍備,包括反坦克武器。另外,將近五十名美國軍事顧問和專家參與戰地指揮中心的指揮。敘利亞民主武裝力量擁有大約30000名戰士,其中三分之二是庫爾德人,其餘一萬人是阿拉伯人。

敘利亞民主武裝力量被華盛頓推舉為與伊斯蘭國武裝作戰的主要同盟軍,但是這一聯盟由於包括了與土耳其勢不兩立的保衛庫爾德聯盟,情況變得異常複雜。八月份,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宣布,土耳其將把土敘邊境的伊斯蘭國組織消滅,同時也要趕走庫爾德戰士。埃爾多安還宣稱,土耳其將要把仗一直打到距離土耳其邊境一百多公里的拉卡。

在這種情況下,奪取拉卡的問題遠遠沒有解決,誰支援誰?誰做什麼?這一切都不明確。在另外一翼,伊拉克武裝雖已進入摩蘇爾市區,但是街區戰鬥打得異常艱苦,聖戰武裝拚死抵抗。戰鬥導致城裡平民大量外逃,人道組織預估大約百萬人將陷入解放摩蘇爾的陷阱中。

困難重重,解放雙城之役只有前進沒有後退的可能。那麼,伊斯蘭國滅亡的時間是否已為期不遠?專家們認為尚需一段時間。

伊斯蘭國2014年6月佔領摩蘇爾後,宣布這裡是它的“哈里發”,而拉卡則是它的“首都”。摩蘇爾攻克戰尚未結束,解放拉卡的戰役打響了。根據專家的解讀,拉卡之戰首先指的是“孤立拉卡”,“圍城”,先掃清外圍,而真正“解放”拉卡市本身的戰鬥應該開始得比較晚。真正攻克拉卡的戰鬥也許會在年底前開始,也許更晚。為什麼?專家們認為,拉卡何時解放,外交的問題甚至大於軍事問題。

美國首先要說服自己的兩個互相對立的盟友,一個是敘利亞庫爾德武裝,一個是土耳其,雙方幾乎是不共戴天的敵人。土耳其一直認為保衛庫爾德聯盟是親近庫爾德勞動黨的恐怖主義組織,土耳其與後者從1984年起就進入了戰爭狀態。因此,土耳其不希望看到保衛庫爾德聯盟攻打拉卡,從而在該地區壯大其勢力。

但是,直到目前,保衛庫爾德聯盟是美國在該地區反擊伊斯蘭國組織最有效的聯盟,就是他們,在2015年1月首先奪取了庫巴納,也是他們,與阿拉伯人組成的敘利亞民主武裝力量一道攻佔了戰略大通道minbej。美國國防部本周稍早些時候透露的信息稱,解決的辦法是讓庫爾德人參加第一階段的攻勢,對拉卡形成包圍圈,庫爾德武裝不參加直接攻打拉卡城的戰鬥,攻城的戰鬥留給土耳其能夠接受的阿拉伯武裝去做。

從攻擊拉卡的部隊由阿拉伯與庫爾德雙方組成來看,美國的調解應該取得了成效,但是,土耳其在嚴密地監視着戰役的進展,如何既能打下拉卡,又不至於讓庫爾德武裝的力量壯大到讓土耳其感到受威脅的地步,對美國來說,這是一個不容易解決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