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首輪總統選舉 法國傳統政治格局或發生重大改變

音頻 05:00
五名候選人從左起依次為菲永、阿蒙、勒龐、馬克龍、梅郎雄
五名候選人從左起依次為菲永、阿蒙、勒龐、馬克龍、梅郎雄 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23 分鐘

法國第一輪總統選舉投票周日進行,周五晚間零時競選造勢全部停止。這是第五共和國發生的一場公認近乎瘋狂的競選運動,除了臨近投票時遭遇恐怖威脅,11位候選人直到最後時刻還在拚命爭奪4700萬法國公民的選票。最後,只有四位有機會進入5月7日的第二輪選舉決戰。

廣告

與右翼候選人菲永以及“法國不顧從”領導人極左翼候選人梅郎順相比,前進黨領袖、奧朗德政府的前經濟部長馬克龍與極右翼國民陣線領導人瑪琳娜.勒龐在民調中維持領先。然而,民調可能的誤差,越來越縮小的差距,以及周四晚間巴黎香榭麗舍大道恐怖分子製造的槍擊效應,使得任何人都不敢輕易預定究竟哪兩位候選人會在周日晚間勝出。

這種不肯定局面讓市場動蕩也使得法國的合作夥伴擔心有加。他們擔心在英國脫歐公投以及特朗普意外勝出之後,法國的民粹主義者與反歐的極右翼以及極左翼領袖執政。

法國民調專家認為,使這一不肯定局面更加激化的因素是,發生了這樣一些從未出現過的事情:任期屆滿的總統放棄連選,包括薩科齊、朱佩以及瓦爾斯這些代表兩代人的領袖在初選時淘汰;右翼候選人被司法立案調查,社會黨在缺乏有魅力的候選人背景下幾乎在大選中不存在。相反,兩位沒有政黨的人物卻在扮演着一流的角色。一個是極左的梅郎順,一個是希望脫出左右桎梏的馬克龍。

馬克龍

先來看看馬克龍,這位總統奧朗德的前“寵兒”,誰也沒有看到他會遠遠而來,如果民調不假,他將實現瘋狂的押賭:在締造了“前進”組織一年之後,獲取進入第二輪決戰的資格,由此打開通向愛麗舍宮之路。一年前,沒有一位他的對手、絕大部分分析家在他身上下一歐元的賭注,在他們看來,他至少面臨三大障礙:從來沒有當過民選代表;不屬於“政黨”;年輕因此意味着缺乏經歷。

這位前銀行家周圍的親信是一幫三四十來歲的年輕人,在他們中間,參雜着一些經驗豐富的政客、經濟家以及民間知名人士。在經過一場激烈但幾乎沒有出差的競選後,打破了所有的預測。以至於成為極右翼領袖瑪琳娜.勒龐,右翼候選人菲永的勁敵。不管周日晚上的選舉結果如何,馬克龍的競選造勢已經加速了法國政治風景的重組。在爆破社會黨,一夜之間讓傳統右翼變老之後,似乎呼應了法國社會要求“吐故納新”的呼聲。

政治人物不斷投向其陣營,從自由主義的馬德蘭到共產黨人羅伯特於,從社會黨的國防部長勒德里昂到中間派領袖貝魯紛紛加入。不過,最近幾日這種有利於他的蓬勃的張力開始縮減,這意味着他在說服法國的鄉下與郊區選民時遭遇了困難。

瑪琳娜.勒龐

另一個人物是瑪琳娜.勒龐。第一輪選舉對她是一個考驗。她預告將獲取超過百分之二十五的選票。果真如此,對她是一個不小的勝利。在2012年以後,通過一次次選舉,她成功地擴展了極右翼的基本盤。

相反,如果第一輪失敗,意味着國民陣線鼻祖老勒龐的女兒的崩潰。民調幾月來一直預測她位於前兩名,但是極左翼梅郎順的突然突破,前兩名的框架被四駕馬車取代。以至於為了吸引選民聲稱打出“法國平和”口號的勒龐,重新調整策略,向反移民的老路靠攏,為了重新動員極右翼民眾。

她在馬賽最後一場競選大會上說,“星期日應賦予我越高的比分越好,這是我們奪得第二輪勝利的前提,不要棄權,不要分散”。如果她獲取進入第二輪的資格,根據目前的民調,第二輪選舉對極右翼將十分艱巨。國民陣線直至目前仍然在法國的政治景觀上十分孤立,大多數輿論仍然難以認同。

