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法俄因緣300年普京巴黎行:人權和政治角力

音頻 05:02
左為法國總統馬克龍 右為到訪凡爾賽宮的俄總統普京
左為法國總統馬克龍 右為到訪凡爾賽宮的俄總統普京 圖:路透社Philippe Wojazer

300年前,彼得大帝首次到訪法國設立使館,從此開啟一系列法俄因緣,有交善也有交惡。300年後的今天,巴黎時間5月29日周一,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巴黎郊外凡爾賽宮與到訪的俄羅斯聯邦總統普京會面。與兩國文化交流的親和程度相比,有關烏克蘭、敘利亞、人權、反恐等政治層面的明暗角力可謂是今日多方重點關注對象。

廣告

這是馬克龍成為法國總統以來首次和普京會面,法國政壇極度關注馬克龍是否能一槍打響法國在國際人權領域上的威望。昔日的彼得大帝在凡爾賽宮留下了他的足跡,並且首次在巴黎設立俄使館。與當年雙方對彼此的好奇與接近相比,今日的法俄關係更多的是劍拔弩張。見證這一歷史變遷的便是馬克龍和普京今日在凡爾賽揭幕的“彼得大帝:一名沙皇在法國,1717年”展覽。兩人將在會談40分鐘左右之後一同前往該展覽。今日馬克龍的態度將是“在所有即將談到的問題上毫不妥協、絕不讓步”。

今早,埃菲爾鐵塔前出現了以抗議姿態迎接普京到訪巴黎的人群。他們手舉標語牌,上面寫着“停止在車臣地區對同性戀歧視”等口號,並且擁吻。這是大赦國際組織的抗議活動之一,旨在借普京到訪巴黎的時機,呼籲法國總統面對普京繼續在人權領域施壓。截至目前俄羅斯高加索地區的車臣共和國官方權威將同性戀依舊視為洪水猛獸,已經有數百名同性戀者被抓捕,他們的家人還被慫恿將他們殺死,以“洗刷他們帶給家庭的恥辱”。根據俄羅斯媒體的報道,至少兩人已經被家人殺死,另外一人死於折磨。本月初,德國總理默克爾已經向普京表示,他需要運用俄羅斯總統的影響力和權威去制止車臣共和國對同性戀者的迫害行為,而普京本人在三天之後要求司法和安全部門支持克里姆林宮人權代表對該案的調查。對此,大赦國際法國副主席表示,繼德國施壓之後,現在輪到法國新總統馬克龍拿過接力棒了。

對普京施壓的聲音不止於此。同樣在今日,法國多名戲劇演員及主任在一封發表在解放報上面的公開信上發聲,他們呼籲人們在普京到訪法國的時候,關注一名俄羅斯戲劇業同行在俄境內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在這封公開信當中,這些法國藝術家們大約在15人左右,寫道“我們是俄羅斯戲劇導演Kirill Serebrennikov的同事以及朋友,Kirill的聲譽正在被惡意破壞,我們希望給予他支持”。聯名寫信的法國藝術家當中,包括著名的阿維尼翁藝術節主任。這封聯名信對Kirill在俄羅斯境內遭到的威脅表示譴責,並稱他已經在數年當中屢次遭到騷擾。Kirill 本人在2016年的戛納電影節上因其電影“門徒”獲得了Francois Chalais獎項,他在上周二接受了來自俄羅斯官方調查人員的長達數小時的質問,調查人員懷疑他存在貪污公共款項的問題,並調查了他的住宅和其工作的劇院。根據調查人員的指控,Kirill有可能參與了在2011年到2014年之間利用俄羅斯國家下撥給一個劇院的款項的案件,當時他並沒有被起訴,只是作為證人出現。

就在法國民間不同領域人士對俄羅斯政府表示擔憂的同時,馬克龍即將完成他上任以來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國際人權角力:面對普京,馬克龍是否能夠像他保證的那樣做到“對所有問題都敢於談論,對所有所談話題都敢於堅持法國的價值觀”,目前尚不知曉。法俄之間領導人已經數次談及“通過對話跨越鴻溝”,但就在俄羅斯以事實行動一次又一次試圖打造“後西方時代”的新國際秩序的時候、就在烏克蘭問題已經在多次停火無果的時候,對話解決問題的機制是否還能奏效,人們對馬克龍的希望是否能達到預期值,世界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