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

前面政府軍背後反叛軍 阿勒頗平民何處逃生

從阿勒頗東區冒死逃生的爭領食品。
從阿勒頗東區冒死逃生的爭領食品。 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10 分鐘

阿勒頗反叛軍佔領區的平民,直到最近,在房屋遭到敘利亞政府軍轟擊後,至少還能死在自己家中。現在,前面是大舉挺進的政府軍,背後是殺得眼紅的反叛軍,平民幾乎無處可逃,被炸得四分五裂的男人、女人、孩子屍體橫陳。這是一片慘烈的景象,聯合國還在開會“討論”,俄羅斯與土耳其還在“就停火交換意見”,許多人對阿勒頗的命運似乎麻木到充耳不聞。

廣告

人們知道的一個簡單的事實是,敘利亞政府軍與敘利亞反叛軍正在該國第二大城市殊死爭奪,但人們可能忘記了至少二十五萬平民夾在其中,既無法逃出,又無法躲藏。聯合國敘利亞人道特派專員奧布瑞周三警告,阿勒頗完全可能變成一座大墳場。五萬多不甘等死的被政府軍重重包圍的阿勒頗東區的平民冒着政府軍密集的炮火往外逃,眼前的景象是“屍體滿街”。

與此同時,敘利亞最主要的反政府組織請求正在就阿勒頗局勢召開緊急會議的聯合國安理會“採取立即性措施”,保護陷入包圍圈中的數十萬平民。

受傷的平民得不到醫救,饑餓的平民得不到糧食。想救援的進不去,想逃出的出不來。奧布瑞請求參戰各方儘可能在被重重包圍的阿勒頗東區留出一條保護平民的通道。否則,阿勒頗就將是一座巨大的墳墓。

聯合國數百輛運送食品、藥品、可供幾十萬人急用的救援車輛等着進入阿勒頗東區,他們呼籲敘利亞政府允許聯合國救援車在保障安全的條件下進入。

阿勒頗反叛武裝佔領區行政長官哈桑周三在巴黎表示,如果聯合國安理會不能強行立即實施停火,落入陷阱中的二十五萬平民的下場就是死亡。他唯一的請求,在聯合國主導下開闢一條安全通道,讓平民逃到阿勒頗周邊反叛軍控制的地區。他的理由是,逃到政府軍控制地盤的平民遭到審訊,酷刑,四十歲以下的全部被逮捕,有的被槍斃。

在俄羅斯空軍大規模轟炸支援下,阿薩德武裝於11月15日向阿勒頗東區發動大規模攻勢,根據敘利亞人權觀察的報告,阿薩德武裝已經佔取了阿勒頗東區大約百分之四十的地盤。

法新社早些時候進入阿勒頗東區的一名前線記者已無法走出街區,他透過窗戶看到,炮彈像暴雨一樣降落,出門就意味着立即死亡。在他眼前,一位被炸死的小姑娘橫陳在街道上。在這座相對安全的街區,根據敘利亞人權觀察的報告,一日之內,至少26位試圖逃走的平民被政府軍的炮彈炸死。

阿勒頗東部共有25萬平民,已被政府軍包圍將近四月,沒有食品、沒有藥品、沒有電。最近四天,大約五萬平民冒死出逃。一位僥倖逃到阿勒頗北部的56歲的阿沙里說,“我失去了大兒子,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我的房屋,剩下的孩子只希望安全地活着,他們見證了太多的死亡”。敘利亞紅十字會負責聯絡的克里斯耶克說,那些豁出去往外逃的到都是已經絕望的人,他們中許多人什麼都沒有了,親人死光了,與其活活等死,不如冒險求生。

根據敘利亞人權觀察粗略統計,逃出的人中,大約兩萬人逃到阿勒頗西區政府軍控制的地盤,三萬人逃到馬蘇德庫爾德武裝控制的小區。十一月15日至今,該組織粗略統計,阿勒頗東區三百多平民被炸死,阿勒頗西區也有48位平民在反叛軍的炮火中喪生。

敘利亞政府軍的靠山俄羅斯則指責西方“盲目”,稱讚近日的軍事行動“徹底地改變了阿勒頗的局勢”。與此平行,普京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也在通話,據土耳其阿納多盧通訊社稱,這是為了“加緊努力以終結阿勒頗戰爭,從而為人道援助開闢道路”。

在紐約,安理會十五國大使周三緊急討論阿勒頗局勢,發起會議的英法兩國希望通過此會能夠“制止大屠殺”。英國大使承認,安理會曾經無力阻止,為什麼?“因為俄羅斯動用否決權,一次接着一次”。這一次,俄羅斯是否還要看着大屠殺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