菲永

接下來是菲永。儘管“逆風陣陣”,民調對他不利。菲永深信自己會進入第二輪。他對巴黎人報說,“所有的事情都走得這麼遠,這將 使得相當數量的法國人為我投票”。

在經過數周因其限於官司糾纏引發的混亂不堪和懷疑之後,右翼重新期望第一輪獲勝直至奪取第二輪勝利的可能性,否則右翼也將面臨內爆的可能。

這位薩科齊的前總理的支持者認為,一部分失望的支持者轉向了勒龐和馬克龍,但是在最後關頭投票時,會產生投有用票效應。從而補充菲永百分之十八左右鐵桿支持者的不足。菲永的親信期望,儘管菲永有諸多道德指責,右翼黨人在關鍵時刻奮起。他們甚至相信存在着一個“隱藏的票箱”,但是民調機構不承認低估了菲永的民意指數。

目前擋住菲永走向第二輪之路的一個是馬克龍,菲永抨擊他是“奧朗德的繼承人”,宣稱他的基本盤相對流動,另一個是勒龐,菲永基本不提,認為自己一旦進入第二輪,擊敗勒龐毫無疑問。

不過,國際形勢驟變,華盛頓與莫斯科緊張,歐洲局面不清,敘利亞危機,恐怖主義威脅,對於這位右翼領袖在最後的時刻可能是一張王牌。他說,在這種背景下,我們不能把國家之舵交給毫無經驗或者反歐洲或者只懂得銷售的人。他指的分別是馬克龍、梅郎順和勒龐。

如果菲永被淘汰,將使右翼陷入深淵。共和黨將碎裂成多塊,由此為極右翼勒龐打開另外一個可能的途徑,如果她進入第二輪,成為反對黨領袖,並對六月份的立法大選產生重大影響。

梅郎雄

最後一個主要的候選人是梅郎雄。現年65歲的梅郎雄是第二次參選,自認勝利離他不遠,因為法國政治格局大變,許多選民猶豫不決。由此,他認為,所有之前被寫好的藍圖通通失去了效力。

很早就投入競選,法國不屈從運動的領袖一直要等到三月中旬才實現了民調突破,他的突破一舉打破勒龐、馬克龍以及菲永三駕馬車齊驅的局面。

在巴黎組織了數萬人的徒步,利用全息手段同時在多個城市召開大會,這位歐洲議員進行了一場最有新意的競選,最後幾月更是不斷顯示力量,以其雄辯的才能吸引了許多聽眾。

乘着幾位候選人被司法糾紛污染,梅郎雄成功地把其主張的第六共和國推向前沿。呼應民眾起身推翻老舊的制度。梅郎雄以抨擊媒體出名,最近數周,儘力打磨自己的新形象,使得成為一個可信的可以取代其他候選人的候選人。

根據一項民調,梅郎雄最好的體現了左派的價值,他從今以後有一個目標,成為法國政治重組最重要的一員大將。對他來說,此舉猶如復仇。2008年他憤怒告別社會黨,創建左派黨,在他眼裡,這是一個對右翼絲毫不讓的政黨,同時可以代替走上歪路的社會黨。

阿蒙

阿蒙不受民調喜歡,自其一月份在社會黨總統候選人初選中勝出後民意支持率不斷後退。臨近首輪投票,阿蒙給社會黨帶來的局面很殘酷,幾乎肯定,周日晚上,他沒有任何獲得進入第二輪選舉資格的可能性。

這位社會黨內的前激進派人物周三在巴黎共和國廣場呼籲左翼蘇醒,除了一直是他的堅強後盾的里爾市長奧伯里夫人,前來支持他的社會黨重要人物很少。

他清楚“有用投票”的效應將有利於馬克龍或者梅郎順,許多社會黨人已經轉向,他警告左派不要進行策略性投票。阿蒙深信自己把左派重新放到了“歷史的軸線”上,周五,最後一場演講在社會黨鼻祖讓.饒勒斯的家鄉發表。他承認這場競選非常困難,因為法國正遭遇危機,他的社會黨四分五裂,以至於社會黨總統奧朗德被迫放棄再次競選總統。

奧朗德總統將在第一輪選舉之後,第二輪投票之前發表談話,這對決心減少六月份舉行的立法大選損失的社會黨來說是一個關鍵階段。在即將終結的五年總統任期,社會黨在國會擁有絕對多數。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