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專欄

特朗普上任百日後的政策走向與面臨的風險

音頻 05:05

特朗普總統在強烈的批評聲和熱烈的讚頌聲中度過了他上任一百天的日子。4月29日這一天,他拒絕像以往歷任總統那樣,參加白宮記者協會一年一度的晚宴,而去賓夕法尼亞州的哈里斯堡向支持他的民眾發表演講,宣揚自己上任百日來所取得成績,並號召美國民眾:“要為即將到來的偉大戰役做準備,以便贏得每一仗。”

廣告

自1933年羅斯福上任,實行“百日新政”,給正處於經濟大蕭條中的美國人民帶來經濟復蘇的希望,以後,歷任總統上任百日之內實行的內政外交政策,都被稱為“百日新政”。特朗普總統的“百日新政”尤其引人關注,用保守派媒體《福克斯新聞》的話來講;特朗普在民主黨人的阻撓下重寫了遊戲規則。

特朗普怎樣講述自己“百日新政”的成功呢?他說:執政以來,他與中、英、德、日等國領導人建立了強有力的聯繫,成功提名保守派大法官進入最高法院,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和宣布重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解除美國石油生產部分管制,提出大規模減稅方案,打擊非法移民入境等。過去的一百天,美國的建築業、製造業和礦業新增就業崗位分別為9.9萬、4.9萬和2.7萬個。

但是特朗普迴避了他的“百日新政”遭遇的失敗,如他兩次發布暫時禁止部分伊斯蘭國家公民入境美國和停止接收敘利亞難民的總統行政命令,以及停止聯邦撥款懲治“移民庇護城市”的總統行政命令,都遭到聯邦法官的封殺;特朗普也沒有告訴他的支持者:他未來的政策會面臨的風險,這些風險將重複他在“百日新政”中遭到的失敗。

觀察特朗普上任百日後的政策走向和面臨的風險,最值得注意的是如下兩點:

國內方面,是為企業和個人大幅減稅的稅改方案。根據這一方案,聯邦政府把徵收的企業所得稅從35%降到15% ;把個人所得稅從七級制改為三級制,改制之後三級稅率分別為35%、25%和10%。特朗普的稅改方案是建立在減稅可刺激企業加大投資和個人增加消費的設想上,這如同一場豪賭,就像賭徒在押注時設想一定會贏一樣。規模如此龐大的減稅,必定導致政府稅收大減:單是為企業減稅,未來十年將使政府稅收減少2.4萬億;整套減稅計畫,未來十年將使稅收減少9.5萬億。而在美國歷史上,通過減稅刺激經濟成功的例子並不多見,小布什政府的減稅計畫就效果不彰。如果未來特朗普的稅改使的政府陷入嚴重赤字而不得自拔,四年後特朗普的第二個總統任期就無法繼續了。

國際方面,是與中國關係的變化。特朗普上任之初,對中國的一系列批評,包括聲言要打一場貿易戰,和沒有中國美國也可以單獨解決朝核問題,表明美國在美中關係中佔據上風。但在4月初的佛羅里達湖海莊園“特習會”後,美中關係來了180度大轉彎,現在的情形是:特朗普處處迎合習近平,絲毫不敢得罪,扭轉美中巨額貿易逆差與解決朝核危機,全看中國的臉色。人們不知道特朗普吃了習近平什麼樣的迷魂藥,會有如此大的變化。人們有理由擔心:未來開展的美中四個對話機制:外交安全、經濟、執法及網絡安全、社會和人文對話,美國將一無所獲。如果未來一年半載,由於特朗普對中國的妥協,使得美國無法扭轉美中貿易逆差,無法解決朝核危機,那麼就等於特朗普違背了自己的競選承諾,他就會被支持他的選民質疑甚至拋棄。

“百日新政”不足以論成敗,成敗的關鍵在於百日後的政策走向和如何應對隨之而來的風險。在未來的戰役中,特朗普未必打贏每一仗。他的個人結局固然令人關注,更加令人關注的是,他將把美國置於何種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