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美國

歐盟磋商應對特朗普旋風

歐盟外交領袖莫蓋里尼
歐盟外交領袖莫蓋里尼 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7 分鐘

民粹思潮泛起,英國脫歐震撼,現在又遭遇特朗普衝擊波,對前途產生信任危機的歐盟將走向何處?如何應對?周日,歐盟28國外交部長開會討論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將給歐盟帶來的可能的後果。

廣告

歐盟外交領袖莫蓋里尼邀請成員國外長周日討論特朗普意外當選美國總統給歐盟可能帶來的後果。特朗普當選後,諸多歐盟領袖公開表示,隨着特朗普時代開啟,歐盟如何保持與一個歷史夥伴的關係面臨著挑戰。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周五在盧森堡一場辯論中表示,特朗普對歐盟和美國的關係構成危險。容克與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周三向剛剛當選的特朗普發出邀請,請他在他認為適當的時候來歐洲參加歐美峰會。不過,容克之後發表的相關言論顯然不太符合外交語言。

他談到特朗普地理知識缺陷,六月份特朗普曾聲稱比利時不過是一座村莊,容克表示,我們應該告知特朗普總統什麼是歐洲,我們也許將損失兩年時間,一直等到不熟悉地理的特朗普環繞地球一周。

對美國的戰略合作夥伴歐盟而言,必須與一個毫無外交經驗的特朗普在極其敏感的議題上共同合作,比如敘利亞衝突,烏克蘭危機,氣候協定。而此刻,正是歐盟有史60年以來經歷的最困難階段:移民潮,恐怖襲擊,沉重的歐元區債務,俄羅斯對歐洲東部國家的威脅,英國脫歐,震蕩一個接着一個,這一切伴隨着民粹主義思潮泛起。現在,特朗普意外當選,對歐盟更是雪上加霜。

歐洲議會自由與民主派同盟黨團主席居伊·伏思達認為,特朗普的勝利使得自由民主思潮正迅速變成一場抵抗運動。他鼓勵歐洲人趕快蘇醒,起身保衛他們的價值觀。此番言論等於呼應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特六月23日英國脫歐派勝利後發表的一番言論,圖斯特當時說,英國脫歐可能會導致摧毀的不光是歐盟同時包括西方政治文明。

歐盟專家認為,自1945年以來美國扮演的西方自由民主帶頭羊的角色正遭遇逆風,而特朗普政權將會強化美國的孤立主義傾向。

歐盟幾個國家將舉行大選,奧地利12月份打頭,明年是荷蘭、法國和德國,在臨近大選的時候,歐盟領袖擔心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會進一步刺激歐盟的極右黨派。

一些地緣政治專家則認為,特朗普領導的美國可能減弱對作為美國軍事聯盟的歐盟的承擔,但是歐盟的前景不盡黑暗,因為,特朗普進入白宮為歐盟強化自身力量提供了一個機遇,比如在安全和國防領域進行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