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經濟

法國大選辯論粗暴 馬克龍勒龐經濟主張分歧大

音頻 06:01
勒龐(左)馬克龍(右) 決選電視辯論前2017年5月4日
勒龐(左)馬克龍(右) 決選電視辯論前2017年5月4日 圖片 : 路透社/ REUTERS

法國總統大選關鍵性的第二輪投票前的第一輪中獲得高票的前兩名候選人馬克龍與瑪麗娜勒龐的電視辯論於周三(7日)晚間舉行。兩名候選人就經濟、社會保險、歐洲、國際議題展開辯論;最後並辯論一些法國社會問題。不過,這場總統大選電視辯論被輿論批評為充滿吵鬧生、言語粗暴的大選辯論;而這更多成分是劍指極右派候選人勒龐辯論時采類似特朗普競選時的辯論風格。

廣告

辯論開始,由勒龐按照抽籤順序首先發言。金髮勒龐一開金口就按照老處方首先攻擊對手馬克龍,把他與現任政績不佳的奧朗德總統綁在一起,說馬克龍是奧朗德五年政績的繼承者。

勒龐指出,選擇馬克龍就是選擇野蠻、選擇全球化、選擇企業優步化(UBER)、選擇窮困脆弱、選擇讓大家對付大家、以一切對付一切、破壞經濟,特別是粉碎法國大企業集團。她批評馬克龍 是菁英體系下誕生的寵兒。馬克龍則反擊批評,勒龐沒有意願進行民主、平衡、開放精神的辯論。

勒龐譏諷地稱呼這位前經濟部長馬克龍為“小奧朗德”,並指控馬克龍試圖讓人忘記他曾參與實施克羅姆勞工法的政府,這是讓工作者變成貧窮弱勢的法令,一個製造更多失業率的法令,導致在他離開部長職位後,法國失業率飆得更高。

勒龐當場替其對手馬克龍下的定義是:你“什麼都可以賣,什麼都可以用錢買。人、交易出售,你(馬克龍)看不見人際關係,只看到這個能帶來什麼利益,能分紅多少。”

馬克龍則譴責勒龐所提出的是隱藏性改革計畫,指她要改革卻不降低開支,令人無法置信,她的計畫將加劇挖深政府赤字,以來金融市場,就是得在五年任期中提高徵稅,增加法國債務,債留子孫。

勒龐在辯論將結束前扔給馬克龍一句話:“希望我們將不會發現你在巴拿馬有一個海外帳戶。”馬克龍立刻駁斥她:“你這是惡意造謠。”

勒龐還重申他當選後,將採取60歲退休制,平均累積40年的繳納退休扣除金。在其任職五年當中實施。馬克龍抨擊她在幾周前曾說著兩個月後就開始實施。勒龐反駁他:“愈快實施,愈好!”勒龐說:“就業率的提升是實施這些改革的必要條件。”

馬克龍批評勒龐提出的是一個耗資300億歐元的改革計畫,而且他看不到、也找不到支持這項計畫的勒龐財政收入來源。勒龐反駁說:“不對,是170億歐元。”

接着是辯論退出歐元的議題。勒龐在捍衛其主要計畫,亦即關於由單一歐元過度到法郎時,這位歐洲議員說:“歐元是銀行家使用的貨幣,這不是人民使用的貨幣。所以我們應該拔掉歐元。”

馬克龍就此議題反駁勒龐說:“一個企業不能一邊用歐元付款,另一邊用法郎支付員工薪資。這是從來不存在的事,勒龐女士,這是大大的胡亂一通。”

辯論中,當勒龐指責馬克龍採取“害怕計畫”,例如對於“英國脫歐”,馬克龍駁斥她:“究竟是誰利用、玩弄我們公民的害怕呢?就是你,勒龐,宣揚害怕的大傳教士,這人現在就在我對面。”

這位法國前經濟部長馬克龍斥責勒龐的改革計畫是“致命性計畫”,他說,勒龐與另一位第一輪候選人杜邦愛農的計畫沒有任何意義,它顯示出,亂七八糟的未經準備計畫。我的未來願景是,打造一個強大的歐元,一個強有力的歐洲,在其中我們來維護法國的利益。
世界報還指出,此外,勒龐在辯論中犯下一連串的錯誤,馬克龍經常正確地幾次指出勒龐的錯誤認知,例如他糾正勒龐的指控賣掉SFR電訊集團,他反駁說:“當SFR被出售是,我並不是經濟部長。”勒龐抗議說:“你當時就是經濟部長。”而事實真相是:SFR集團是威望迪集團於2014年春季宣布出售,馬克龍是在蒙特布爾部長及阿蒙離開內閣後,於 2014年8月才接替擔任經濟部長。而且馬克龍之後還公開反對由SFR – Numéricable集團收購法國電訊集團布衣格(Bouygues)。

再來,勒龐還指責馬克龍說:“你把《提升企業競爭力及僱傭員工的抵免稅 (簡稱CICE)》優先給予那些大企業集團。”這也是錯誤的說法,其實,根據經濟部2016年1月出爐的一份報告指出,CICE抵免企業稅措施,首先是讓極小企業及中小企業能夠享受抵免稅(2013年及2014年百分之4848 %的極小中小企業享有這種抵稅措施優惠),以及百分之3030 %的大型企業享受這項優惠,以及百分之22,22 %中型企業獲得這項減免稅優惠。
勒龐還錯誤指責馬克龍把法國聖納薩造船廠賣給了意大利集團。其實這個私人企業是意大利買下的一個韓國企業。而我們都知道,法國政府試圖鼓勵法國集團買下聖納薩造船廠,但沒成功。而且,這項出售進行是,馬克龍已經不是經濟部長。

所以這個晚上的電視辯論當中,只提說經濟層面,國民陣線總統候選人勒龐就連連犯下許多認知上的錯誤。而馬克龍的反駁都是正確的。這對法國民眾的第二輪的投票意向當然有不可小覷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