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專欄

勒龐敗選的特朗普因素

音頻 04:58
2017年5月7日,法國國民陣線黨總統候選人瑪麗娜-勒龐在巴黎南郊舉行記者會,答謝支持者。
2017年5月7日,法國國民陣線黨總統候選人瑪麗娜-勒龐在巴黎南郊舉行記者會,答謝支持者。 圖片來源:路透社/Pascal Rossignol

不妨把2017年5月7日法國總統大選看作是2016年11月8日美國總統大選在法國的重演,不同的是,法國的“特朗普”勒龐輸了,獲勝的馬克龍也不是美國的左派希拉里,他是一位中間派。左派梅朗雄在4月23日的第一輪投票中被選民淘汰了,法國選民拒絕了左派,但對右派充滿疑慮,選擇了中間派,因此馬克龍獲勝,勒龐敗選。

廣告

由於經濟全球化與中東移民對美歐國家的衝擊,導致美歐國家的右翼奮起與自二戰以來一直主導西方政治的左翼勢力展開對決,在美國,商人特朗普在這一對決中脫穎而出,以微弱優勢戰勝了老牌政治家希拉里。如果不是這場對決特朗普贏得勝利的鼓舞,相信勒龐不會贏得眾多渴求改變的法國選民的支持;同樣,如果不是特朗普三個月來執政屢遭敗績,也不至於使得眾多法國選民對右翼產生疑慮,在最後關頭把票投給了中間派候選人馬克龍。

當然,勒龐敗選主要原因不在於特朗普,但無可否認,勒龐的敗選有特朗普的因素。

特朗普在去年競選期間,是一名十足的右派,但上任後,卻逐漸向中間靠攏。他是以終止經濟全球化而贏得選舉,向經濟全球化宣戰的主要對手是中國,他曾信誓旦旦要宣布中國為彙率操縱國,要與中國打一場貿易戰,而且美國上下都認為美國毫無疑問將贏得這場戰爭。但特朗普“百日新政”下來,貿易戰已硝煙不起,僅僅是為了解決他原本宣稱“靠美國自己也可以解決”的朝核危機而求助中國,特朗普不但放棄了美中貿易戰,美國軍艦南海巡航也放棄了。未來,美中巨額貿易逆差依舊,經濟全球化繼續向縱深發展,而不以行動為基礎的美中貿易談判,美國得不到任何好處。如今美中兩國都有一個聲調在嘲笑特朗普是“紙老虎”,這就不能不影響法國選民對美國右派的觀瞻,從而拖累了勒龐。這道理很簡單:如果特朗普已經在向經濟全球化宣戰中不戰而退,那麼勒龐又如何能打贏終止經濟全球化的戰爭呢?

而阻止穆斯林移民大量湧入從而阻止恐怖襲擊在本土發生,特朗普頒發的兩次暫時禁止幾個伊斯蘭國家公民入境的總統命令,不但遭到移民團體的反對和“非法移民庇護城市”的抵制,而且遭到聯邦法官的封殺。特朗普顯然不是美國左派根深蒂固的“政治正確”的對手,未來他的移民政策將繼續遭遇敗績,就連在美墨邊界修一道牆阻止非法移民越境,也可能因為得不到支持而不了了之。應給說,歐洲左派的“政治正確”數倍強大於美國,法國選民不得不想一想: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寸步難行,勒龐的移民政策能走多遠呢?

還有,特朗普廢除奧巴馬健保,和為企業與個人大幅減稅,對於擔當多的法國選民來講,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都有可能成為影響勒龐獲得選民支持的因素。

5月7日法國總統大選的結果,顯示了法國選民的視野和明智。勒龐說:法國選民選擇了“繼承”而不是“改變”。當美國的“改變”告訴法國人,“改變”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和風險,法國選民自然選擇“繼承”。但這一繼承並非馬克龍簡單的繼承了奧朗德,這一繼承本身就包含“改變”:不是由“左”變為“右”,而是由“左”變為“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