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俄關係

特朗普是莫斯科的朋友? 俄羅斯要看行動

美國總統特朗普1月28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話
美國總統特朗普1月28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話 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11 分鐘

現在只要提到一點特朗普總統或者身邊人士涉及俄羅斯的內幕,就會在美國引起一場軒然大波。弗林周二因此被迫辭去國家安全顧問。事情並沒有到此了結,美國媒體又爆出一串特朗普親信私底下與俄羅斯情報高官去年進行接觸的消息。然而俄羅斯並沒有從這種假定的特朗普與莫斯科的“朋友關係”中得到實惠,假如特朗普真的是俄羅斯的朋友,後者還在等待他的行動。

廣告

從美國大選到特朗普當選一直到特朗普就任至今,他與俄羅斯的特殊關係就一直受到質疑。最嚴重的就是美國情報機構調查得出的結論:俄羅斯通過網絡襲擊干預美國大選,對特朗普暗中助選,對此,特朗普一直否認。下面我們來看看俄羅斯方面對特朗普到底有何期待?俄羅斯是如何看待這種特朗普這個“老朋友”的?

特朗普就職三周以後,俄羅斯方面多少有點焦急地想弄清楚被稱之為“莫斯科的朋友”的白宮新主人改善俄美關係的願望究竟如何。在競選期間,特朗普一再主張美國應靠近克里姆林宮,可是上任後至今不見行動。為了解開這層面紗,俄國外長拉夫羅夫將在今天在波恩20國集團會議上與美國新任國務卿蒂勒森會晤。

直到最近,一切似乎都很清楚:特朗普是俄羅斯的“朋友”,他的當選開啟了兩國關係升溫之路,這使得在不遠的將來因烏克蘭危機而強加給俄羅斯的經濟制裁有可能取消,從而結束自前蘇聯崩潰四分之一世紀以來出現的“第二次冷戰”。

克里姆林宮發言人12月份提到特朗普當選這件事時曾開玩笑說,“我們連續慶祝了三天”。“所有正面的積極因素都令人興奮”。然而,特朗普1月20日入主白宮後,特朗普與普京只是有過一次通話,通話中強調“發展平等關係”,同意優先任務是打擊恐怖主義等等。

沒有任何正式的確認,也沒有涉及到微妙的制裁問題。最糟糕的是,被假定的特朗普與俄羅斯親近的關係一次次在美國政壇核心引發動蕩。星期二,共和黨總統特朗普被迫與競選總統時的支柱之一、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告別。弗林被指責與俄國駐美國大使進行了電話通話,通話時可能提到了特朗普就任後會取消對俄制裁。事情還沒有完,星期三,『紐約時報』稱,特朗普競選班子與俄羅斯情報官員在選舉前進行了多次接觸,克里姆林宮當即反駁這些說法是“惡作劇”。

俄羅斯方面的期待情緒顯然受到了影響,俄羅斯頗有影響的日報Vedomosti周三發表社評稱,“弗林辭職可能大大減少了美國取消對俄制裁的希望。”莫斯科的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專家認為:“包括精英們也認為,此事意味着不要期待雙邊關係很快會改善...也許根本不可能會得到改善”。

為了平息弗林辭職引發的政治風暴,特朗普對俄口氣也突然變得強硬,他發推稱:“克里米亞是在奧巴馬政府手下被俄羅斯佔領的,奧巴馬面對俄羅斯是否太軟弱?”

白宮發言人斯賓塞則稱:美國總統“期待俄國政府的是烏克蘭暴力降級和克里米亞的回歸”。後者在2014年3月遭俄羅斯以軍事介入和非法公投的方式並吞。

如果說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就此回答的很乾脆:“俄羅斯不會交出自己的一寸領土”,特朗普與其發言人的言論在杜馬國家議會外交委員主席斯洛茨基的頭上產生了潑一桶冷水的效應,他說,“這一反應冷卻了我們的一個過於快速也過於誇張的期待”。失望之所以如此之大,是因為杜馬的議員們在11月9日得知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時,都報之以非常熱烈的掌聲。杜馬議會主席Volodine則提醒美國總統“遵守競選時的承諾,他那時候表明要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

至於克里姆林宮,現在打的是一張和解的牌。克里姆林宮發言人稱,“沒有必要匆忙行事...我們應該等到第一次接觸以後再說。”

俄羅斯的一些政治觀察家則認為,由於特朗普這種“與生俱來”的被假定的與俄羅斯的“親密關係”,俄羅斯的高官們現在心知肚明,所有讚賞特朗普決策的行為立即會在美國被拿去作為證據來攻擊特朗普,從而使得俄羅斯這邊有關改善俄美關係的希望變得更加複雜。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