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初次交鋒 馬克龍在“強人”普京面前給法國爭氣

音頻 05:34
本周一法國總統馬克龍陪同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凡爾賽宮圖片
本周一法國總統馬克龍陪同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凡爾賽宮圖片 路透社圖片

法國總統馬克龍周一於巴黎郊外凡爾賽宮,與來訪的俄羅斯總統普京展開了雙方首次的官方會談。普京此行是應邀出席紀念俄羅斯歷史上,以開明著稱的沙皇彼得大帝到訪法國,並開展兩國外交關係300周年的紀念活動。馬克龍總統富有深意的選擇了,在當年彼得大帝曾下榻過得凡爾賽宮,與在國際政治上素有“強人”之稱的俄羅斯總統普京進行見面。

廣告

在當天的行程安排里,兩國領導人在參觀凡爾賽宮,回顧法俄在過去3百年以來的恩怨史,新的法國領導人馬克龍還不忘繼續堅持其在外交上主張坦誠,直接的交流態度。他在會後的新聞會上,不但提倡雙方應加強進行更多多方面的合作,但也更不懼怕在講話中觸碰敏感話題,並向普京提出了其認為目前法俄之間在人權,敘利亞和烏克蘭等關鍵問題存在的分歧和焦點。馬克龍通過此次在與普京會面中,所展現的不卑不亢的良好表現,又一次在外交場合明確加強了法國在處理世界事務的話語權。

對普京來說一次難得的巴黎之旅

自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和隨後的烏克蘭內戰相繼爆發以來,不論是以官方國事訪問名義,還是以參與文化交流的形式,俄羅斯總統普京已經有一陣子沒有來訪過法國首都巴黎了。正如在去年,由俄羅斯政府出資支持在巴黎建造,總造價高達1億7千萬歐元,坐落在塞納河旁的東正大教堂的揭幕儀式上,原定將要出席這一活動的普京也最終因為當時緊張的法俄關係,以及法國對俄制裁的生效,在前任法國總統奧朗德的拒絕之下其本人最終未能成行。

然而新總統馬克龍在當選後選擇以慶祝法俄歷史重大紀念事件的名義,邀請了在“久別”西歐之後的普京重訪法國,特別是選擇與其共同紀念一位在俄國史上享譽聞名的沙皇的名義,讓一向主打民族主義且幾度希望染指歐洲事務,但在最近又不受歐盟歡迎的普京不能拒絕這一對其來說難得的,既能向俄羅斯國內增加宣傳,又能對外試圖修復與法國關係提供機會的外交之旅。

現在想來,這個點子可謂是馬克龍和他的幕僚們在審視過現今法俄關係後,經深思熟慮後的高明一舉。值得一提的是,彼得大帝也許在俄羅斯國內是因為,作為近代地區“強人”的他曾領導過俄國走向強大,統一和擴張而聞名。但彼得大帝同樣也是那個在世界史上,俄國著名的首位放眼歐洲,主張與歐洲列強修好,並向他們進行全面學習和最終開啟俄國“西化道路”的沙皇領袖。也正因如此,馬克龍這一充滿寓意的邀請是在借古喻今,通過發揮地利的模式,在向同樣被在當下被稱為俄羅斯“強人”領袖的總統普京傳達着,處理俄羅斯與歐洲事務時其應效仿明智的彼得大帝,而不是一意孤行,總是試圖通過動用武力和威脅,來達到自己國家利益最大化的途徑。

馬克龍公開批評有些俄羅斯媒體是宣傳單位

當然如果光說馬克龍團隊選擇的這種近乎暗示的行為,還不夠直接闡述了法國在目前爭爭議問題上的聚焦和態度。那麼在經過了周一的會議後,馬克龍是否遵守了其與普京會面前,所宣稱的那樣將坦誠相待的姿態?目前來看結果的確如此。首先在處理過去幾年成為了法俄外交關注焦點的敘利亞問題上,馬克龍選擇在強調兩國應該加強聯合針對打擊當地恐怖主義的之後。他則敢於直面阿薩德政權的最大盟友普京,並向公眾闡述了法國不會允許戰爭中任何一方使用化學武器的紅線。

馬克龍的發言也與他的前任奧朗德在處理這一問題上的低調不同,通過新聞發布會的形式,他讓全世界都了解了,如若有人違背這一準則法國將立刻採取報復和回應的懲罰。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了在會上與馬克龍站立只有幾米之遠的普京和由他所領導的俄羅斯,以及敘利亞阿薩德政權。

不光如此,在當兩國首腦被記者詢問道,俄羅斯是否曾干擾過法國大選的問題時。面對普京從他的回答中所透露出的不懈和否決,馬克龍則點名批評了那些以俄羅斯媒體為代表的外國傳媒,他對此宣稱:“有媒體開始散布誹謗的虛假信息時,他們所從事的不再是新聞單位,而是具有影響力的宣傳機構”。他還說道:“作為媒體今日俄羅斯和俄羅斯衛星網在此次法國大選中,更是扮演了影響機構的角色,並曾多次出現過報道假新聞的行為”。

法媒:10年前普京曾就人權問題教訓過剛剛上任總統的薩科齊

另在人權方面,法國媒體在此之前曾擔心10年前曾發生在薩科齊身上,剛剛上任的薩科齊在私下向普京提人權問題時,反而被其狠狠教訓了的事件將會在馬克龍身上重演。據法媒新聞報道顯示,在一次當年的8國集團首腦會議法俄領導人交談中,薩科齊在結束了向普京陳述法國對俄羅斯國內人權狀況的擔憂之後,據稱普京卻對他說道:“好了,你說完了嗎?讓我告訴你,你的國家很小,但我的國家卻很大。現在你要麼繼續選擇像這樣根我談話,那我將從你身上碾壓過去,要直接選擇停止類似對我的質問”。普京在當時還進一步向被其認為是在挑戰他的薩科齊說道:“你剛剛就任法國總統,但我可以讓你成為歐洲之王”。

儘管兩人的這番對話是在事後被在場的人士透露出來,並沒有相關的視頻證據去證明它的真實性,但從隨後薩科齊單獨回答就此次與普京會議的新聞會視頻資料中可以看出,他在記者會前受到了明顯的刺激,以至於當時的法國媒體以為他出現了喝酒喝醉了的情形。不論這是否屬實,但令法國媒體鬆了一口氣的是類似這樣的情景並沒有在當天的新聞會上發生。馬克龍則公開的向普京就俄羅斯和車臣國內,對LGBT人群和相關非政府組織打壓的事件表示關切。他還與普京當面重申了法國關於堅守價值觀的推崇,和以及對影響輿論的國際事務的關注。馬克龍還向普京指出,(在人權問題上)法國尊重所任人群,少數族群和敏感問題的重要性。

馬克龍如此能在與曾令其眾多國際政治前輩,感到頭痛的普京見面時表現得遊刃有餘,不卑不亢,他敢於坦誠的代表自己國家說明在爭議問題上的底線和態度,不忘對堅持原則的強調,但也同時宣揚應與對方加強合作的這種軟硬兼施的手段,幫助他繼續延續了作為法國總統在初次處理外交事物上的良好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