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尼斯恐攻86死慘案一年後

音頻 05:35
法國尼斯“英國人步行大道”上,民眾向2016年國慶日被一伊斯蘭極端分子駕瘋狂卡車衝撞碾斃死難者紀念碑致哀。  2017年7月14日
法國尼斯“英國人步行大道”上,民眾向2016年國慶日被一伊斯蘭極端分子駕瘋狂卡車衝撞碾斃死難者紀念碑致哀。 2017年7月14日 圖片:路透社/REUTERS
作者: 珍妮特
15 分鐘

7月14日是法國國慶日,也是造成86人死亡、數千人肉體或精神受傷的尼斯恐怖攻擊一周年紀念日。法國總統馬克龍上午在接待美國總統特朗普為年度榮譽嘉賓的香榭麗舍閱兵典禮生平第一次主持的閱兵典禮後,就馬不停蹄南下趕去主持另一場尼斯的悼念及小型閱兵儀式。馬克龍致辭試圖重新獲得民眾對政府的信賴。不過,面對從未有過如此多同時向國家索賠的受害人,慘案過去一年了,賠償問題的解決成了燙手山芋。

廣告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尼斯恐攻慘案一周年悼念儀式中向尼斯市民承諾,要盡全力讓國家能重新取得尼斯人的信賴。一年前,也就是2016年7月14日的86人遇害的恐怖攻擊後,各界不斷質疑政府有關防恐安全部署的有效性。

馬克龍總統在夫人及數名部長的伴隨下,替這些去年被一輛伊斯蘭極端分子駕駛的卡車全力在尼斯英國人步行大道是衝撞碾壓而死的人士,主持了一場感人肺腑的悼念儀式;當時這些行人遊客剛剛看完尼斯市的國慶煙火。

馬克龍在一些政治要人一起出席的這個紀念會中演講時說:“我們將從法國內部及邊界之外進行戰鬥,來打擊恐怖主義。”。前總統奧朗德、薩科齊,以及摩納哥王子阿勒貝特也出席了紀念儀式。

馬克龍在其20幾分鐘的致辭中,對於各方針對公權力的譴責並沒有迴避;這些譴責指政府當局當天晚上在尼斯英國人步行大道上的安全措施的部署,竟然無法阻擋一部瘋狂卡車的衝入。

如果說馬克龍在演講中表示,他理解這些受害人的親朋好友對政府的憤怒,但他也為前總統奧朗德及其當時的總理瓦爾斯與內政部長卡澤諾夫的“廉政及”、“人道”而辯護說:他們都“毫不懈怠地與恐怖主義作戰。”

此外他還向民眾保證,在取消“協助受害人”次長職位後,他另設立了一個跨部會代表團,負責繼續維持“協助受害人事務”的運作。

7月14日法國國慶日當天的稍早時,馬克龍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閱兵典禮的司令台上發表國慶講話時,再次堅定指出美法兩國的友誼的團結一致。法國今年7月14日舉行的傳統國慶閱兵的榮譽嘉賓是美軍,也是慶祝美國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盟軍陣營100周年紀念。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參加國慶閱兵典禮結束後,離開巴黎前,在其個人推特上發文表示,他個人感到無上光榮能代表美國參加這項“美妙的閱兵”,他歡呼寫道:“恭喜曼紐馬克龍總統!”

特朗普也是美國自1989年,密特朗總統為慶祝法國大革命200周年紀念邀請老布什總統出席後的,第一位出席法國國慶閱兵典禮的美國總統。

我們回到尼斯慘案話題,屠殺攻擊慘案發生一年後,有2666人向恐怖攻擊受害人協助基金會FTGI提出申請,如今政府已經發給1610人總共2500萬歐元的賠償金,還有750件檔案正在審查中。根據估計,尼斯慘案賠償金將達到3億歐元。

共有607件受害人申請案被拒絕

FTGI機構首先碰到的陷阱質疑是這起恐怖攻擊的受害者的界定,這是發生在法國觀光客人數最多的公共場所地點之一:2016年7月14日,當時有三萬人在尼斯英國人步行大道上,哪些可被歸類為恐攻受害人呢?

要如何統計受害人數?按照什麼標準來界定,這三萬人當中的一人是這項恐怖攻擊的真正受害者呢?目前需要緊急訂定賠償的標準,?對於一個葬禮、一個身體受傷的治療或精神首創的心靈重建等不同條件應該賠償多少?在眾說紛紜,在民眾及政府可能各執一詞情況下,這都讓當局感到困擾,但又是箭在弦上,得必須緊急解決的問題。