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特朗普效應促生歐洲自主的開始

音頻 05:37
德國總理默克爾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德國柏林總理府進行交談的資料圖片
德國總理默克爾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德國柏林總理府進行交談的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隨着七國首腦峰會在昨天正式閉幕,備受期待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首次訪歐之行也在伴隨着共識和爭議中結束。主張在政策制定上採取“美國至上”,在外交方面甚至在處理與盟友國關係上,都不時顯露着他所提倡的孤立主義,特朗普的此行向公眾展露了未來幾年西方國家聯盟或將走向分離的關係。通過親身聆聽特朗普在過去兩天注重強調他國責任的講話內容,以及與他本人的直接接觸,越來越多的歐洲國家領導人們開始意識到,美歐關係將迎來一個“歐洲自主獨立,美國為輔”的新篇章。

廣告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和西歐等國就一直保持着相互依賴和支持的關係。通過舉世聞名的馬歇爾計畫,以及美國在冷戰中運用北約組織對歐洲成員國家提供的軍事保護和承諾,如法德等在二十世紀後半頁取得過經濟高速發展國家的大多成績,都離不開來自美國的支持。 與此同時,歐洲的戰後的和解努力,隨後歐盟和歐元區的興起也相應的給美國企業提供了廣闊的市場和消費來源。

同樣在面對地區紛爭和挑戰時,美國也在歷史上多次得到了由歐洲民選政府,共享相同民權價值觀的盟友國們的國際支持。如此來說,美歐關係存在着在價值觀上的基本共識,民間的頻繁往來,經濟貿易上的緊密聯繫,以及通過北約組織所保證的安全互保措施。自冷戰結束後,美歐這一相互的外交同盟政策並沒有發生過太大的改變,特別是在安保問題上,更沒有受到過來自外部的嚴峻考驗。或許也正因如此,人們越來越想當然的認為美歐關係的現狀將就此維持下去。

特蘭普上台給原有的美歐同盟基礎帶來挑戰

然而隨着主張美國孤立主義的特朗普的上台,美歐之間是否會重現二戰前再度分離的狀況,也成為了很多歐洲國家領導人們的擔憂所在。隨着特朗普作為總統的首次訪歐之行,歐洲首腦們也親歷了他在北約組織峰會上強調合作但更願意突出各國應盡的會費義務。面對近年來普京領導的俄羅斯在北約組織東面邊境的蠢蠢欲動,特朗普並沒有願意如歐洲政治家們期望的那樣,與他們公開統一對俄的政策態度。他也沒能親口重申將對被認為是北約中最重要的第5條規定的,如果成員國受到攻擊,美國將及時作出反應的承諾。

在經濟和貿易方面,特朗普所追求的保守主義,在與提倡自由經濟的歐盟架構的對話中顯得節節不入。在此次峰會上,特朗普也因此希望通過向歐盟成員國發起一對一的貿易談判,來試圖挖歐盟牆角。但他的這一企圖被歐洲委員會主席容克輕鬆識破,並回答給其本人一個乾脆的“No”。不光如此,由於特朗普所代表的是美國國內反對承認全球氣候變化的勢力,在7國峰會上其他6過首腦不得不畫出大把時間,再一次探討治理氣候變化的全球努力,試圖遊說特朗普能決定維持美國在《巴黎協議》的地位。

隨着今天媒體又爆出特朗普在回國後,向其親信透露了他將美國撤出該協議的可能,對於之前努力勸說特朗普的馬克龍和默克爾來說,這似乎又是一次白用功。美歐在氣候問題上的觀點不同,同樣可以被看作是雙方近來在面臨全球問題和價值觀上的又一分裂。綜上所述,特朗普此行再一次放大了現今美國和歐洲國家,在原有同盟關係上的支持架構共識正在發生改變。對於歐洲國家來說,特別是作為歐盟主心骨的法、德領導人將會考慮一個後美國時代的歐洲自主的未來。

默克爾:歐洲人要為自己的未來和命運而獨自奮鬥

也正因如此,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周日慕尼黑的一個競選活動中,公開的表示:“歐洲依賴其盟友生存的時代在一定程度上已經結束了”。她在發言中繼續說道:“這一點,我近幾天已經親身感受到了。我也只能說歐洲人必須把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裡。儘管與美國,英國作為好鄰居的友誼還很重要,這也包括與其他國家的關係,甚至俄羅斯也算在其中”。她並總結宣稱:“但我們必須清楚,作為歐洲人我們要為自己的未來和命運而獨自奮鬥”。

可以看到在默克爾眼裡,美歐關係的重要性竟然落入到接近歐盟與俄羅斯的檔次,昔日德美盟友的親密不再。但在提到與法國關係時,默克爾明顯透露出更深厚的友誼,她指出:“德國能幫忙的地方一定會出手,因為德國的成功離不開歐洲的繁榮”。

馬克龍:我們將不會做出小的讓步,象徵意義上的也不行

同樣值得關注的是,法國總統馬克龍在當日回國後也發表了類似突顯美歐關係疏遠的言論。在接受法國《星期日報》採訪時,馬克龍談到他在峰會上與特朗普那次“過硬的”握手時指出:“我當時與特朗普的握手動機並不純潔,儘管那不是首尾般的政治碰撞,但它是披露真相的一剎那 ”。

對於與這個美國領導人的首次見面,馬克龍還說道:“要讓特朗普知道的是,我們將不會作出小的讓步,就算是象徵意義上的也不行。但媒體也不需要過多的對我倆的握手進行解釋”。

可以說美歐關係之間新的一頁將會展開,但它到底內容如何還需要我們隨着時間繼續來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