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來鴻

馬克龍勝選的贏家和輸家

音頻 05:00
馬克龍到訪德國。他和默克爾決心進一步整合歐盟 (2017年5月15日)
馬克龍到訪德國。他和默克爾決心進一步整合歐盟 (2017年5月15日) 法新社/ Tobias SCHWARZ

5月7日馬克龍贏得大選,14日就任法蘭西共和國第25位總統。儘管這位自拿破崙以來法國最年輕的領導人面臨著如何緩解失業和應對恐怖主義等諸多問題的嚴峻挑戰,但他的勝出不僅大致勾勒出法國在未來五年的基本走向,也為國際社會帶來幾位贏家和輸家。

廣告

加拿大《渥太華公民報》在5月9日對此進行了梳理,稱馬克龍擊退了法國民粹主義浪潮,頭號輸家當然是名聲響亮的勒龐,勒龐是保護主義者、本土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敬佩普京蔑視北約,和特朗普一樣對移民充滿敵意。第二號輸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他曾對勒龐充滿期待,稱她是最強有力的候選人,法國大選的結果讓他的期待落空了。特朗普對執掌法國的新人不會滿意,馬克龍提倡開放邊界、自由貿易和國際主義,與他沒有任何相似之處。

另一個失意者是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如果勒龐入主愛麗舍宮,會成為梅在脫歐談判時的同情者。而馬克龍不會讓英國輕而易舉地脫歐,他已經承諾在設定條款時會相當嚴厲,以確保英國退出後歐盟的生存及成功,不能讓成員感到可以無所顧忌地離開,馬克龍還想重新談判《勒圖凱條約》(Le Touquet treaty),討論是否允許英國海關人員繼續在法國加來港等地篩選進入英國的移民,這些對梅來講都不是好消息。

在與英國的談判中,另一位重要角色是德國總理默克爾,她是馬克龍勝選的大贏家,她將不再孤軍奮戰,一個被鞏固的德法聯盟將是歐盟強有力的支柱。如果默克爾在九月份當選連任,她將繼續成為德國的女主人和歐洲之母,因為沒有人像她那樣勇敢地向難民開放國界,在英國脫歐和俄羅斯威脅匈牙利波蘭時那麼堅定地對歐洲做出承諾。

馬克龍勝選令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既像贏家又像輸家。如果勝選者是勒龐,杜魯多會孤獨地面對勒龐、特朗普和梅的保護主義,儘管加拿大不是超級大國,但杜魯多卻是自由主義的一面旗幟。現在杜魯多有了個比他更年輕的盟友,但馬克龍的聰明、英俊、獨立和政治前景的不可預期,都與杜魯多相似,現在他攜老妻登上國際舞台,將減少國際社會對杜魯多的聚焦,這又令他像個輸家。

作為一家有着172年歷史的老牌政論大報,《渥太華公民報》沒有在杜魯多和馬克龍的個人魅力上更多着墨,但在網絡世界裡,人們的言論則明顯八卦,比較39歲的馬克龍與45歲的杜魯多誰更具魅力誰更火辣,人們發推文希望這兩位魅力型的年輕帥哥領導人締結友誼,開啟杜魯多-馬克龍篇章。實際上,杜魯多在7日下午就發了推文邀請馬克龍見面,隨後又正式祝賀馬克龍當選,期望未來在國際安全、科技合作、創造就業等方面與馬克龍共同努力。

在《渥太華公民報》列舉的輸家之外,《蒙特利爾公報》在5月9日發表《法國大選及魁北克民族主義前景》一文,認為馬克龍勝出勒龐敗選也令魁北克民族主義和獨立運動受挫,文章認為法國人選擇馬克龍,其他地方的民族主義者也開始反省自己的非理性,一些主張脫歐的英國人已經表示出悔意,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慢慢走向現實,緩和其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和其他貿易協議的強硬立場。儘管在法國總統選舉期間,大部分魁北克民族主義者與極右翼候選人勒龐保持了距離,但勒龐代表的民族主義在法國失勢,還是會給魁北克政治帶來某些壓力。魁北克人與法國人有很大不同,但不少魁北克民族主義者不承認這一點,他們常從大西洋對岸尋找支持,法國及其他國家民族主義者的失勢,會令魁北克政黨在這場震驚西方民主國家的反全球化辯論中重新選擇立場。《蒙特利爾公報》還指民調顯示,2/3的魁北克年輕人對主權要求不感興趣,他們要求文化和經濟上的開放,這對於魁北克民族主義者來說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