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專欄

馬克龍的“歐盟優先”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

音頻 05:02

當選法國總統的馬克龍14日上任,在就職慶典結束後,他便要前往柏林,會見德國總理默克爾夫人。法國與德國是歐盟的兩大支柱,馬克龍上任後第一時間便與默克爾會見,顯示他未來五年的任期,決心兌現他“歐盟優先”諾言,挽救這個搖搖欲墜的歐洲政治、經濟聯盟。

廣告

馬克龍以他的“歐盟優先”擊敗了勒龐的“法國優先”而當選。勒龐的“法國優先”來自於美國總統特朗的“美國優先”的啟示,其背景是近年來興起的反全球化浪潮。歐洲的反全球化以法國較為激烈,但法國選民最後還是拒絕了勒龐,而選擇了馬克龍,想必勒龐是受了特朗普的拖累。因為特朗普上任一百多天來,他的行為與他競選時反全球化的承諾不但相去甚遠、甚至背道而馳。輿論普遍認為:馬克龍當選,一部分原因是他獲得眾多選民的支持,另一部份原因是原本並不支持他而因為要阻止勒龐當選的選民把票投給了馬克龍,這部分選民擔心勒龐成為法國的“特朗普”。

如今,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已經被“朝鮮優先”取代了。為了得到中國的幫助解決朝核問題,他對習近平極盡阿諛奉承之能事,還為了不觸怒中國而停止了南海巡航。特朗普放棄了反全球化的關鍵一役  無論在經濟還是在道義上都佔據優勢必勝無疑的美中貿易戰,忘記了他曾說過的那些話,美國在經濟全球化中被中國奪去了數以萬計的工廠、數百萬個工作職位、中國強暴了美國。他背叛了把選票投給他的美國“鐵鏽地帶”那些盼望工作職位回來的失業藍領。而中國給他的回報只是多進口一些美國牛肉、天然氣和多使用一些美國的電子支付服務。美中貿易逆差高達3470億美元,中國的回報,對減少美中貿易逆差只是杯水車薪。中國絕不會為解決朝核問題向美國提供任何幫助,朝鮮是中國豢養用於對付美國的一隻惡犬,中朝是唇齒相依的關係,要求中國幫助美國解決朝核問題,是特朗普癡人說夢,是出於對中共政權的無知。

不是說勒龐一定會成為另一個特朗普,但是當特朗普在反全球化中已不戰自敗,靠勒龐如何能舉起反全球化的大旗呢?那麼就不如讓法國留在歐盟把,這是法國選民的精明選擇。

歐盟建立僅二十三年,正值青春年少,卻已百病纏身,老態畢現。把講不同語言、有不同的歷史和文化、政治進化程度不一、經濟發展差距巨大的二十八個國家捏在一起,互免關稅、使用同一種貨幣,這是歐洲左派政治家們建立的烏托邦。歐洲經濟在全球化中衰退,歐洲社會的伊斯蘭化,都是在歐盟建立後發生的。馬克龍的出現,給歐盟帶來的一股清新的空氣,但他能在多大程度上解決歐盟的弊端,還要看他未來五年的作為。

馬克龍當選後,美國有媒體列舉他將要面臨的五大或者十大難題,其實最大的難題是他如何告訴歐洲人包括法國人,他的“歐盟優先”是什麼意思?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和勒龐的“法國優先”有什麼區別?“歐盟優先”能否解決歐盟的經濟難題。如果他一方面“歐盟優先”,一方面繼續推進經濟全球化,那麼他的“歐盟優先”其實就是“歐盟不優先”。

他還必須告訴人法國人以致歐洲人,他將如何彌補經濟全球化和歐洲伊斯蘭化,給社會帶來的裂痕。法國的伊斯蘭人口在歐盟各國中比例最高,法國是歐盟各國中遭受國內極端伊斯蘭分子恐怖襲擊最慘烈、最頻繁的國家。如果在他任內,不能有效阻止這一裂痕擴大,那麼就必然為勒龐再起製造了條件。

才華橫溢三十九歲的馬克龍成為法國自拿破崙以來最年輕的總統,並且還有着與比他大二十四歲的妻子美麗的忘年之戀,令人讚歎。許多美國人都為法國選民選出了馬克龍而感到高興,並為馬克龍送上祝福,也為法國和歐盟送上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