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費加羅:卡斯特羅老粉絲奧朗德談古巴 一半是謊言

音頻 05:43
作者: 珍妮特
17 分鐘

共產專制國家古巴的國父 --- 菲德爾•卡斯特羅過世,這是其接棒人現任古巴總統勞爾•卡斯特羅當地時間周五(26日)半夜宣布的。全球關注,各國領袖紛紛致電弔唁。除了古巴國內有哀悼,還有在這個專制政體下的受害人群上街歡慶。與此同時,國際社會也顯示出共產體制與民主體制兩種國家的不同反應及態度。法國在60年代,許多年輕人崇拜共產主義、崇拜卡斯特羅。現任總統奧朗德也不諱言自己是屬於崇拜卡斯特羅的那一代法國人。不過,法國媒體針對他的卡斯特羅情結,指責他對古巴狀況的發言,有一半是在扯謊。

廣告

費加羅報著名記者佩羅德指出,60年代的法國,許多年輕人崇拜共產主義、受到卡斯特羅人格特質的吸引。當年的年輕人如今很多紛紛成為了政壇大老或重量級人物,連當今法國總統奧朗德都成了大家關注的卡斯特羅老粉絲的焦點話題。佩羅德PERAULT在標題為”奧朗德談古巴時半數是謊言”的報導指出,奧迪總統在2015年5月宣告說,他屬於一個“被卡斯特羅人格特質吸引的世代”。作者指出,奧朗德的這種對歷史的表態在古巴前專制總統卡斯特羅過世的第二天來看,這種歷史的解讀仍未失去其現實性。

當然也確定的是,與卡斯特羅極其政權妥協現在已經是過去式了;但誰能否認卡斯特羅從1959年以來利用專制政權大肆迫害古巴人的罪行。但是現今仍存在各種詭異技巧去否認這個真相事實。

奧朗德在飛往古巴訪問前發表講話說:他是屬於受到卡斯特羅人格特質吸引的一個世代”,古巴專制政體當時被視為一種解放文化。這顯然是過分廣泛涵蓋所有的人。當然,我們不再會去計較1960、1970年代的親共產主義、瘋狂支持共產主義獨裁者的那些加入共產黨團的大學生、極右派分子及知識分子、藝術家。例如法國前外交部長庫什納當時就是一名共產黨聯盟大學生領袖之一。他在1954年被卡斯特羅接見,並採訪了卡斯特羅。

然而許多自由派反共產黨主義的法國人從未對卡斯特羅抱有任何幻想。在那些日子裡,他們冒着被大批急忙趕去古巴朝聖的信徒、公路上的同伴,以及花花公子辱罵的危險,寫出這種想法。著名作家 JEAN CAU批評這些人是“以別人代替他們進行革命而成為玩票革命分子。”,還說這些人從阿爾及利亞回到法國後,相信獨裁領導人的話說共產主義會帶給他們豐衣足食,給他們流奶與蜜的迦南美地。當時在中國,有傑出的周恩來讓他們眼花繚亂;在古巴,他們去參加卡斯特羅的砍甘蔗運動。是的,他們昵稱卡斯特羅為“小費”;小費向他們保證:古巴的奶牛將可以生產大批牛奶,足夠他們免費喝的。CAU在評論的報導結論寫着“革命,啊!牛奶成河地流,啊!流奶的江南美地。”

 

評論指出,為何奧朗德暗示說,所有他的同代都對卡斯特羅瞎了眼呢?因為他遵守一個古老德國左派教導:永遠不要承認自己黨派的錯誤,以免這個認錯被敵人利用。還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說法就是:對於古巴來說,有了昨天的錯誤,才能有今天的篇章。

而且奧朗德的詭辯還不只是如此,他還說:“在法國的左派,古巴參與了一部分歷史,他長期動員了法國人民,特別是,一個小國對抗一個大國的榜樣。”佩羅德評論說,又是一個胡說八道,的確某些戴高樂主義者,被他們仇視美國的情緒而蒙蔽了雙眼,而妥協滿足於卡斯特羅。但是蓬皮杜就不是如此,而且沒有任何理由允許法國人民歡迎古巴政治體制。

佩羅德還批評說,而且這還不夠,奧朗德還告訴法國人應該分別卡斯特羅政權初期的興盛與後來的僵化體制。

根據RIGOULOT的名著中的數據,卡斯特羅從1959年成立專制政權50年當中,共有15000到17000民政治犯被卡斯特羅槍決。到1960年底,古巴島上關了4萬名犯人,監獄酷刑是家常便飯。1989年,根據莫斯科的大審判傳統做法,被當局認為礙手礙腳的將軍們,都被迫公開認罪自我審查,然後被槍決。同性戀者被迫害,財富被卡斯特羅一人獨佔。根據福布斯FORBES統計,卡斯特羅掠奪的財富達至少10億美元。一百萬古巴人冒死逃亡到佛羅里達,但這些資訊是秘密地下刊物才有,廣大群眾很少有人知道。這是淡化事實,因這些事實會阻擾生還者。

對於奧朗德對古巴的犬儒態度,佩羅德最後指出,全世界都忘記了一點:無所作為的說謊是法國的特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